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June 2009

很久以前亞視拍的詭異故事。

不論在現實世界抑或虛擬部落格,除了喜愛談性之外,本人還有一鋪間唔時講/寫鬼怪故事出來娛賓贈慶一番的癮,但實不相瞞,除了搭飛機之外,我其實很怕鬼怪事物的,近的例子容後再談,遠一點的例子則要數到孩提時代,想當年香港文化還沒有那麼封建落後的時候,兩間電視台久不久就會製作一些探討鬼怪事物的資訊性節目出來求突破,而最深刻的一個故事就是《極度凶靈》內的《相中人》,這個由雷宇揚主演、關於相機的鬼故事,時至十數年後的今日依然歷歷在目。

咪先,我當然記得此話題此故事在數年前自己的舊部落格內經已寫過講過,我為人賴皮,但亦賴不到用舊故事翻兩翻就當新貨賣的地步,所以今次我想講的,是另外一個由亞記拍的詭異故事,叫得詭異故事,內容自然不涉及妖魔鬼怪,純屬離奇而已。

猶記得當年無記《靈通天地線》取得空前成功,亞記有樣學樣,就搞了一個同類型的節目出來試圖食下尾糊搶收視,而話明食尾糊,這個節目大橋自自然然就跟《靈》的手法差不多,開首請了幾條嘉賓來講述一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怪經歷,要麼出埠酒店遇鬼,要麼親朋好友被鬼搞之類,千奇百怪惟獨萬變不離其宗,就是一樣的假到不堪,幾條嘉賓吹了沒幾分鐘,就上當晚正場,亞記創作的古怪故事了。


故事開首是一個雷電交加的晚上,兩個軍裝正在報案室百無聊賴的聊著天、蛇著王,過了沒多久,報案室門打開,演過不少咸片的亞視台柱黑仔姜晧文右手執著牛肉刀,渾身是血、眼神恍惚的一步步慢慢走向櫃位處,兩個軍裝夜媽媽見到如斯景致,即時一邊右手按著槍袋彈了起身,一邊大聲喝著對方留在原地不要行近,但姜好像沒聽見似的,繼續緩緩的向前走,還唸唸有詞向著兩個軍裝說要報警,兩個軍裝呆了呆,就問姜要報甚麼警,豈料姜依舊精神恍惚,但卻微微笑的說「我殺左自己阿媽呀」,登時嚇得全場人仕一大跳。

兩個軍裝聽後大為緊張,正打算打上總部要求增援的時候,一個老婦人急急腳的走入報案室,向在場軍裝表示自己正是姜的媽媽,姜因為身患夢遊症才會不知怎的走到警局報假案,兩個軍裝聽後要求老婦人出示身份証核實身份,經查證後,發覺所言非虛,就舒了口氣,教訓老婦人一番後就放了二人回家去。

到翌晚,同樣是雷電交加的晚上,同樣是那兩個軍裝警,同樣是演過不少咸片的姜晧文渾身是血、眼神呆滯的走入報案室,緩緩的走向二人處說要報案,又說自己真的殺了媽媽云云,兩個軍裝遇過昨晚發生的事,自然就不會信以為真,又好心的勸姜快點回家睡覺,誰不知姜忽然咧著嘴說「你地唔信呀?」,然後用右手將隱藏在身後的媽媽放了上枱,不過這個媽媽跟昨晚的那個老婦人不太一樣,這個媽媽不會急急腳走入報案室,因為她沒了軀體,只剩下一顆人頭。


唔,人大了沒以前的幼稚,自然察覺得到此故事佈局其實十分一般且很容易就被穿橋,加上當時的化妝技術及簡陋道具,那一個所謂的人頭,其實塑膠得很、假得很離譜的,不過猶記得自從看完這個故事後,有好些日子自己都很怕接觸到夢遊之類的話題,間中遇著哥哥訓在上格床發開口夢的話,甚至會全晚擔驚受怕,最後喊哂口的走到爸媽房借宿一宵。

現在回想起來,原來我都曾經天真爛漫過。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係呢
鬼王雷宇揚去左邊?

windy

Anonymous said...

相中人.....故事好好呀
咁多年我都仲記得好清楚....

你都咪話~ 當時一諗起黑房就有d 驚!!!

潤滑KY said...

windy:
雷生七月十四先番到黎。

無名氏:
黑房我就唔驚,因為無啦啦好難諗起黑房,
但我家下夜媽媽好怕睇陌生人d 相,
記得n 年前剛睇完《午夜兇鈴》既時候,我甚至連貼0係房門後面張大頭廣末海報都好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