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December 2009

憑弔。

有見過我ebuddy 圖片頭像的都應該知道,近年本人最關注的本地新聞,就是各區經常發生野豬出沒事件。

入冬,野郊偏寒又缺少食物,為覓食,野豬以不同形式現身於人前,有的誤闖民居造成擾民,稍加驅趕自動自覺逃回山上,有的誤墮水渠或枯井,結果造成死傷,情況令人惋惜。除了上述兩類事件,個人認為最吊詭最不幸的,莫過於野豬撞欄後卡著豬鼻動彈不得事件,初看只以「正一蠢豬」的趣聞心態看待,但當同樣事件接二連三發生在不同豬隻身上,再了解箇中原因以及看到事發照片後,我那甚為罕有的惻隱之心竟然暗暗躍動起來,真可說是又一次跳錯了位。

究竟鐵欄有甚麼吸引力令野豬們不惜卡著豬鼻亦要一親香澤呢?據捕豚専家所言,由於野豬生於叢林,習慣穿越樹枝橫行野外,當他們在巿區受驚後,見幼枝鐵欄本能反應就以為跟樹枝一樣具有彈性,整個豬身撞上去,慘劇自不然接二連三發生。

不知大家有沒跟我一樣養成放大這類照片仔細研究的習慣,就照片所見,野豬豬鼻被窂固在鐵欄之間,後腿向前並露出強健腿肌,很顯然就是希望使盡全力能夠拔出豬鼻,無奈豬鼻先天構造呈倒三角易入難出,這樣使勁一拔,徙勞無功之餘,還即時噴得滿地鮮血,看在眼裏,心有戚戚然。

將心比己,只要進一步代入當時野豬內心世界,憐憫之情自然來得更強更勁。我適應力弱,初上班人身在陌生環境面對著一堆生保面孔,總會令我感到強烈不自在,繼而天旋地轉出現一種近乎靈魂出竅的抽離感覺,我承認這確實誇張得有點病態,但身在同類中感覺已經如斯強烈,若然好像野豬一樣隱沒於其他未知生物世界之中,還要雙眼只能固在前方行動不能的話,那種不安無助慌恐誓必激烈得叫人無法忍受,說到底,其實都不過是為生存出外覓食而已,幹嘛要遭這種老罪?

事情總會完結,野豬最後亦會被有關方面人士救出送往漁農處,但之後它們究竟會被送回山上,抑或出現其他更悲慘結局?

嗚呼哀哉,想起來心又酸了一酸,差點滴得出淚來。

6 comments:

浪子m: said...

:(

卡臣 said...

由野豬聯想到工作
我想向你致敬

潤滑KY said...

卡臣:
唔會係脫褲噴尿致敬呀?

Anonymous said...

大概應該人道毀滅....

Anonymous said...

有heart喎!錯字巳糾正了.

潤滑KY said...

嘻嘻,呢篇打得好趕無check字就出文,
夜晚翻睇先黎得切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