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9 June 2009

令人十分苦惱的事。

嗨,旅行係去完,但很無奈的宣佈,今篇講的仍然係那個過去重覆了十次八次的話題,就是關於懼怕搭飛機的事。

題材再值得探討也好,總潛藏著一個半個賞味期限,情況就好像港男港女這件事一樣,話題盤古初開確實可堪玩味,但來到今時今日,厭了就是厭了、過氣了就是過氣了,若然在他人部落格又或討論區依舊見到類近的延伸又或新建討論的話,看完標題都只會暗挑一聲,接著再來一句「竟然重講緊」,最後關閉視窗收場,至於內裏的論點再精彩獨到也好,唔好意思,生不逢時,現在都沒興再去看了。

大道理係明白,而本人亦非「酷愛標榜自身也有弱點或怪癖候群症」的心理病患者,但由於懼機症實在影響本人深遠,所以現在不妨在這裏為各位打定底,未來日子每逢旅行前後,本部落格都會不厭其煩的發出兩三篇類近的懼機文章來贈慶一下,以收臨行壯膽之效。

以下神經質行徑乃本人在旅程自我觀察時發現的,有興趣研究變態心理學的,就當聽診吧;沒興趣的,請自便。



準時的話,一般來說坐上機後總要待上差不多半句鐘才能夠起機,這段真空時間,就是我的災難妄想症活躍期,在座位上不停的幻想飛機爬升失敗又或滑出跑道之類,所以我慣性不會準時上機去受活煎熬,人家心心急急的排哂隊,我則懶老練的施施然靜坐一邊望窗睇報紙,狀甚脫俗,實則怕得雙頰噴汗。


習慣係,上機一坐低,即時扣上安全帶並搏老命拉緊,再用小枕及毛被等壓著雙腿,當飛定,又會打開跟前小桌,務求將自己周圍空間填得滿滿來覓得僅有的安全感,這種狀態將一直維持直至航程結束。


再懼怕也好,當一個人有番咁上近飛行經驗,自自然然會研發出各種土炮定驚方法:

飛行期間若非極度安穩,一般都不會挨後背貼椅背,只維持著上半身輕微傾前作隨時避難狀,不知何故,又會比完全軟攤在椅安心;航程中,氣壓會令耳朵不適及聽覺遲鈍,化解方法一般為捏著鼻子作噴氣狀來舒緩不適,我則來個相反,皆因靜焗及耳朵漲漲的感覺,會帶給我奇怪的舒緩作用,所以慣性會任由不適感及耳朵封閉感覺長存體內,若然不小心破解了這個罩門,機艙內空氣流動的聲響又會令我坐立不安起來;喜歡選坐窗邊位置,但對著晴空會為我帶來墜落感覺,所以機窗蓋長時間都會被我拉下,久不久拉起,確定一下萬里無雲後,又會被重新關上,來來回回的整程機重覆十來次,很病態。


我仍然不能夠相信在行進中的飛機上使用電子器材係不會干擾航空設施,明明起機同降落時使用電子器材都會阻礙機上儀器的,幹嘛飛定後儀器會無啦啦強化起來不受外來電波所影響?我當然明白人家一定係有足夠理據才會開放使用權,但原先影響深遠的,機率再被淡化也好,都總仍殘存斗零的不良影響吧?所以每當搭飛機時看到附近旅客起勢自拍照相,心裏頭都會湧出陣陣災難感。


忽爾間飛機有點抖動。

「咦,無端端會震既?」我自顧地說。

「唔。」

「應該係架機穿過堆雲,所以先會震唧。」我向著身邊人說。

「唔。」

航行期間久不久會對著身邊人自問自答來尋安穩,唔駛理我講咩架,由我啦。


旅行的事大概都告一段落,放假的心情亦慢慢從現實中消散過去,下星期開始要趕回本部落格因疏懶而落後的進度了。

11 comments:

李小龍私生女 said...

