Friday, 30 March 2007

下車。

凌晨時段走到旺角與太子之間近花園街處乘通宵小巴回家,由於該時段就只剩下小巴可以到達黃大仙半山一帶,人未走到街頭,已經遠眺得到街尾隱隱捲了一小條為數十餘人的蛇餅在等著囚車接載,我從街頭緩緩走到街尾餅末,但視線卻默默盯著排在前幾位的少女,無可否認,日光日白在人來人往地方遇見可能會對其沒啥印象過目即忘,但在月黑風高、遍地麻甩佬地段上碰見,又額外加添了心曠神怡、生津止渴的功效。

等候期間一邊有意無意欣賞排在前端的可人兒,一邊算計著跟美人共上征途的可能性,等了十來分鐘,車到人上,見前頭一對情侶等孖位關係沒上車,就即時撲前補位,成為第十六位乘客。人在小巴望向車廂座位分佈,全車唯一剩漏位置竟然就是少女身旁的空座位,對於這種近乎撞邪的震憾性,令人大感詫異。

都講過,深夜時份現場除了箇別兩三個看似剛工作完畢的老弱婦孺外,清一色麻甩仔/佬,自己審美眼光雖然算不上大眾口味,但總覺得只望不出手的話,天下人品味都應該差不多,遠觀而無需褻玩,大概都不會將條件訂得太高吧?只入眼簾的都需要國色天香才能夠成為入圍作品的話,人生未免太了無生趣。

選了自以為最俊的表情緩緩步到少女旁坐下,跟少女分佔雙人座,萌生了某種象徵意義,就好像長程機撞著靚女為鄰同座一樣,總覺得彼此緣份多得溢出滿瀉,但當然,最後滿瀉的通常只有妄想一環。小巴行進期間,用心感受著少女所散發出來的獨有氣質、用嗅覺細味少女身上散發出的清幽香水味,正想用眼邪視一下對方面貌時,才發現座位金玉其外的缺陷性。

除非閣下明目張膽、打大赤辣側身窺望,否則根本沒可能望到少女一點點,莫說細察樣貌此等可能釀成眼神接觸的危險行徑,就連身段背影一切一切都沒可能進入視點之內,坐得近眼望不到當然可以享有作客優惠因利成便借故揩油,但此份屬痴漢行為,妄顧坐牢後果話做就做此等男子漢行為,就留番睇日本 AV 睇到跟現實相互混淆的咸濕仔去幹吧。

整程接近二十分鐘的行車過程當中,我跟少女就一直維持著這種似近還遠、看不到又觸不到的距離,到下車時回望一下坐在四周的麻甩仔/佬,他們視點好像都集中在少女身上。

原來當初一直以為天官賜褔的風水荀位,不過係一班麻甩狂徙經過無限算計而揀餘揀剩的敗家凶鋪,這令我想起了先前在《上車》提及過自己無緣無故成為黑名單一事,現在終於水落石出、明白箇中原因了。

我在想,會為這種事搞盡腦汁、費煞思量尋找最佳位置的無謂人,從頭到尾可能就只有我一個。

2 comments:

viviberries said...

你想得太多了!! ... 我覺得今次同《上車》是獨立事件, 你唔好借d 意connect 兩件事bor!! hehe

潤滑KY said...

haha~點會係獨立事件,
一上一下,絕對有關連,
咪話,家下越講越覺得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