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May 2009

素顏天使 x KY氏聯名企劃:回到過去。(上篇)

就放假前的一晚,跟堪稱Blog 界女神的素顏、惹人可愛的PY氏和背景神秘的C 小姐聚餐,無意間很輕微的談及到早前那個拍了Trailer、出了Making Of 但最終沒上正場就胎死腹中的《素顏天使 x KY氏聯名企劃》

「做咩唔搞埋佢?」C 小姐問。

「點搞呀大佬,我有咩可能記得起三個幾月前果餐食D 野咩味道呀?」

「車!你果個爛鬼漢堡包故事都搞得完啦。」素顏說。

「下?爛鬼??」

「重唔係爛鬼?睇完第一集都估到哂結局,渣到死。」志願團體免費派飯依舊放出意見箱,其實係想得到幾聲嘉許虛榮一下而已,誰不知用家們真的在意見咭上爆哂粗的依書直說,實在太唔識趣。

「比下面好喎,點渣都用過腦架喎。」

「第一集出完就比人估到哂結局,咁都夠膽死同人講自己用過腦?」受人愛戴的公眾人物,在傳媒渲染之下,私底下都好像特別刻薄,這次亦不例外,渲染而已,未必是真事。

「...我,咁我返去鬥埋個聯名企劃出黎囉...」

打開文章欄,發現貼滿素顏自家拍的那個草稿已經被推後到第三頁,建立日期則是三月上旬,數數手指,差不多三個月前的事,而且還要是食評,試問應該點寫?但細心想想,自己所寫的一向都好像沒啥公信力可言,既然沒有人當作一回事去看,就覺得寫甚麼都好像沒有所謂,可以續寫下去。

其實是晚還有另外一位傳說中跟我和素顏同場,我們之間就會出現很多張力的人仕在場的,但礙於近日都不知有甚麼可以寫,現在寫了出來的話恐怕往後日子又會少了一個話題,就唯有將之隱藏著,先賣個關子。





跟三位團員到達鹿嗚春後,就打開餐牌商量一下應該點甚麼菜。自己一向有霸著餐牌看,但決定不了點甚麼的壞習慣,加上有食家在場,反覆看了幾次後,就繳出餐牌,大安旨意的等候素顏發落。

情況就好像跟張學友到CEO 唱K 一樣,我想K 房現場除了張學友的歌聲之外,其他時間都會很靜沒人敢爭咪唱歌吧?



食客當中,我都算堪稱口痕,所謂的口痕,就是枱面皆凡放了甚麼不知所謂的小碟花生酸前菜,十居其九皆會吃著吃著就掃清,是晚亦不例外,依例一律粒顆不剩,但不是單憑一己之力,而是有點被集體搶清光的感覺。

老牌名店就是老牌名店,就連餐前酸菜亦特別出色,此店提供的酸椰菜並非街頭巷尾小酒家那些吃時嗆喉不適、吃後喉嚨乾涸之輩,反之入口清新,啖落甜酸適中不嗆喉,人家的開胃是開了你的胃去不停喝茶灌清水,這裏的,就真的是令人開了胃去用餐吃東西。



素顏將各項目相片分得太仔細了!要將各靚相逐一擊破,本篇幻想系食評大概都要變成一篇論文了。

尋常酒家通常都是求求其其放碟鹽巴炸花生就又當一碟收多份小食錢,這裏的,自家製花生加了點點西芹紅蘿蔔同煮,吃落自然更令食客上心,最後就又迅速清碟。

不單止辦餐廳食店,其實做甚麼事都一樣,在細微處依舊下足功夫做得一絲不苟,才是邁向成功的第一步,常常打個甚麼聯名企劃、期間限定的名堂去譁眾取寵,壓根兒就不會得到成功。



雜錦又或拼盤之類一向都是無主見人仕又或諗唔到食咩時的恩物,無他,貪其樣樣俱存唔駛諗,就好像打冷店的鹵水拼盤一樣,我個人就很喜歡點選。

小的雜錦冷盤有海蜇、牛肉片、西芹等,全數皆食味平平,當中有一種軟軟爛爛口感好像芥菜的荀類物在內,個人計,荀還是爽脆的吃岩我口胃。

下次再訪的話,還是花點心思,認真想想要那一個冷盤比較好。



現世代好像很難找到愛吃內臟人仕,要麼嚷著不健康,要麼大叫核突嘔心,是晚,現場四條都是臟族人,實在沒有辦法不力推一下我最愛的酒糟鴨肝。

滿滿的一盤鴨肝,深羯色汁料散發著陣陣濃郁芬香,輕夾一顆鴨肝,柔軟得差點就在運送途中解體,將之原粒啪入口,肝味香醇而不帶羶,酒汁味道香濃惹味,最精彩是它沒犯下尋常店家煮得過熟鞋口呈一舊舊的毛病,這裏的輕輕一啜,鴨肝自自然然就溶掉,化作一股醉人香味籠罩在口腔內久久不散,單單呢味野,已經可以耗掉兩大碗白飯。

