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4 December 2009

從開始到最後。

做冬後,跟老爸老媽談起牛肉產地問題。

「今晚D 牛扒幾好味,邊度買架?」我邊對著電腦邊問。

「吉之島嘛,好似係澳洲牛來的。」老媽邊對著電視邊答。

一番看似尋常的對答,自從走出「澳洲」這個敏感名詞後,不知怎的,總令我覺得暗藏殺機。

「呀,講起澳洲...」如我所料,老爸真的又再提起。「澳洲人而家點呀?」

老爸雖然為人正牌,但又未正義得會關心世上每一角落人類生活可有安好,他口中所說的澳洲人,其實就是我很多年前一位拍了兩三個寒暑拖的女朋友的圍內綽號,當年此女移居澳洲讀書,繼而落地生根生活工作,由於其英文名稱過於複雜,加上兩老又不諳英語,就暗啞底貪方便稱呼其澳洲人算數。

我過去曾經帶過數枚女友出席家庭聚會,不過云云女孩子之中,就只有澳洲人留給兩老最深印象。

首先其半唐番式歪音廣東話嬌滴得來又有幾分傻氣,聽在兩老耳裏,先天性就得到額外加乘。其次此女十分懂得做人,就算對我再橫蠻跋扈也好,對著我家雙親,亦會表現得細心體貼兼虛心傾聽,遇上某些節日,恭賀說話又會自動自覺隨長途電話送到袁宅府上,咁搞法,你話有咩辦法唔得到高分數?最後,其個人學問修養亦是重要一環,適時對事情交出意見、配合對方尋找話題、展現自身學識及卓見,都是聊天交流基本禮儀及法則,單單這一點,其他本土女孩就被嚴重比了下去。

只可惜,最後都逃不過分手厄運,而箇中真正原因,我不會向任何人提起,就算事發後兩老再三問起,我亦只會嘀咕數聲的胡混過去,總之,我就是不想第三者知道我和她在分手上的事情。

「點?鬼知咩,失去聯絡好耐啦。」老爸對上一次問起澳洲人,大概要數到悉尼發生大型山火的時候。

「你應該得閒聯絡下人,做返朋友都好。」老媽對我說。

「都失去聯絡,咁點聯絡?」其實對方那個電話號碼依舊歷歷在目,不過要打的話老早就打了,現在所有勇氣經已全數流失,沒辦法再去幹上這種勾當。

「咁耐之前,我諗佢都嫁左人。」老爸笑著對我說。

「哈哈,佢都唔細啦,應該嫁左了。」我同樣笑著說,然後坐直身子打開動畫欄,結束這段沒甚麼意思的對話。

真希望下次再聊到關於澳洲之類事情的時候,兩老不要再提起有關於她的往事。

5 comments:

卡臣 said...

唔好話我老土
講聲聖誕快樂!

仕仔 said...

我也來祝你聖誕快樂, 祝你快D識番啲日本人, 韓國人, 意大利人, 法國人, 美國人威比老爸老媽睇. ^^

潤滑KY said...

聖誕快樂啦~

仕仔:
唔好掛,我都係鐘意港女多d~~

Carole said...

又會講返起佢o既.....咁鬼咸豐之事。

潤滑KY said...

穎:
咪就係,同佢拍果個都無再記起,
可想而知0係佢地心目中佢幾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