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January 2010

《交叉感染》 第四回

《世上唯一的花》


「吓?會盲咁九唔搭八??」跟朴學長先齊聲驚叫,互相對望著。「盲邊隻眼先?如果係後眼的話離事發現場比較近感覺無咁離譜囉。」

「...會盲就梗係五官果一對眼啦!後眼的話我就唔會用盲字去形容,會用便秘啦朴正諧!」重申,以古洋文方式稱呼後輩代表關愛,反之亦然。「咸古,事不宜遲,請起機。」

經黃老師親口作實,人顯得格外淆底,跟朴學長又再相互對望著,藉著這番眼神交流,能從大家眼中,看到抽身,但這番抽身,又需要有一定充份藉口和外交手腕才稱得上完滿,否則,就顯得見死不救,變成一枚賤精了。

或者大家會輕輕彈出一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來讓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但請注意,黃老師雖然宣稱每隔二十分鐘便可重新輸出精良蛋白,但這是否真相?對了,朴學長為認識真相専業進修學院畢業生,我則為現讀優異生,若然輕言相信精良蛋白能換血這番謬言,豈非有違我校嚴明校訓?對了對了,為啥無端出現群龍聞聲不見影的捐精呼籲?壓根兒就是政府公共關係組的洗腦組織搞的鬼!對了對了對了,矛廁內那本怪書那一幅無海綿體直搗黃龍照片,難道不會是政府招募殺手滅掉黃老師的宣傳刊物?

一切都是陰謀!而既然知道是陰謀,就更加不應就範了。

認識真相専業進修學院萬歲!尤其這一個緊張關頭可以行使校訓,認識真相専業進修學院萬萬歲!

「黃老師,我年青力壯起機唔係問題,我只怕對大局無幫助,我們先想辦法離開這裏才是上策。」說時,我四處張望,發現不遠處又有一秘道。「朴諧學長,去那邊。」

「咸古,你真的連669 次精良蛋白都不肯付出?」我跟朴學長扶起黃龍老師,那一刻我只想說,精黎架大佬,669 次足夠我捐付國家五十五年多來驗身了。

走到秘道邊,朴學長先行一步,隔了數十秒沒甚麼動靜,就跟黃龍老師齊聲沒了進去。

秘道內就好像一條滑梯,我們倆不停往下滑,經過十來秒,就跌到一塊草地上,望望四周,這條秘道竟然連接到巿區內某處。

「這裏是甚麼地方?為甚麼會連接到這裏?」我滿腔疑問擦著沾有泥土的頭髮,看到不遠處豎了一塊木牌,上面寫著「玩謝麥高維治郊野公園」,名字真怪。

「喂,上車!」正當思考著「玩謝麥高維治」是何許物,朴學長駕著六人車來到跟前。「先來我家吧,我家就在這公園不遠處。」

我「哦」了一聲,就將氣若柔絲、掩著近胯下位置的黃老師拖上車。



先將黃龍老師枱上睡床,再將長褲小心逐吋剪去,眼前呈現血跡斑斑的胯下與雙脾。

「咸古,先抹乾淨雙脾血跡,有助了解傷勢。」緊急關頭仍能彰顯出領導才能,不枉我稱呼他為朴諧。

「黃龍老師,不要再帶我們遊花園了,事情究竟是怎樣發生的?」朴學長一邊清理著近胯下周遭血跡,一邊真切了解事件,我望著老師胯下,發現擦拭期間,患處隱約流出了點點黏液,我在想,傷口已經開始化膿了。

「...上星期,到矛廁打坐期間忽然傳來神秘聲音表示可以用精良蛋白實現願望。」黃龍老師以不知是痛苦還是甚麼的聲音抖著說。「雖然事情荒謬,但你地知啦,親身上陣探求真相一向為我的座右銳,說出了願望,就依著指示去做。」

大脾內側大致清理完畢,我們提起廚房衛生紙,輕輕按壓著胯下部份。

「唷~」甫按下,黃龍老師就怪叫了一聲,我跟朴學長不禁停了手,對望著。

「不消數秒,跟前忽然就出現了一本『龍』字古本。」

我想起在矛廁污物桶那本被白濁黏膜封蓋著的書本。

「依著聲音指示一上一落對著書本不住輸出精良蛋白...據個人統計,二十分鐘一回就是極限,所以我剛才才會說親身做過實驗...」

我想起書本內頁那些充滿海洋氣息的椰汁西米露。

「反反覆覆經過三來日,耳邊忽然傳來一句『願望經已實現』,海綿體勃就在我一落再上一刻,竟然就『啵』一聲被我拔了出來...」

我想起兩顆連接著的Lego 被拆開的情景。

聽著黃龍老師匪夷所思經歷,朴學長重新動手按擦著出血處試圖止血,每擦抹一次,黃龍老師就怪叫一次。

「自從拔出後血就嘩啦嘩啦流個不停?」我望著黃龍老師的胯下隨著擦拭化膿黏液越流越旺盛,不禁淌著淚問。

「唔係,那一刻還未開始出血...」老師聲音抖得越來越厲害。「今早起身近肚子位置就傳來陣陣赤痛,揭開被鋪,唷~才發現血流不止...」

「那,究竟老師你許了個甚麼願害你現在這麼慘!」隨著老師怪叫得弓著腰,我初次感受到生離死別之苦。

「我...我想見女人...」老師隨著朴學長滴著汗奮力磨擦著其下胯止血,怪叫得更趨激烈。「唷~~」

「那即是騙人啦!你都沒...」忽然,老師停了怪叫與扭動,抖著身向上頂到最高點,朴學長亦停下了手,凝視著老師那血跡已被清理乾淨的胯下,我不期然往相同位置瞧去,呆了。

「...老師,你自己瞄瞄。」朴學長拿來鏡子放在老師胯下位置,老師一看,亦呆了。

我記起了「龍」字書本那枚豬腦,亦聯想到Lego 與Lego 間那用來交接的小孔。

「佢唔係聽錯左我想變女人呀朴正楷!」黃老師張大口對著朴學長問。

「佢唔係搞到老師變左女人嘛朴楷!」我同樣對著朴學長大聲問。

「你問我咁我問邊個呀你兩位!」朴學長對著我倆咆哮地問。

真相是甚麼?知道又可以幹到些甚麼?我們壓根兒甚麼都做不到。



在屋內糾纏了一段時間,待黃龍老師平服後,我就跟朴學長離開現場。

「不要想了,反正都改變不了,你明天還要回校上課,明天再算吧。」朴學長無力的對著我說。

我點點頭,這才發現平實安穩的校園生活是何等可貴。

2 comments:

仕仔 said...

吓, 咁快就走番出黎 ? 唔得, 等我諗諗佢, 睇下點樣先可以入番去先. :p

潤滑KY said...

又入去??比佢地過下正常生活啦~~
好鬼難搞呀個神秘空間!
如果唔係都唔會出《玩謝麥高維治》而毫不說明咁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