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January 2010

運動的學問。

在東京喪食喪飲之後,回到香港難免心存一抹內疚。

暴食之後曉內疚就好像人類與生俱來的防衛本能一樣,絕對係一件好事,事關跟本人暢吃過的都知道,食得性起,我係真係可以無底深潭地不停塞野入口的。仗著旅行,每餐都抱著最後晚餐心態去三粒鐘放縱,友達稱之為出察套餐都略嫌不盡不實,更貼切,簡直尤如立於明日世界終結時,天國近了,你還不來一次不羈的放縱?每晚到燒鳥店居酒屋飲飽食醉,回到酒店又搭上一堆超巿特價食物及蛋糕甜品轟烈地再戰春秋,可謂極盡餓鬼上身之能事,所以你話,若然我大吃一頓後連內疚的自覺都沒有,事情會係幾咁嚴重恐怖?

鑑於內疚,放工後就重拾起荒廢了差不多四個月的健身事宜。

健身運動這回事,其實就跟床上運動那回兒事差不多,久疏戰陣再上沙場,爆發力雖然尚在人間,但持久力真的很難一下子回到顛峰狀態,在跑步機做了十來分鐘前戲,感覺沒想像的糟糕,就懶醒以為自己仍然有心有力走上極速單車之途,結果開始沒多久,經一輪自我認為頂得住的衝刺後,精力一不小心就全數洩盡,只能腳仔軟軟捱至最後,丟架收場。

要重振雄風,唯一辦法就是加緊運動密度,一星期幹它三來五回,不是老弱虧友的話,早抖情況都會得到改善。不過講歸講,幹得太多太密,體力未能完全恢復之餘,還可能因千遍一律的運動模式而產生倦怠,所以在可能範圍情況底下,請多點體驗其他健身用具,既可保持對主力運動的新鮮感,又可從其他器材中累積更多相關知識與經驗,最後將之應用回主力項目之上,豈非一件雙嬴美事?

運動有益身心,本部落格主熱烈歡迎女孩子以上述模式共同排出熱汗,至於男孩子,與我無干,請自便。

1 comment:

小瓶子 said...

据闻搞一次床上运动等于行八层楼的楼梯, 可以健身之余, 又有乐趣.

不妨找个女朋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