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May 2009

Iris W x KY氏聯名企劃:可有記起愛?(二)

第一回 by Iris W@MIRROR

「先生,你要的咖啡。」隨著侍應端來咖啡,放下熱奶及啡糖,阿裕慢慢從回憶中覺醒過來,回歸到現實世界。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很造作,但阿裕就是慣性糖奶都不加,只因他害怕自己落糖奶不巧手會毁了整杯咖啡。他一邊攪拌著跟前的黑咖啡,一邊細心注視著黑咖啡被攪拌時的變化,看著看著,怎麼都是一個色的?阿裕想,這就好像他這類人的感情生活一樣,再怎樣努力攪拌意圖產生變化也好,黑漆漆的始終就是黑漆漆,頂多就是多添了一點泡沫漣漪罷了,壓根兒就看不到將來,有些時候阿裕都想從網絡世界跳出去,冷眼世間目光放膽去愛,但問題是,知易行難,幻想是很美好的,但到確切的去做,又不會是當初想的那麼輕而易舉,結果,又窩回「TL1069」裏去,借著交易對象尋一宵安心,幹著沒有將來、沒有感情的人肉買賣。

阿裕緩緩把咖啡送到鼻前嗅嗅,芬香撲鼻,稍稍的呷了一啖,苦澀味卻由味蕾迅速漫延到全身各神經細胞,他下意識伸了伸脷就把黑咖啡放回咖啡碟上,繼續攪拌著,繼續注視著,繼續品鑑著,他並不是滿足於嗅覺之慾,只是沒膽再喝下去,害怕最終苦了自己。

阿裕其實不怕真愛太遙遠,也不怕真愛有限期,只怕真愛遍尋不擭,更甚至捉錯用神,到最後弄得遍體鱗傷,沒餘力再愛。

一邊摸著咖啡杯耳,一邊倚著落地玻璃看街景,想著想著,阿裕漸漸覺得在「TL1069」憑帖覓「他」行動太過衝動不理智,又認為一切只是自己想得太多,人家自在的付鈔找援交,大概都是職業玩家吧?人家對自己關愛親切,大概都是職業體貼吧?人家一見面就用上「TL1069」 帶出真愛命題,大概都是職業話題吧?自己又唔係初出茅籚,幹嘛無端沉船起來?阿裕不禁對自己霎時傾心有點汗顏。

等了又等,正當阿裕打算結帳離開的時候,店面忽然響起了零碎風鈴聲,下意識回頭一望,一名男子從店外推門而進,看見阿裕,先瞇著眼笑了一笑,接著向侍應說了些話後,就緩緩向阿裕走過去。

「你係阿裕?我係阿健。」全店獨個兒坐著的就只有阿裕一個。

「嗨,你好。」阿裕雖然不是援交新手,但始終對初見面的生澀沒抗體。

阿健微笑著,拉開了阿裕打對的位子就坐將起來,才坐定沒多久,侍應隨之送來了咖啡及糖奶到阿健跟前。

「嘩,黑咖啡?不苦嗎?」阿健望了望阿裕只呷了一啖的飲料問。

「好苦呢。」阿裕舌頭伸了一伸作苦澀狀,可愛之餘竟還帶著點點少女神態。

「你糖奶都唔加當然苦啦。」說著,阿健保持著微笑,緩緩的從銀色器皿中取了兩匙啡糖落在黑咖啡內,輕輕的攪拌了兩三回後,優雅的提起淡奶,在黑咖啡上空繞了又繞,淡奶好像流水一樣落在咖啡杯內,純白顏色一絲絲的盤踞在純黑湖泊之中,形成了強烈對比,阿健另一手執起鐵匙輕輕拌和著,黑白兩色慢慢糾纏在一起,就好像天然大理石的紋理一樣構成可堪細味的水彩畫,最後兩者結合,黑漆漆的黑咖啡最終變成顏色柔和的飲料。「只要肯著手去為黑咖啡加糖加奶,製成品會很好喝的。」

「呀...」看著阿健音樂指揮家一樣的手法,差點沒令阿裕尖叫了出來。「但我落糖奶都不巧手呢,最終只會毁了整杯咖啡。」

「哈哈。」聽罷,阿健再度提起銀色器皿,淡奶隨即從中嘩啦嘩啦的傾倒到咖啡之中,原先和諧的亮啡色,被大比例的淡奶和得白色一遍,毫無疑問,這杯咖啡已經毁了。

「喂!你在幹甚麼呀?」正當阿裕站立高呼著,阿健卻向著遠處的侍應揚著手。

「不好意思,我剛才下奶下得太多了,可以再倒另一杯給我嘛?」阿健始終保持著微笑,侍應見狀,回了一聲沒關係後,過沒多久就端來了另一杯黑咖啡。

阿健接過了咖啡,又再一次施展音樂指揮家的手法,製成了另一杯令人看得很舒服的咖啡。

「一切全憑經驗,未失敗過,又怎會知道甚麼是進步?」阿健一邊攪拌著,一邊對著阿裕說。

「若然剛剛的侍應不肯換給你呢?」阿裕對了對阿健的眼睛,渾身不自在,就微微低著頭,不知所措。

「有兩個選擇,認為沒關係的可以再點一杯,認為店方太不近人情的可以另覓咖啡店。」阿健停了正在拌著咖啡的手。「但絕不能妥協以後不再試,因為試多數次後,最終都會調得一杯合口味的出來,反正,世上咖啡店多的是,這裏容不下你,就去別間吧,總有一間會跟自己臭味相投的。」

