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May 2009

詭異古怪的漢堡包工場。(完)

小學生參加秋季大旅行前夕,例牌興奮緊張得徹夜難免;中學生參加秋季大旅行前夕,為表時髦慣性早早預備好難得的便服戰衣,星期二晚,阿健既攤在睡床輾轉反側,又一反常態的早早將特別配襯好的恤衫西褲掛在床頭等候明日著用,為的當然不是甚麼季度旅行,而是阿健人生中的一件重要大事,升職加薪發大財。

亢奮的心情完全掩蓋了阿健整夜不能酣睡的疲累,到L 記吃了招牌早晨套餐後,就走上了L 記員工専用的穿梭巴士,揚長進軍L 記工場,話說回來,今日L 記早餐的招牌醬汁好像比往日來得格外鮮甜,是因為他的大好心情使然嗎?

阿健比往常更早一點到達工場,在跟前的工作間插入電子咭列印出上班時間後,逕自走入房內,緩緩坐在房間末那張凳子上,靜心等待著機器發出「嗞嗞」的按鍵預備聲,當然,靜候工作人員前來引領自己到新部門才是是日的主菜。

等著坐著哼著歌,正奇怪著何以今日第一回的「嗞嗞」聲久久沒出現的時候,門外就傳來了一陣由遠至近的腳步聲,接下來就是數下清脆而響亮的敲門聲,阿健下意識的表示恭敬直了直身子,呼出一大口氣,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三個穿著厚衣物的男子。

「請問係咪袁健先生?」企在跟前的大叔字正腔圓、很官腔的問。

「係!我係。」遇著升職這些尋常開心事都如此慌失失,阿健注定不是幹大事的材料。

「我地係人事部同事,麻煩袁先生你執好隨身物之後出黎啦。」大叔以同樣的口吻說完後,就關了門,房內頓時回復寂靜。

始終在這裏幹了差不多三個月,工作事物都已經駕輕就熟變成生活習慣,現在卻要離開熟悉環境面對一個全新的未知地方,當中不安之情實在非筆墨所形容,所以阿健環顧了純白用色的房間一遍,心裏頭湧出了陣陣不捨感覺,感觸無限,不過人再蠢都應該明白,人不可以永遠依戀著同一個階段而停下腳步,何況前行又或後退很多時並不到當時人所選擇,要麼進、要麼退,壓根兒就沒有停低這一個選擇。

世界就是威迫著前進,半刻都不能停下來。

阿健提起了擱在牆邊的背包,忽爾醒起Kinson 給的哈哈笑偷聽器,想了想,就將之塞進了褲袋,步出了工作間與厚衣人會合。他跟隨著厚衣人,經過了密密麻麻的房門群後,打開了門,機器聲變得越發嘈吵,阿健忽爾記起,這條路正正就是當初來見工的時候,秘書小姐引領他到見工房的長路,他現在才發現,雖然在這裏工作了三個月之久,但去過的地方根本就很有限,好像這條路,自從見工那次之後就再沒走過,又或應該這樣說,阿健除了工場門口到自己工作間的路有走過外,就彷彿沒再在工場其他範圍出現過。

「嘩,條路都好長喎。」阿健今日心情大好,就找點話題跟厚衣人談。

「唔。」

「咁其實我要去果個醬...」阿健說話還沒完,就給厚衣人打斷。

「真係唔好意思袁先生,我地有指引唔可以知道被引領人的詳細背景同所屬部門。」厚衣人保持著官腔,卻厲眼的回頭望著,阿健欠了欠身子,就沒再說下去。

不出所料,數來分鐘後,厚衣人往比較豪華有格調的房門敲了敲,向房內的人交代一聲後,就請了阿健進去,而這間房,就是阿健首次跟陳總管會面的地方。阿健借勢的往四周望了望,留意到面試時見到的白袍和迷彩服依然健在,想著想著,記起了Kinson 跟自己說的一席話。

「喂阿健,好耐無見。」陳總管滿臉笑容的從坐著的大班凳站起來,好像跟阿健很熟的搭著骼膊聊著。「食左早餐未?」

「唔,食左喇...」阿健不太習慣被這樣熱情款待。

「咁好啦,等我帶你去醬汁部先,順便講解一下流程。」陳先生稍稍清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又將多餘的文件丟到垃圾箱。「好,行得。」

臨行前阿健不經以的往垃圾箱一望,在重重的廢棄文件當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但阿健不以為意。

