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0 May 2009

母親節期間限定。

關於工作:

「喂,我同你老豆下個禮拜一去韓國喇喎,你有咩要我預備定架?」

「預備?你地去旅行咪自己預備行李囉,問我做咩?」

「咁我去成個禮拜你無野要我買定放屋企架?」

「無啦,有咩自己買咪得囉...」「呀!要幫我熨定恤衫,番工無衫著呀!」

「我熨左兩件喇喎,你唔夠自己熨咪得囉。」

「唔好啦唔好啦,我熨得唔靚呀。」

「唔好話你懶唔肯去熨!」

「嘻嘻,你専業嘛,你熨得靚好多。」

「正一死懶鬼!」


關於晚飯:

「韓國好唔好玩?」

「幾好呀,食左好多野。」

「有冇食咩特別野?」

「好多呀,講唔哂。」

「我今個星期食左兩次海南雞飯,好味,但雞始終雞味淡。」

「出去食梗係比雪雞,咪無咩味囉。」

「你下個禮拜搵晚整海南雞飯啦,好耐無食。」

「我教過你點整架,你成個星期咁得閒自己又唔試下整?」

「下?自己煮咁煩?」

「我煮就唔煩呀?」

「嘻嘻,你専業嘛,你煮好味好多。」

「正一死懶鬼!」


關於午飯:

「我差不多成個星期Lunch 都係食公司樓下掟死狗麵包。」

「做咩唔食飯呀?」

「咁又無飯帶,又唔想帶杯麵,咪落樓下買個特大農夫包分兩日早午,食足四餐。」

「痴線,做咩唔落街買飯呀?」

「公司附近無咩野食架。」

「咁你唔識行遠少少買架?」

「唉呀,唔想行嘛,都係你留飯比我帶番公司唔駛煩。」

「正一死懶鬼!」


星期六晚《勁歌金曲》,一堆歌手明目張膽的媽媽I Love You 著,又唔係做戲,堂堂男子漢要我將肉麻情懷宣之於口實在恕難從命,惟有用上不同方法在不同途徑表現出來。

我當然唔否認上述事件確實存在著若干躲懶成份,但刻意對家人表現著深深的依賴,大概都是愛的一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