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6 March 2007

活該。

朝早一覺醒來感受到頭顱深處傳來陣陣壓力,到刷牙梳洗完畢後,事件已經由最初的鄉村小規模示威演變成大型頭內攻防戰,核心位置發出一股又一股強而狠的叫喊聲,疼得左眼只能勉強睜到半開合地步,同樣事宜其實時有發生屢見不鮮,但一切尤如女性生理痛一樣,經歷得多唔代表習慣得了,每月仍舊可以藉此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向男友無限撤嬌、無限苛索發脾四,我無男友,唯有上網宣洩一番。

由於近日身體抱了另外一種隱恙關係,早早喝過既咸又苦的中藥,實在不敢貿然再服必理痛,何況有調查顯示必理痛有傷腎副作用,你話食得多會暴斃攤屍都沒啥所謂,家下恐嚇到會演變成傷腎腎虧,比死更得人驚,即時勒住停服。

每逢頭疼但不打算吃藥的病氣日子,本人都會處於暴走狀態,皆凡一切沖調系飲品都悉數胡亂倒入口,務求是但一款能夠做到舒緩鎮痛作用,令病氣日子過得好一點,就好像今次腦內戰,仍舊用上同等方法去救災,適逢坊間流傳咖啡能夠治頭疼的土炮配方,甫返到公司不消半句鐘已經先後幹掉兩杯加重料濃厚咖啡,由於執意認為品質越純效力越強關係,杯啡完全無添加,飛沙走奶黑漆漆的,其後再來兩杯各含兩茶包的普洱、感覺較溫和的杏仁霜、從七仔外購的寶礦力及近一公升清水,半朝飲左一大堆東西,病情又真的好像舒緩了一點,左眼雖然未能見到鬼,但總算可以睜回正常 Size,見到光。

由細到大都有慣性頭疼,不知是否睇得電影多,總覺得有型浪子類主角除要具備數項唔等駛、搵唔到食技能外,其次要有番一項半項每日必做獨特生活習慣及不知名隱疾才像樣,以上三款我都有,但靚仔我無,所以有型浪子無我份,何況頭疼根本不算甚麼勞什子隱疾,眼鏡度數不足、唔夠訓、訓得唔好諸如此類都會係箇中誘因,扮咩鬼怪病纏身看透世情小夥子?最重要係,明明就係前一晚跟家人食飯時飲得太多珠江啤以致頭疼,著實老土有餘浪漫不足,完全唔抵可憐。

文行至此,頭疼舒緩得八八九九,由於無差別的飲左一大堆東西,實質邊樣飲料起作用都唔多清楚,只知道痛楚慢慢由頭向下移到胃部,家下有少少胃痛。

2 comments:

pm>> said...

食必理痛會腎虧!?不要嚇我......
我又係成日頭痛,我一個月食一排個wor.

潤滑KY said...

傳聞唧,
不過我家下都盡量克制唔食必理痛,
藥食得太多始終唔係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