此味菜份量不少,若同行者不是臟人的話,還是忍忍口比較好。



很多老鋪都有芝麻蝦這一味,但我為人很有偏見,總覺得呢味野係由西洋處傳入來,感覺不夠傳統就很少會點了。

芝麻蝦表面灑滿芝麻再落鑊炸,香脆得好像吃薯片一樣,惹味得令人一口接一口,但個人稍嫌蝦膠下得不夠多,吃著吃著,有點點吃炸餅乾的感覺,食味單調。



北京填鴨是人客到鹿嗚春的指定菜式,而在人客前徙手片鴨則是鹿嗚春的指定動作。

見到上圖,請不要以為我們四條友癲得二人分吃一鴨,圖中另外一隻,是師父順手片埋送去隔離枱的。



若然要替是晚菜式定一個主題的話,相信都離不開罪惡兩字,豪吞膽固醇爆廠的鴨肝,喪食炸力十足的芝麻蝦,接著還有肥膩感滿載的填鴨,三女一男奮力去幹,可想而之現場人仕是如何的狂放,所以排骨仔們食多一點係一定唔會死的,起碼《無聊時日隨手記》《Sù Yán Tiān Shǐ》依舊照常營業,C 小姐又會久不久跟我在MSN 吹水,若然事情唔係太邪門的話,佢地三個應該仍然在生的。

何謂正宗填鴨可謂眾說紛紜,但普遍都是說片皮鴨應該顧名思義,片得越少肉就越正宗,但本人很樣衰的宣佈,其實我每次食片皮鴨時都想向操刀手交代一聲「多肉」的,齋皮的片皮鴨,只有肥膩感之餘還少了鴨的肉羶味,而最重要係,成隻鴨剩食皮,很蝕桌。

這裏的是連很多肉的一款,加上鴨帶肥膏但不過厚,肉嫰腍又不失咬口,還有給伴吃的青瓜京蔥餅皮份量夠,所以都吃得很滿意,猶記得索價才二百餘三百,身在有名老店又是店方名物,這個價真的很抵吃。

一邊吃一邊想,這裏又不設兩食,最後剩低的鴨殼到底會情歸何處?這就好像秘製醬汁是由秘密肉類調製出來一樣,名物就是要留下一點神秘感才是正經事。



蒜蓉炒白菜仔是點了一堆肥膩物後衍生出來的產物,人年長了,自然每餐都要有菜蔬了。

順帶一提,蒜蓉炒白菜仔是素顏提議的。


其實由點菜一刻都想要點酒精喝喝,但礙於擅飲的C 小姐宣稱抱恙拒酒,PY氏又只能淺嘗,素顏喝得多更會迷糊酣睡,想了想,就無謂造次。其後到酒糟鴨肝上場,此物實乃伴酒妙品,加上鄰桌好像很貴族的客人所點的陳酒酒香又撲鼻而來,素顏稍稍提議,我隨即就噴飯答應。

小的桂花陳酒一瓶索價六十元,精緻酒瓶配上小巧酒杯,有意境得差點沒吟出一首詩來。

雖是小瓶,但倒著倒著都不少。中式酒不是人人合口胃,所以宣稱抱恙的C 小姐只喝了小半杯就讓了給我,PY氏稍呷一啖亦沒有續杯,身旁的素顏喝多一點,亦沒意欲去添。

現場大家都不多喝,其實最大原因就是這酒不好喝,酒味很嗆一點也不香,始終中式酒渣起上來就是可以渣得令人無法吞嚥,六十元,就是這種質素了。

托賴自己一向喝得很雜又對酒類沒甚麼味蕾,清壺動作就由我來吧。



聽得多,但自己原來從沒吃過拔絲系甜品,一來自己一向不喜經煮炸的甜品,二來生果入撰菜式很少能得到我垂青,自然就沒興去試,不過是晚三位小姐都愛拔絲,我都係時候借機試試。

拔絲香蕉讀出來好像比較順口,幹嘛點了拔絲蘋果?素顏說拔絲香蕉太飽,蘋果酸酸的會較清新易入口。

裝備來到,看著一盤盛滿冰的清水,素顏跟PY氏有點難色。

「過往這裏用七喜拔的。」

「有咩分別?」

「堆蘋果一陣浸入堆水入面撈起急凍,清水的話味道就差了。」

阿叔果然將一堆蘋果掟入冰水之中,這下子我都能夠明白用七喜和清水的分別。起筷,咬下外脆內軟又外冷內熱,感覺就是冰火的享受,但不知是否真的是七喜跟清水的分別,吃著總沒有太大的食趣,現場三位小姐亦同聲此味沒以往的好吃,我在想,拔絲生果系都是與我無緣的了。

埋單多少真的恕難從命沒可能記得起,而整頓飯整體來說都是滿意的,又應該這樣說,高高興興的話吃甚麼都大體上會滿意。



肚滿腸肥的一行四人撐著樓梯回到大街,其時才不過九點多,經商議後,不如找個地方喝喝聊聊,就向著加連威老道踱著走著,又飽又唔渴,但又要找地方坐著喝,真有點點難度,原先打算到利是後的甜品屋試試的,但看到一堆死仔盤踞在內,又令人卻步,輾轉之下,走到798 門口望見深宵餐牌好像很抵,嬲嬲地,四條人就衝了上去。

當然,接著發生的,就是下篇的故事了。

名稱:鹿嗚春
地址:尖沙咀麼地道42號1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