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June 2009

Iris W x KY氏聯名企劃:可有記起愛?(四)

第一回 by Iris W / 第二回 by KY氏 / 第三回 by Iris W

(以下內容涉及輕量露骨同性色情活動,不好此道的、有潛藏性犯罪動機的、未成年的,請回。)

阿健慢慢的用右手扭開門把,看來有點古舊的房門緩緩被推開,殘存淺啡積鏽的門鉸傳來尖而細長的「咿」聲,他左手牽起了阿裕的手就邁步走進房間去,甫踏入一刻,一陣熟悉的味道從房內撲鼻而來,是「他」的氣味,又或是香薰的香氣,總之就是一種能令阿裕安定下來的味道,不過這次的遠比在車廂或咖啡店,甚至記憶中的味道更強更濃烈,濃到一個近乎要輕力呼吸,以免吸得太深而被濃烈味道嗆到鼻的地步。

阿裕被阿健牽到房裏去,在這個陌生的環境裏,他戰戰兢兢四處張望著,但房內只漆黑一片全然看不到任何東西,只隱隱聽到一陣陣微弱的喘息聲從房中央傳出。

「你等等。」阿健輕輕一掃阿裕手背,就鬆開了手在黑暗中消失。

人再勇敢也好,獨個兒身處在陌生而黑暗環境之中,或多或少總會有若干不安感,但不知怎的,自阿健鬆開手不知所踪後,阿裕不單沒有任何不安全感,反倒還在這個黑暗的氛圍下越處越輕鬆,他一邊呆等著思想一邊不著邊際的奔騰,幻想自己正身處在數十分鐘前咖啡店那杯黑咖啡之中,昏黑空間裏,「他」的氣味就好像咖啡的芬香一樣,團團圍著自己,人在當中,感覺醇香甜美得不能自拔,迷失其中。

究竟是甚麼原因「他」的氣味會如此令人著迷?

就在這時,房的兩側近門位置忽爾間燃起了微弱的燈光,乍看之下還以為由燭光所形成,細心一看,才發現是兩枚電子蠟燭,接著電子蠟燭的燈光排列著一盞一盞被開啟,就好像傍晚時機場的跑道指示燈一樣,漆黑沒方向的環境頓時令機師得到指引,阿裕順著昏沈的燈光指引,只見阿健雙手放在身後、筆直的企在房中心,向他展露著招牌的笑容。

喝的那杯黑咖啡黑漆漆的了無變化,阿健將之變得柔和順眼;處的房間漆黑一片的沒啥生機,阿健將之變得微亮有方向。阿健就好像了解阿裕的所有一樣,總照顧得到他所想所憂,他們真的只是初次見面嗎?

阿裕一扭一扭嬌媚地步向阿健處,他是一個幹著援交的人,但不是一個濫情的人,也不是一個容易受感動的人,更不是一個會無端主動作出誘惑的人,但這一刻不知為甚麼意識好像不怎麼能自制的一而再違背自己原則,作出了平常不會幹的舉動。

難道這是情?阿裕顯得不太清醒。

阿裕走到阿健跟前,半瞇著眼看著眼前這個特別的人,按捺不住,稍稍提起腳尖、用手環抱著他的頸項深深的向其雙唇吻了過去,寄居在阿健唇邊的小鬚根輕輕刺著阿裕,微微的刺痛感,令被迷得頭昏昏的阿裕對接吻更為需索,阿裕一邊吻,手部一邊有所動作。

「你好像弄錯了對象唷。」阿健微微推開了阿裕,在其耳邊輕聲說著,呼出的氣息落在耳窩裏,令阿裕格外亢奮。「後面那位才是你的服務對象呢。」

阿健微笑著、意態輕盈的向旁邊一閃,阿裕這才注意到原來其身後一直坐著一個人,或許現場環境實在太過昏暗,而阿裕又不知怎的迷上了腦,才忽略了房中存在著的這個人。

阿裕打量著木椅上的這個人,病態的瘦身材,身穿修身黑色西裝,配襯著一件純白無垢的恤衫,領位打了一條細長而幼身的黑色領帶,細看之下,真有點點模特兒味道,但不知怎的,雙手被反扣在椅背上,動彈不得;繼續向上打量,這個人肌膚白晢無暇,五官輪廓分明,雙唇卻不停在顫抖著,唇的周邊有著跟阿健差不多的鬚根,而雙眼則被黑布蒙著,就好像被禁錮著一樣。

尋常人見到如斯狀況可能會深感不妙,但阿裕幹了援交多年,甚麼離奇古怪的性癖都見識過,區區的虐與被虐,看在他眼裏當然算不上甚麼新鮮事,加上現場氣氛使然,就更加令阿裕不會多想,豁出去了。

阿裕向旁邊望望,阿健保持著微笑打打眼色揚揚頭,示意著他繼續未完的工作。

身形嬌小的阿裕慢慢走近,坐在這個人的大腿上,挨近他的身軀,輕輕淺吻著他的臉頰,一邊吻,「他」的氣味就好像從這個人的軀體釋放出來一樣,強烈的撲湧向阿裕。阿裕頓了一頓,重新打量著眼前這個人,這個人壓根兒就是「他」!要不氣味怎麼會如此濃烈?其實剛剛在車廂上已經有點懷疑阿健跟「他」是相識的了,現在這樣一來,就更加能夠肯定!

