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4 March 2007

《翻生侏羅館》。

近兩個月進入了入戲院睇戲的倦怠期,明明坊間就係有一大堆合心水好戲可供選擇,但偏偏沒意慾入場,確切原因不明,但初步估計乃放假太多惹的禍,不單止工作休息、網誌休息、就連一貫生活嗜好都好像全面休息,懶到飛起,若然再放多個幾兩個月的話,連做人都懶。

話雖如此,但仍然渴望放假。


一切重回正軌,星期二晚徘徊於《門徙》與《翻生侏羅館》之間,向來鍾愛港產,但對《門徙》又不知何故隨著其宣傳期愈長,興趣變得愈低,或者同類型認真製作港產片看得太多,有點膩了,咁當然,《心想事成》絕對無計算在內。

《翻》片熱熱鬧鬧笑足全場,雖然去到中後段笑話重覆太多有部份唔再笑得出,但一定老幼皆宜皆大歡喜,賀歲檔期片房搞掂《門徙》正常不過,試問又有邊個鍾意新年流流走去探討販毒問題?賀歲片始終要有番賀歲感覺才像樣,意思係劇情製作方面,並非一有劉華就可以當係賀左歲。

一直抗拒賓史迪拿被譽為新占基利,但看畢《翻》,不論其表情、動作甚至玩聲方面,又真係幾有占基利風範,咁當然重未夠火候,始終賓仔出品參差,爛片太多。話說回來,其實《翻》故事笑位本身都甚有占爺感覺,尤其開首用咪扮 DJ 及跟匈奴王互叫一幕,一邊睇一邊幻想,假若箇中表情由占爺演譯的話,必定笑到甩轆。

《翻生侏羅館》有笑有溫情又予人有想像力,基本上都沒甚麼可挑剔,不過若然可以多落墨於博物館展品上而非放在《寶貝智多星》式群策群力守望相助的話,應該會看得更加過癮,因為實在太老土了。

1 comment:

pm>> said...

都有睇,不過不失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