走出面試房,陳總管轉到另一邊通道深入製作室,阿健怕走失的緊緊跟隨著,他們越往內走,機器聲就變得越大聲,走到盡處見到一扇鐵門,其時阿健就好像置身正在打地基的地盤一樣,不單止甚麼都聽不見,還被吵得有點耳水不平衡。正當阿健感到有點暈眩的時候,陳總管回頭跟他說了些話後,就打開鐵門,掦手示意他進入,走到房內,鐵門一關,吵雜聲好像被整肅了一樣,全房回歸寂靜,一點噪音都沒有。

阿健好奇的四處張望,房內色調跟自己待了三個月的工作房一樣,純白一遍予人乾淨時尚感,在房的盡處有另外一扇門,而門的旁邊有著各式各樣的貼身衣,而在貼身衣放置間的另一邊,則有著大大小小的儲物櫃,排列方式跟公眾游泳池有點相像。

「我地公司出品一向十分重視衛生,所以每逢走入醬汁工場前都要先換上生化衣。」陳總管遙指遠處的貼身衣,向著阿健笑著說,原來他口中的生化衣,就是跟前這些貼身衣。「你將除低的恤衫西褲內衣內褲放入儲物櫃,跟住我教你著生化衣。」

「下?底褲都要?」雖云大家都是雄性動物,但在全房純白色調的環境下赤祼相對,再有露體習慣也好,都難免感到有一絲尷尬。

「為清潔衛生,每個同事都係咁做。」陳總管眉頭微皺,說完就逕自脫下衣服,赤條條的展現在純白房間之中,阿健見總管都這樣,做細的,自然不能怕尷尬,就跟著脫得一乾二淨,走到貼身衣放置間,看著陳總管示範貼身衣的著法。

「阿健你行近少少,睇清楚。」陳總管先將右手插入被吊勾懸空繫掛著的右手袖,再將左腳伸到被地鏈固著位置的左腳位,用左手扶著鐵管,依樣畫葫蘆的右腳套入右腳位,最後才到左手位置。四肢著套完畢,陳總管輕輕一甩就鬆開了吊勾及地鏈,人踏到地上,再套上頭套,拉起背部拉鏈,禮成。

阿健看著如斯景致,差點就笑了出來,一切裝備看似如此的現代機械化,但著裝方法,竟然是這麼的古舊,而貼身衣的造型,令他想起孩提時看的特攝片內例牌出現郁身郁勢打筋斗的嘍囉。

好笑歸好笑,始終還是要照著做,花了一點時間穿著妥當後,陳總管對對錶,就往阿健貼身衣背部的按鍵按了按,貼身衣登時充起氣來,充到最盡處,內裏還好像分泌出液體,黏黏稠稠的感覺,令阿健不太舒適。

「唔駛驚,消毒物料黎架。」陳總管微笑著說。

「但你唔駛?」阿健被醃得不太舒服。

「我帶你入去咋喎,你想我幫手做埋一份?」陳總管微笑著說,字裏行間卻流露出陣陣威迫感覺。

「唔係唔係,唔好意思。」阿健稍被兇兇,就淆底了。

看見陳總管準備打開貼身衣放置間旁的鐵門,阿健下意識的用手掩著耳,小心翼翼的步出更衣房,鐵網式架空地面隨腳步傳出「啪啪」聲,出乎意料地,嘈吵機器聲不復在,取而代之是一陣陣熱燙高溫從底下襲來,環顧四周,鐵網地面通道就好像一道吊橋架空在房中,細看之下通道中間有一部類似機器的物體,而通道另一面又是另外一扇鐵門,從腳底漏空的鐵網往下一看,是一大煲黑色汁液,汁液散發著陣陣熱力,就好像一座睡火山一樣。

正當阿健充滿好奇的四處張望,陳總管望了望錶,輕輕的「唔」了一聲,就向阿健示意隨著自己往中間的機器處裏走。阿健走到機器前,發現機器就好像之前的工作間一樣,不過之前的只有一個按鍵,而現在這部則有三個按鍵。

