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May 2009

只能夠吃三文魚的晚上。

就早陣子,工作時間大爺一樣翹起腳攤大報紙在辦公桌上細閱,翻看著一大堆酒樓食店的宣傳廣告,臨臨種種海嘯價賑災價同渡時艱價蜂擁的撲入眼簾,看著看著,縱然金融海嘯之類的對我呢類在大公司似有還無、若即若離的低薪苟且員工影響極為輕微,但被外界一片好像很莫財的氛圍感染底下,忽爾間覺得自己都應該未雨先綢繆、為未來著想節衣縮食一下,適逢看到各食店一堆震憾價,就決定某星期日晚上,跟友達來一記海嘯晚餐應應景了。

或者看倌們會認為我在應著一些殘酷的景,但希望大家明白,前些日子市道好景、人人賺到盤滿缽滿的時候,我的薪水又是這麼的多;到環境稍差政府派糖的時候,自己又未能窮得踏入派糖線;到現在經濟困境、人人都有點自危的時候,我仍然一切如常,這樣說當然不是希望被降被裁被放逐,但,自己又唔係做殯儀,幹嘛工作的一切都好像與社會大方向脫了節一樣?朋輩們訴說著經濟如何的差、訂單如何被開天殺價的時候,自己就好像在第二個銀河系上班一樣,一點共嗚都沒有,只得唯唯諾諾的應對著,都真有點無奈。

一直對Ricky San 有沒來由的憎恨,所以他的板前板長,數年前試過一次之後就沒再幫襯過,是晚「節儉之夜」跟友達造訪又一城,就是衝著板前的海嘯價三文魚壽司和漬三文魚壽司而來,他推出兩款特價壽司,無非都是想谷出更多人流,再搏大家不會剩叫特價而從其他正價壽司中賺回少賺的差價而已。

我為人一向隨便,但每每遇著一些無聊好玩的被睇死事件會顯得特別硬頸有立場,加上是晚主題為節儉,自然就更加唔會正中店方下懷。

跟友達都做好了被白眼的心理準備,全程的豁出去。

「五碟三文魚壽司,五碟漬三文魚壽司。」跟友達甫入坐,凳還未坐暖,就召來老西員工落單。

「五碟三文魚五碟漬三文魚,即係廿件喇喎。」我明白人家只是覆單,但聽在煞有介事的我倆,總覺得他是刻意大聲宣揚令我們面懵。


等候期間無無聊聊的翻餐牌。

「我同事話個乳白甜蝦湯幾得的...」友達揭著還未說完。

「殊!所有過六蚊一律唔准叫!」


我佷喜歡吃一些很有魚味,例如池魚之類。

「我睇人秋刀個賣相好似幾...」我話還未說完。

「喂!只可以食三文!」

「講下都得掛?」

「講魚唔講三文無得講!」

總之全晚都重覆著類似的意氣之爭,因為,大家都唔想輸,又其實,係我唔想輸。


三文魚壽司我係一定唔會水蛇春咁多字去講的。

不過雖云$3 一件,但味道甘香肥瘦適中飯又不過大,真的很抵吃。請不要以為我夾硬搵野黎讚,其實三文魚壽司,真的可以做得很離譜的,尤記得事發前幾日到過的黃大仙元氣,它們那些壽司魚塊丁方細小之餘,還要千瘡百孔枯葉一樣穿了幾個洞上枱,經過那役之後,昔日的王樣迴轉壽司店,我想我不會再貪方便幫襯了。


漬三文魚是新品種,面層微微燒焦再經輕醃過,賣相一般,但入口卻肥美甘香到不得了,比起三文魚,這個可謂三文肥脂變本加厲版,我們這些濃口味的,將之伴著洋蔥和著吃,自然就很對口胃。

多手的翻開魚塊,發覺此乃三文魚皮與肉相連的部份,我在想,尋常壽司店遇到這部位可能早早棄掉不作販賣,現在板前將不能賣錢的廢物再用,自然用上$4.5一碟這個跳樓價都沒所謂。

整日無野落過肚,單單廿件壽司自然不能填飽我們的脾胃,不可以選擇底下,嬲嬲地的又再各點了五碟,跟友達剛吃完廿件三文類壽司,數來分鐘後又再一次有廿件同樣的東西出現在跟前,再好吃也好,見到都不禁有點頭皮發麻,頭痛了。

兩條友合力的啪掉了四十粒三文魚系壽司,膩得差點可以痾出油來,埋單合百一餘元,很抵,但齋吃三文魚這種傻事,下次還是不要再做比較好。

6 comments:

mingmanfred: said...

做得好啊

難渡怖山car said...

呢一個髦聞,你在谷歌宇宙裡是獨一無二的!

潤滑KY said...

Mingmanfred:
下次一齊~

難渡:
哈哈哈哈~
呢排無乜心無翻check 錯別字,
即改~

難渡怖山car said...

It is called Googlewhacking.

素顏天使™ said...

我上個禮拜先同陳小姐食左次板長 lunch, 本來都諗住唔寫, 而家你咁樣寫一寫我又即刻好想寫啦喎!

I LOVE YOU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