我唔係好怕坐飛機, 不過等起飛又真係幾耐, 我會同朋友玩鬥地主, 輸左飲酒, 上次去宿霧半個鐘就飲左2杯白酒, 玩完成個人飄飄下, 下次你試下啦, 可能冇咁驚呢...不過講起最驚, 有一次自己一個人飛返香港, 訓訓下架機上下咁震, 震到pat pat都離開坐位, 果一刻都有d驚, 不過我選擇繼續訓...XD

潤滑KY said...

諗起都恐怖...

你有得選擇都好d,我連選擇權都冇,只可以驚。

仕仔 said...

我以前都很怕, 但依家冇咁怕了, 方法係, 撘緊飛機時, 個腦不停諗住落左機之後會做和要做既事情, 因為落機後通常都勁忙, 所以諗下諗下, 都忙記左驚lu. 但呢樣只可以係短程先可以用, 因為短程我通常都會坐定定唔郁係咁"冥想", 但長程就無可避免要離開個位上廁所.
都唔知點解成程好地地, 總係等到我要上廁所時就有氣流, 有一次個空姐仲不停咁敲門叫我快d出番黎坐定定. 小解到半路中途呀大佬, 點樣可以即刻出番黎呢, 真係吖. -_-'

windy said...

沒啊!感覺上你外遊還勤力過平常覆留言發文章都勤快,簡直不知你外遊!
我不怕乘飛機因為有什麼東瓜豆腐必死重要好快,驚都來不及,反而討厭乘船像坐監困著.

係呢,漢堡包結局未幾時出?

潤滑KY said...

仕仔:
短程,即係好似今次去台北咁雖然都係不安,但都ok 的,睇份報紙揭幾頁書,只要知道航程不足一小時,唔知點解我就可以安心的了~

下次若然長程的話我會試下食安眠藥~

唔知點解我遇親氣流都係派緊餐食緊飛機餐架喎~搞到要即時咕左杯橙汁同咖啡~好狼狽。

諗起,我入左廁所反而無咁驚,空間細左,安全感大左。

潤滑KY said...

windy:
即係,我平時覆得好疏,好懶囉。

船我很ok~
試過八號風球由大海返香港都神態自若~
係最怕隔離左右d人係咁嘔,搞到臭哂。

漢堡包收左皮好耐喇!!
重溫請click側跟label「怪異故事」,全四集。

windy said...

原來漢堡故事20/5出結局我竟然miss左,雖然大約估到個結局但都係果句睇你文字造句仍然係短話長說簡單複化但又吾知點解會睇得完而且仲有些成功感tim.

潤滑KY said...

windy:
......
當知道讀者既評語係「短話長說簡單複化」,重要睇得完自己篇文後會出現成功感,
感覺都幾悽慘~~

windy said...

吾好意思我可能用詞太直接啦!或者我比較另類看文章偏向不太喜愛多四字形容詞精彩熱鬧式的,就如穿衣我都喜歡低調的,記得最初是看你寫雙親出了門自個兒在家自飲自吃的一篇真好無聊耶(一個獨男吃飯有乜好寫呢?)...好似稟神般mememoremore但不知何解又會慢慢的把他念完又會再進來期待你的新文章...真的,生活不就是如此真實而淡薄的嗎?那有天天放煙火?
至於那讀完你文章的成功感,是非常正面的評價與鼓勵,希望有天你會明白,這是我的方式.

潤滑KY said...

Windy:
嘩,妳太認真喇~~~
我先前的純屬戲言,
我唔會真係為呢d野而不爽的。

「不知何解又會慢慢的把他念完又會再進來期待你的新文章...」
「至於那讀完你文章的成功感,是非常正面的評價與鼓勵」

真心明白,但我唔擅長應對稱讚,
有點不知如何回答好~~
下次嘲諷多d得架喇,我唔會介意的。

哎呀,講第d啦,越講越老土~~@@"

windy said...

果然認真從來是我的強行...(敗)

咁我以後狠狠狠狠狠狠狠狠咁嘲弄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