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9 January 2010

香港未日。

外遊期間不上網乃本人旅行法則,上星期出訪東京八日七夜,返歸甫除鞋隨即飛撲上網更新一下個人大腦訊息資料庫。

快望過去一週港聞娛聞,再仔細研究週中週末足球賽果,就打開MSN Update 一下友人狀態列,當中英文日文韓文法文甚麼文字都有,我們偉大的母語,卻只佔三來個人,而三來個人當中,「八十後」成員A 小姐就在狀態列中打上「香港未日」四個大字,我反覆地看了又看,心,突然的隱隱痛。

近數日提起世界末日,大概都會想起海地大地震,但香港未日究竟又是甚麼一回事?據對方解畫,就是關於近月香港發生的一連串官民抗爭事件,每當A 小姐日復日去追看著《蘋果》同樣報導,心有怒氣戚然意難平之餘,更大有社會不公惡勢力橫行奸雄當道香港幾近未日之感,一時志氣高漲一時抑鬱愁緒,我很久沒跟她見過面其神態意識如何不得而知,但單憑MSN 初步臨床診斷,相信此女離失心瘋不中亦不遠矣。

小時候被學校灌輸了讀報有益身心之類訊息,所以曾幾何時中學暑期工年代亦幹過日購四份報紙逐格慢吮此等傻事,但當越看得多越感到世道灰暗時,調整身心走上大街回看身邊種種人與事,又發覺好像不是報導裏所寫那麼世態荒涼絕望悲壯,不停的自我腦內補元,才明白是時候重新評價新世代報紙的存在意義。

我近年看《蘋果》港聞就好像很多人看本部落格的習慣一樣,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試過細心逐隻字去看箇中內容,通常概括的看過標題再輕掃一下內膽,禮成,至於中間蘊含的大量廢話個人價值觀之類,一律作自我審查免掉雜質,既不至於脫節又不會受大量預設立場文字影響,在這個資訊發達得寧願手牽手一起不進步的世代裏,屬個人認為最舒服的處世法則。

我很喜歡陳曉東舊歌《淡然一週》,所以我已經很久沒看八卦週刊,現在連報紙都開始以這種形態去進化改革,恐怕就快連報紙都要戒掉。

回正題啦不如:

「其實點解要未日?借問聲係咪食緊字?」怕被人家知道捉唔到其食字位而被譏脫節,跟A 小姐聊了很久才敢問。

「未日咪未日囉。」A 小姐答

「...你唔會係想打香港末日呀?」我再問。「你呢四隻字尋朝更新架喎,頭先都不停起勢『未日』地彈過來喎。」

「有咩分別?」A 小姐竟然反問。

「有咩分別??」

「係喎,錯別字,哈哈。」隔分來鐘後A 小姐附著單眼伸脷顏文字回覆,Cute 到佢呢...

八十後,多麼令人討厭的一個綑綁式標籤代號,但我卻無端被強制繫上了。

2 comments:

Water said...

你東拉西扯的能力實左太勁了...講講下離題離得咁緊要都仲返到轉頭, 俾個叻你

潤滑KY said...

哈~
差不多啦,打字好易令人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