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April 2007

含血噴人。

見近排沒啥好講就拎件瘀事出來宴客娛賓。

某晚跟屋企人到新蒲崗某海鮮小炒店用膳,仗住家人請客,縱然牛龜咁大亦樂於一毛不拔斗零唔出,懶識食的走到膠桶前對著生猛海鮮左指右點,完事後,就走回大檯靜待海鮮大餐降臨。

街坊小店格局,能夠令食客叫到滿檯各式各樣海鮮當然有番兩三度散手才做得到,一家人特別酷愛貝類物,灼蟶子、油鹽水煮蜆、蒸扇貝等一應俱存,食得性起殺聲震天,又多點一客蟶子炒蜆灼螄蚶來過口癮。

螄蚶者,血蚶也,見其掩著蓋狀甚飽滿,想必抑壓以久精力旺盛,用死力揭蓋,稍一不慎蓋內鮮血即爆射而出、蚶肉脫落,無得食事小,一身一臉都係事大,見著用恤衫慘被血濺,更加豁了出去懶理爆射顏射起勢狂吃,肆無忌憚的重覆著開蓋工序,恤衫染血情況自然變得更強更勁。

飯後約了狗友,飲飽食醉拍拍屁股就掦長而去,世事就係咁衰咁岩,早唔走遲唔走,剛剛到街口轉角位就忽然被兩條英氣十足男人壓著膊頭,夜黑風高身處人流稀少舊區遇到此等事宜,好自然會聯想到街頭老笠事件,正思考著應該如何保住信用咭密碼不宣於口之際,對方忽然伸出手來。

原來係便衣幹探。

身份証就拎硬出黎的了,但對方一輪嘴作出審問狀,簡直達到嚴刑迫供境地。

「你做咩工架?」
「我中環番核數公司。」

「住邊?」
「黃大仙。」

「咁夜黎新蒲崗做咩呀?」
「無,岩岩同屋企人黎呢頭食完飯唧。」

「屋企人?滿身酒氣,呢邊番唔到黃大仙架喎!」
「咁,我約左朋友出旺角嘛。」

「做咩成身血架?唔好話食飯咬親手指呀!」
「呀...D 血唔係我架。」

「咁係邊個架!」
「......係螄蚶。」

以上對話重覆了數次,幹探半信半疑再三再四的問過三數遍,雖則有點不耐煩,但情有可原,始終整個染血過程白痴程度高企,若然食螄蚶食到成衫血呢種咁戇居的解釋都能夠輕易令幹探信服的話,香港治安確實幾值得令人擔憂。

兩名幹探對著身份証查了一大輪,當然查不出甚麼大頭鬼來,講了兩句「下次小心D 食飯嘛」後轉身就走,這些多餘無謂的忠告,此時此境聽落格外醒神撚化,消耗了時間以致雅興全消,放狗友飛機後極速上的士返家,以免夜長夢多又再撞上另一組青年幹探,返家照照鏡災情果然慘不忍睹,經數次機洗手洗後血跡仍舊深深烙在恤衫上,睇情況呢件跟隨多年的 Polo 條子恤衫都是時候退役了。

螄蚶呢招含血噴人確實大快蚶心,為唔少同族兄弟報到仇,為此我正式宣佈跟其勢不兩立,見一次食一次,直至腸胃炎痾到無命方休。

1 comment:

素顏天使™ said...

wahahahahahahaha~

笑死我啦!!!!

呢篇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