「哦?今次我要控制呢部機器?」阿健撫著這部機器,發現按鍵之下好像有些文字,但礙於高溫關係,眼前的一切朦朦朧朧,看得不很清楚。

「唔,工作間就係呢度。」陳總管回應時又再看了看錶。「你可以望望下面一大煲黑色物,佢就係我地L 記招牌醬汁。」

「哦!」阿健倚著半身高的欄柵探頭一看,黑色的醬汁傳來濃郁香味,香味浸出陣陣甜味,跟阿健今朝吃的招牌早晨套牌味道很像。「嘩,真係好大煲,好犀利!」

「係呀,我地呢度招牌醬汁要供應予全港分店,所以每日都要煮理大量醬汁。」陳總管又再望望錶,笑了笑。

「咁我每日職責大概係...」正當阿健倚著欄柵探著頭,話還未說完,他感到膝蓋位置好像被一些東西環抱著。

「叱!」一聲,陳總管使勁將環抱著滕蓋的雙手往上一兜,阿健整個人就好像倒樹蔥一樣往煲裏衝,一臉茫然的、不明不白的就沒了在汁醬之中,整個過程連一聲悲嗚都來不及發出來,就跟醬汁融合在一起,成為醬汁的一份子。

理一理衣領,呼了口氣,其時手錶傳來響鬧聲,陳總管又再望望錶,就緩緩的走向機器跟前,先停了手錶響鬧,再往機器最右手邊寫著「攪拌」的按鍵按了一按,機器立時響著「嗞嗞」之聲,一直隨著音響系統傳到獨立工作房,過了良久的時間,「嗞嗞」聲終於停頓,腳底下的醬汁隨之有所郁動。

陳總管望錶發現由「嗞嗞」聲響起到醬煲作出攪拌作用差不多要半分鐘時間。

「一蟹不如一蟹。」搖了搖頭,就往另一邊的鐵門去。



打開鐵門,又往另一扇門裏去,裏面坐著一位中年男子,L 先生。

「L 先生,已經做妥喇。」陳總管恭恭敬敬的。

「唔,先前的層次好似唔夠複雜,得個死甜,今次有無醃夠味先落煲?」

「有,今次內槽左三個月,臨落煲又生醃左差不多十五分鐘。」

「好好,做得好。」L 先生點點頭。「新一批材料表現點呀?」

「懶散又唔集中,相信三個月左右要換批新喇。」陳總管嘆了口氣。

「無所謂,咁過多兩個月出廣告請人啦。」

「目標對象恐怕有點麻煩,獨身孤兒市面上越來越少。」陳總管翻閱著隨身的電子手帳。

「咁樣,唔一定獨身啦,有兄弟姊妹的一併過請埋。」L 先生笑了笑。「一係做,一係無飯食,佢地自然會揀。」

「但我收到消息警方有卧底混左入黎,怕唔怕...」陳總管一臉擔憂。

「你睇下。」說時,L 先生往抽屜摷了摷,就將招聘報刊往桌上拋,上面是一段全頁的招聘廣告:特區政府現正招募兩年合約制警員。「真係笑死人,月薪六千五,重要合約制,連兩年後自己何去何從都唔能夠確定,人工低前景又毫無保障,你話員工重有冇歸屬感?你話員工重肯唔肯出生入死去賣命?不知所謂。」

陳總管在房內待了一會後,就走出L 先生辦公室,回到醬汁整理房。陳總管見煲裏醬汁停止了翻動,就按了按中間寫著「壓榨」的按鍵。


Kinson 在工作房內打著盹,差點就錯失了是日第一回的「嘭嘭」聲。

6 comments:

Iris W. said...

雖然一早預左會犧牲阿健,但係點都覺得有點寒~

唔知係咪剛睇完《益智遊戲》就睇漢堡包結局篇既關係,L先生個樣變左做遞卡人個樣囉...

mingmanfred: said...

好鬼正。睇黎警方都好快能破案, 雖然無關重要。

潤滑KY said...

Iris:
寒咁誇?真係俾面XDD

作到後尾部份頂唔順,好夜好眼訓,字都無check,家下睇番先知好多技術錯誤。

Mingmanfred:
無啦,就算破到搵到證據警方都唔會破架,
事關無左L 氏集團,成個城市都會訓低,惟有隻眼開隻眼閉。

何況,
「月薪六千五,重要合約制,連兩年後自己何去何從都唔能夠確定,人工低前景又毫無保障,你話員工重有冇歸屬感?你話員工重肯唔肯出生入死去賣命?」嘛...

講真,我認真分析先癲。

Anonymous said...

著住件衫跌落去d汁度.....
咪一大陣膠味?! XD

潤滑KY said...

無名:
唔係馬後炮,原先個設定係講埋件衫由汁料製造,遇熱即溶。
但片長所限,刪除左

Anonymous said...

噢.....刪除左有d 可惜
如果有就perfect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