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March 2007

罪。

自從實施新的室內禁煙條例後,普遍地踎食肆都會出現一個古怪經營環境,從外面遠眺店外潛建座位人山人海,但走入店內又呈拍烏蠅狀態,感覺離奇,是晚到新浦崗陳儀興飯店打邊爐就遇到上述情況,跟夥伴走入店內人丁單薄但外面熱鬧到不得了,其實坐在外面應該更有氣氛更過癮的,但礙於夥伴,就擇店內而坐。

自從某次澳門之行後,陳儀興飯店火速成為近期跟家人們晚膳熱點,價錢沒想像中的便宜,但碟頭大,用料新鮮,又深得老爸愛戴,始終老一輩的都比較喜歡這裏介乎於酒樓與餐廳之間的飯店,而我亦樂得可以脫離跟家人聚餐永世到酒樓打邊爐的不變定律,自然欣然接受。

是晚跟夥伴到場在小炒與火鍋之間選了後者,貪其可以慢吃慢喝無需神速食完急急腳走人。

好憎酒樓茶芥收費,而飯店打邊爐最好的地方就是免茶免芥免加一,選了胡椒豬肚湯底,十來分鐘後就一大窩的端上,窩大湯多,無駛密密加水溝淡窩味。窩內有粉腸、豬肚、菇類、咸菜及大量胡椒,初飲不太辣偏淡味,但滾多兩滾再呻兩啖才覺又辣又惹味,感覺良好,若然可以加多點咸菜的話就最好不過。

大路的有雪花肥牛跟手切肥牛兩款,選了較貴價的手切版,但賣相卻比前者差,肥瘦不大均勻,師父又過份有性格將牛肉切得一岩一忽過大過細過薄過厚一應俱全,慶幸肉味濃挽回一點分數,不過若然下次重臨再來一個火爐全體的話,點雪花牛應該會比較穩陣著數,事關見鄰桌人堆席間雪花肥牛真的可以做到漫天風雪肥瘦均稱適中,很吸引。


點了賣相很嘔心的雞雜大拼盤,內有雞膶、雞腎及雞腸三款,陣容其實不算太浩大,但望眾臟物鮮紅滑溜,夠新鮮。

呢味野仗著自己年青就要吃多一點,過多幾年,想食有得食請埋你食都未必受得起,其實而家我都唔係好受得起,開始要戎了。

釀豆卜賣相同樣其貌不揚粗枝大葉,自家味十足,但魚肉釀得唔夠實,滾到甩肉情況時有發生。

另外還點了菜肉餃及豉椒炒蜆,前者一客十二隻同樣充滿自家製風味,兩人分吃,飽到抽筋,後者洗得乾淨一粒沙都沒有,唯獨汁醬過凋了一點,要比的話,都係上回點的油鹽水煮蜆美味得多。

兩個人埋單連珠江啤、忌廉、白飯合二百三十餘元,飽到飛起,咁樣食法離死期應該唔會太遠,最後決定選擇由新浦崗步行回家以作贖罪之用。

名稱:陳儀興潮州打冷飯店
地址:新蒲崗崇齡街38號地下

2 comments:

無良 said...

靚仔又係我..成日出食評..攪到我心思思..可惜可惜..呢間野係咪向圖書館對面架?定係機舖隔離個間?

潤滑KY said...

係圖書館對面囉,
其實人家應該係打冷行先,
不過我去幾勻都未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