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December 2009

《交叉感染》 第二回

《剖殺疑案》


正所謂一人計短二人計長,每當遇到困難苦惱事,除了黃龍老師之外,我會找他出來好好傾訴一番。

「失蹤?黃龍老師又失蹤?」學長兼好友、在認識真相専業進修學院畢業將近一年的朴正楷笑著問。「不久前不是才發生過差不多的事嗎?」

朴學長口中所謂差不多的事,就是數月前黃龍老師在毫無預警底下無故失縱將近一星期,整件事來龍始末不詳,甚至事後當我們打算向黃老師了解一下究竟發生了甚麼事的時候,對方亦只閃閃縮縮回了一句「想行開下,諗下野」作罷,究竟無啦啦做乜諗野?黃老師卻繼續支吾以對左右而言他的忽悠過去,由於他在這起事件上行為舉止皆異於平日對我們循循善誘作風,所以我們不止一次懷疑過這宗失蹤事件背後其實另有玄機。

唔理將軍皇親,對任何事都應該抱有好奇之心---是我們認識真相専業進修學院的校訓。

「照種種跡象顯示,恐怕事隔數天後他又會突然出現,再胡亂編幾個藉口將我們打發過去。」朴學長模著下巴唏噓的鬚根作沉思狀。

「但他交低了這份古文獻就不知所蹤了,朴楷學長,你認為兩者有關連嗎?」將名字中間部份略去代表尊重,所以學長是朴楷;以古洋文方式稱呼後輩代表關愛,所以我是咸古。

這些都是我們在學院學到的真相。

「黃龍老師教落,幻想無限大,要將範圍縮小,只可以親身上陣探求真相。」朴學長陰陰笑從袋口位置掏出一把鎖匙,在我跟前搖來恍去。「咸古,你還記得早陣子老師曾經交低鎖匙老點我幫手打掃嗎?」

我跟朴學長雙目而視,二話不說乾了手中那杯普洱,向黃老師家中進發。



車子越過高山又越過谷,終於抵達老師位於石屎密林內的小宅。

社會正吹著以各地名勝命名發售單位的風潮,這座小宅當然不會是例外。這座名為小欖的小屋最大賣點在於周遭建有無數大廈,被裏裏外外團團緊緊的高樓四方八面重重環抱著的小屋,空氣彷彿無法流動永遠被焗困在固有範圍內一樣,達致夏不怕日照冬不怕寒風四季如一的最高境界,這種以人為本設計,堪稱劃時代的典範。

這些都是我們在社會學到的真相。

朴學長按動門鈴等了又等,見沒人應門,就緩緩把鎖匙插入門孔輕輕扭動,「啪」一聲,大門隨之打開。

「嘩,亂到呢...」看到眼前景象,我和朴學長終於明白黃龍老師老點學生來自宅打掃的迫切性。「我們分頭找吧,看看有沒有甚麼線索。」

經過我們歷時將近三十分鐘地毯式搜索,現場除了少量古書典籍稍有看頭之外,整間屋基本上是由垃圾建構而成。

正當我一臉茫然走入矛廁打算小完便就撤退之際,在洗手盆側旁置污物桶內發現一本封面被白濁黏膜封蓋著的書本,我拾起仔細研究,隱約看到封面印有一個「龍」字,我嘗試將之翻開,卻發現大部份內頁皆被黏作一團。

黃龍老師不愧為黃龍老師,在矛廁享用椰汁西米露真破格。

我以不損害書本為原則輕力揭開其中一頁,頁紙掦出的輕風蘊含著一陣似曾相識、尤如海洋的氣味,思緒隨著該種腥臭味在記憶群組搜尋著相關類別,但眼前頁紙內容,卻硬生生將我從搜索模式中拉回現實世界之內。

頁紙內容是一張照片嗎?但整頁書上半部被白濁污跡封密了看不到內容,能夠被窺見的,就只餘下半部一對呈「M」狀雙腿。照片內容是一個人嗎?但雙腿間卻失去了人類該有的海綿體勃,取而代之,是一團暗粉色嫩肉、貌似豬腦的不知名物。

「內臟?」超出了認知範疇,我驚愕的怪叫了出來。

正當我以為下肢被剖開、內臟處於溢出狀態的照片已經夠驚心動魄之際,原來側旁四個字的象徵意義才是整頁內容關鍵所在:


直搗黃龍



「朴楷!朴楷學長!」這下子才懂得大呼求援。

我臉如土色看著趕過來的朴學長,開不了口,只懂抖著手展示著那張駭人內頁。

朴學長接過內頁後,呆了半响,良久才說得出話來。

「我想,黃龍老師今回真的出事了。」


.......待續

5 comments:

仕仔 said...

哈哈, 超好笑 ~~
等我努力d諗下點繼續好笑落去先 !

beetlejuice said...

跟埋過呢邊睇,真係,一路睇一路想噴飯。。。好好笑。

期待仕仔的第三回。

潤滑KY said...

仕仔:
喂咪駛咁努力呀你,
慢慢諗啦~~~

beetlejuice:
呼~
我一直擔心仕系FANS 會唔滿意~
聽完你咁講真係鬆一口氣~

唔好怪我搞跨左個故事架構就得喇。

仕仔 said...

唏, 又典會搞跨個故事架構啫, 因為我諗個開頭時其實都無話係要有一個咩既特定架構.

自由無規限, 唔理人地鍾唔鍾意睇, 寫黎係為求獨自在低能就最開心架喇.

潤滑KY said...

仕仔:
呵,的確,
我寫完睇返都覺得好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