刻意去找時總處處碰壁,到不再在意打算放棄的時候,又會機緣巧合來到跟前,世事就是這樣,教人捉不緊、找不住。

阿裕知道眼前人是「他」後,動作來得更為明快激烈,他用舌頭輕輕挑開「他」抖震的雙唇,一邊深深的濕吻著,右手一邊不安份的侍機向著「他」的軀體進發。

先鬆開黑色領帶,右手由下至上慢慢的將恤衫紐扣逐顆逐顆的解掉,而近領口的那顆則保留著,阿裕挺起身子,映入眼簾的是一身白晢而健康的身軀,近腹位置,不過份發達、但又可被察見的腹肌隱隱顯露著,如斯景致伴著全房瀰漫的氣味,不禁令阿裕感到有點昏厥,情緒更為高漲。阿裕一直認為將肢體練得過份發達的男人是一個病態行為者,男人的性感,就應該好像跟前的身體一樣,不荒怠又不過份顯露,恰到好處的,最為吸引人。

阿裕稍為調整一下坐姿,繼續肆意深吻著「他」一雙唇,雙手微微放後,不慍不火的從「他」大腿位置,經過腰側慢慢潛移到胸膛附近,阿裕身為男人,自然明白男人所想所需,這樣由下至上、極具挑逗性的愛撫手勢最能刺激到他們的慾望。阿裕聽到「他」微微的「嗚」了一聲,媚態盡顯的淺笑著,而「他」散發著的氣味好像越來越強烈,阿裕不停的吸索著,整個人漸漸被迷得昏暈不能自制。阿裕半瞇著眼,含笑恍然的慢慢由雙唇,沿著頸項吻到近心口胸膛位置,每一個都是敏感位置,每一碰都是搔癢難當,每一吻都令「他」微微「嗚」了出來,其時,阿裕側側了頭向旁一看,只見阿健已經脫下全身衣服,不住的套弄著。

原來阿健有這一種性癖,阿裕心想。

阿裕慢慢由胸膛位置,順著人體曲線,繼續往下探吻下去,來到肚臍附近,阿裕巧手而迅速的脫去了「他」的貼身黑西褲,眼前「他」身上的衣物,就只剩下黑色修身西裝褸、被解開了大半的白恤衫、鬆開了的幼身黑色領帶和CK 黑色內褲,而內褲包裹著的,就是脹得快要壞掉、燙得快要燃燒的寶貝,

正當阿裕打算將「他」穿著的CK 黑色內褲慢慢脫下之際,一把微弱的聲音呼喊著。

「嗚嗚,就當我求求你們吧,麻煩你們放了我...」

阿裕往「他」的臉看,只見用來遮掩雙眼的黑布都沾濕了,還開始浸出水來,顯而易見,「他」正在嚎哭著。這不禁令阿裕從極度亢奮而暈眩的狀態中稍微恢復過來,他一直以為「他」是一個典型的被虐狂,但從現在「他」的表現看來,「他」壓根兒就不是在享受,而是在承受,甚至乎忍受。

正當阿裕猶疑著,阿健光著身子,走到「他」面前,收起了笑容厲聲的叱喝著。

「吵甚麼!早叫你不要作聲呢!」阿健重重的摑了「他」一巴掌。「你再吵的話就殺了你!」

看到此情此景,阿裕越來越搞不清狀況了。


***************

究竟「他」是誰?究竟阿健由始至終幹這麼多有甚麼目的?又,究竟阿裕為啥會失去關於「他」的記憶?而最重要係,這個故事應該怎樣去結尾才能自圓其說?

請注意,最終回將採取雙結局制,並於
《MIRROR》《製 造 噪 音 的 文 字》各自發佈,想知道故事最終結局,請留意出刊日未定的《Iris W x KY氏聯名企劃:可有記起愛?(最終回)》。

***************
後話:

假若可以回到過去,我一定會要求另外位故事主理人幫阿健轉名,要寫用自己真名的虛構人物去幹變態事,內心很忐忑。

7 comments:

Iris W. said...

關於用阿健黎起名,唔好意思,其實係因為果陣剛睇完你篇漢堡包,所以先會借來一用的~~ XDD

不過讀起來OK丫,見到阿健個名並未有諗起你耶~ 好自然就用左佐藤健啊三宅健啊之類的來代替~ 唔駛忐忑x2~

>>這個故事應該怎樣去結尾才能自圓其說?
查實哩層我都好想知。囧

潤滑KY said...

但...
其實原先諗左個21禁版的,
但覺得太咸跟故事風格不合,無考慮到..

我諗左結局,
但覺得爛得很~

Iris W. said...

車,你寫21禁既咪好囉,我可以大條道理話無得睇第四回而寫唔到結局篇嘛~~~

你去台灣玩得開心D啦,飛機唔會有事的,放心~

潤滑KY said...

咦係喎...21禁你睇唔到喎,好彩唧~
唔係就蝕~

飛機唔會有事的,放心~

嘩,真感動喎溫小姐,我今日全日心情都麻麻就係因為又要搭飛機...
唉...我諗我要重酬兩舊水搵人0係機場禁區打暈我然後的我上機先掂。

仕仔 said...

剛過去的星期因某種原因完全沒得上網, 真有如隔世的感覺, 想不到你係呢個星期咁勤力出文, 追都追唔切.

---咦? 去左台灣呀 ? 咁都好, 我可以慢慢睇.

Anonymous said...

個結局可以激d喎!最多我sponsor薯片啦!

3耳

潤滑KY said...

仕仔:
唉,我個email 先大鑊,記唔番個密碼,無得搞,連帶埋個MSN 都收埋皮,加下我就真係與世隔絕。

返左咯,去完旅行唔想再寫Blog~

3耳:
又激?
撈喇,我灑鹽灑到好鬼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