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January 2010

2010東京事件簿(一):深呼吸飛行。

本人患有懼機症,其嚴重程度不單止坐在機位冷汗直標震足全程,甚至連出發前幾日臨訓諗起整個航行過程,都會被嚇得久久不能進睡,請不要問我搭飛機到底有咩好驚,若然自己知道致病源頭的話,我每次外遊就不會被折騰得那麼辛苦了。

情懷不會倒退,但過去終究會過去,踏入2010 年,請容許我以《百分百感覺》內曼儀剛滿十八歲時的雀躍台詞聲調來抒發我是次飛航後感:

我大個仔喇~我大個仔喇~

大個仔者,唔再怕搭飛機也,而單靠個人意志當然不能扭轉懼機敗局,所以臨出發前數日,我就走到家樓下的公司醫生探探要藥上機的可能性。此等行徑在兩年前東京之旅已經幹過一次,當時醫生問明原委狀況後,掟低兩粒安眠藥就將我送走,公司醫生,就是這麼的一副德性,結果吃完藥上機,睡意沒有,恐慌依舊,在機上怕得有氣無訂抖,今次兩年後捲土重來,我決意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打發過去。

向醫生再三說明病況之嚴重兼露出焦慮不安狀,經數度交涉,醫生想了又想,終於首肯開出雙倍劑量安眠藥及鎮靜劑等四款藥供上機前服用。


得手後回家,鍵入藥名上網搜查一下,兩款查無此藥,一款屬尋常長效安眠藥,另一款則用作醫治焦慮症甚至嚴重四肢痙攣,觀其副作用,狀甚恐怖,繼續搜尋細啄箇中內容,結果越多資訊越看得人心慌慌,若然不是坐飛機會驚到屎滾尿流的話,打死都不會將這些五顏六色怪物吞入口。

上機前半小時啪藥,十分鐘後藥力發揮作用,想睡感覺不強烈,步往機艙時卻尤如飲醉酒一樣身體左搖右擺不能好好行成一直線,伴隨著思考能力減弱,證據在回港後行上扶手電梯,竟然怎樣也想不起應該向左企還是向右企,很吊詭。

上機後扣好安全帶就昏睡過去,原以為會一覺訓到尾那麼疏乾,誰不知半句鐘後到空姐們派餐就睡不回去,不過醒歸醒,過往坐飛機的淆底心態竟然離奇地消失得無影無蹤,對於一個長期飛行恐懼症病患來說這種感覺實在過份不真實,就望著機外黑漆漆天空包拗頸地幻想飛機遇到氣流試圖令自己驚恐起來,但想了又想,心境依舊平靜得尤如無戴一樣,真神奇。

纏身以久頑疾終被克服,陳醫師,我愛你,我差點沒高興得走到上海街訂造一塊「妙手回春」牌面登門造訪來答謝一下閣下大恩大德。

今次選乘JAL 羽田機,抵日過好關才清晨七點餘,比起過往飛成田出到東京都心已經黃昏五點時間可謂好洗好用得多,無錯人係比較疲累,但上車抖抖恰恰又變回一碌硬漢,下次再訪東京的話,凌晨機必屬不二之選。

2 comments:

卡臣 said...

抖抖恰恰又變回一碌硬漢
...欽敬~欽敬~

潤滑KY said...

謝謝你的欽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