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8 December 2009

誰也沒法可免疫吧?

尤記得中學時期相當依賴老媽這個人肉閙鐘,但老媽都是人,人總會有唔知醒時候,所以一來兩個月總會有一日半日因全屋唔知醒而需要射波請假,咁當然,我又唔係豬,都唔係話無人叫就老馮醒唔到的,不過自己生性一向懶開就懶,見咁上下時間老媽仍然唔嗚聲「起身」,就不如扮齊齊唔知醒搏搏唔駛返學好過。

講起請病假,藉口永遠離不開那兩三項例牌套路,交行貨使出腸胃炎,貪其性質溫和無需交戲交足兩日,有心思則用上扁桃線發炎,而遇岩秋風起天氣轉的那段日子,最理想射波番組必屬上呼吸道感染無疑。每次使出上呼吸道感染,老媽總會再三叮囑「同老師講係感冒唔係傷風」,而兩者到底有甚麼分別,老媽一直以來又好像沒怎麼向我解釋過,而直到近幾日自己患上重感冒,百無聊賴躺在床上才肯去認真區分兩者病況上的差別。

傷風,大不了就是多點鼻水打多去個噴嚏而已,假若閣下莫視旁人大大增加吸入病菌風險的話,馬照跑舞照跳,基本上對日常生活沒甚麼大影響,但若然不幸惹上重感冒,事情就不是嘻呵哈唏就可以胡混過去。

甫打開眼,彷彿有一種聚力凝留在鼻腔附近位置令人渾身不自在,勉強離開被窩站在床邊,聚力受著地心吸力支配急速向下壓墜,剎那間整個地球的重力就好像跟界王星一樣增加了十倍,人體重心和視點都慘被扯至低於水平位置。不服輸拖著沉重身軀準備刷牙梳洗,但高於正常體溫狀態下撞上周遭冷空氣,兩雄相遇譜出強烈對抗行為,一舉手一投足,都好像行進中的高達機械人一樣關節位置不停冒出白煙,繼而產生陣陣酸軟無力感覺。再耐不住,只好躺回床上稍稍作息期望凡事有轉機,但這一躺,伴隨著頭重喉枯周身骨痛這些新世紀病氣使徙一起襲來,絕境加上絕望,只好棄械投降。

世事豈可盡如人意?平日射波要為虛構病情費煞思量,到現在真病找上門,卻又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如願請病假,結果,只好從病榻中抖出僅有氣力爬回公司,而這篇文,就在這種機能狀態處於低谷下嘔了出來。

3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思想清晰, 有文有路, 不像是病倒后无法工作的样子.

潤滑KY said...

真係病架老細~
點解我扮病時你比我唔返,
到真病時又焗我死返黎喎?
唔通戀愛命運真的跟感冒一模一樣??

小瓶子 said...

>>>唔通戀愛命運真的跟感冒一模一樣??

Can you be more specif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