「唔,明白。」阿裕好像開了竅一樣,臉容都沒先前的緊皺。

「唔...」阿健聽著,忽爾收起微笑,認真的指著用左手提起的咖啡問。「如果我話你知,佢係由苦澀既黑咖啡演變出黎,你信唔信呀?」

「啊?」阿裕先是頓了一頓,再想了一想,就爆笑了出來。「哈哈,你扮得好似呀!」

「PerfecT!我還害怕你不明白我在演甚麼呢。」阿健同樣笑了,笑得比先前的更燦爛。

隨著阿健展開笑臉,阿裕這才發覺到阿健的左邊臉有著一個小酒窩,而奇怪地,另一邊的卻不知所踪。

「唔?」阿健稍稍收起笑容,作疑問狀。

「為甚麼你只得一邊臉有酒窩呢?」阿裕一臉疑惑,顯得十分好奇。

「哦,幼稚園時撞枱角撞到的,到消腫後,就變成這個樣子了。」阿健保持著微笑,往自己的臉輕篤了一下,動作帶著幾分嬌媚。

「下?」阿裕顯得半信半疑,始終整件事好像太過化學了一點。

「不信的話可以摸摸呢。」說時,阿健執著阿裕的右手往自己的面頰進發,被扯起半個身子的阿裕輕撫著阿健那微微的小酒窩。「絕對是真人真事啊。」

阿裕的心,已經從對小酒窩的好奇中分了出去,他一邊撫著阿健的酒窩,一邊注視著阿健臉上每一個細節部位。

阿健兩頰乾乾淨淨一點鬚渣都沒有,慢慢掃落到小嘴位置有點點刺手觸感,細心察看,一條一條的小鬚根寄居在上唇與下巴之上,隱隱釋放出一種說不出的豪邁野性;小指遊離在雙唇位置,雖云堂堂一個攻方男兒,卻沒有忽略護唇的重要性,用食指由左邊唇輕掃到右嘴角,箇中柔軟飽滿感覺,教阿裕心跳加速跳動;阿裕起了半身,視線無意間對到阿健解了兩顆紐扣的鎖骨位置,呈倒V 的鎖骨成為了強壯脖子和廣闊結實胸膛雙方連接著的橋樑,看著看著,阿裕羞紅了臉,心跳比之前跳得更快更劇烈,他有很強烈的感覺,他想繼續細看下去、撫掃下去。

阿裕為了鎮定情緒,重新坐直了身子,大大深呼吸了一下,一種熟悉的味道忽爾淡淡的向他撲鼻而來...

是「他」的氣味!雖然只是很輕很淡,但阿裕對「他」的感官記憶就只殘存這一項,所以阿裕可以肯定這就是「他」的氣味!

阿裕被突如其來的熟悉氣味軀走了生理慾望,整個人冷靜下來,定神的看著跟前這個人,他雖然不記得「他」的長相,但直覺教阿裕相信,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是他想找的那個人,「他」,不會像阿健這麼輕挑妄言;「他」,又不會像阿健這樣過份彰顯出自信;「他」,更不會有阿健這種音樂指揮家的手法,因為「他」最喜歡的就是甜食,喝要喝焦糖拿鐵還要指明特甜,給我點的又會是藍莓芝士蛋糕,豈會是只下兩匙糖的這一位?

其實氣味就跟指紋掌紋一樣,每個生命體都有著其獨特稀有性。

那麼,眼前這個人幹嘛會有著跟「他」同一樣的氣味?

「好,阿裕,我們走吧。」阿健揚了揚手向侍應示意結帳。「依照先前約定,到我的車子裏,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

阿健依舊保持著笑容,但這刻看在阿裕眼中,一切都變得跟先前不一樣。

今晚的月亮形狀令阿裕聯想到「謎之犯人」的黑影臉得逞笑容,很不巧,黑影臉的得逞笑容亦令他聯想起眼前這個男人,阿健。




轉到入肉戲差點不能自拔演變成室內野戰戲,托賴最終能夠抽身而出。

聯名企劃第三回將於十日之內在
《MIRROR》推出。

3 comments:

Iris W. said...

駛唔駛咁難接先~
睇怕都要重溫一下從前的同人日子先可以接到了,嗚嗚~~

潤滑KY said...

Iris:
嗚嗚~~
嗚嗚嗚嗚~~~

Iris W. said...

咩事要號哭?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