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August 2009

名古屋之旅 08(五):コメ兵、明王殿與万松寺通商店街。

前文:名古屋之旅 08(四):宮田樓。

在宮田樓吃飽飽,就連端在桌上那杯濃香麥茶都還未來得及嘆,老哥就向侍者示意埋單,走得咁急,無他,食慾滿足了,來自物慾的空虛自然來得更強更勁,加上大須這些老人區商店通常都比較早收工,一行四人就決定把握時間出去買個痛快。

要買古著二手服,在那邊廂大象國又平又多款的大把有得賣,幹嘛要走到東洋國捱貴價入口二手貨?若然閣下跟我一樣潛藏著上述思想的話,大須二手名店コメ兵就很適合你了。コメ兵分了好幾楝不同主題的別館,由貴價品金撈鑽石電單車,到結他大鼓口風琴,以至極霉兜斷磅計的爛衫爛褲亦有出售,規模之巨,大有令人產生可以行足一日的錯覺,但請相信我,前述那些館藏對我們這些尋常遊客來說都是無啦謂謂唔多等洗的,所以當中就只有アメカジ館適合港青去逛。

アメカジ館分為兩層,店外衫架擺放著超值下貨品。何謂超值下?就是全數¥100 一件,老實說貨品質素係參差的,但貪便宜買二手貨其中一個樂趣就是那種眾裏尋它的成功感,東搵西找下摷到了合身又可以著用的Wrangler 格仔恤衫,誰願放手?地下樓層沒甚麼好看的,二樓才是潮人們會面臨崩潰並大量流失血液的地方,這裏的二手古著,並非生果嘜又或Hanes 之類不虛榮實用衣物,而係Bape、Originalfake、Neighborhood、Undercover 之類大熱潮牌,絕對應有盡有。我對這類唔曉特價的品牌一向採取只研究但不買奇怪態度,對於品牌行情自然有點頭緒,眼見此店二手衫保存度良好之餘亦比巿價便宜差不多四成,好此道者相信會在這裏噴血噴得好像對穿牆一樣,血流成河。

面對低於巿價的二手潮物,確實有一剎那打算在這裏入手人生第一件猿人的,但奈何好款的只有白色,而白色衫又係購買二手服一大禁忌,就只好作罷。

這邊看看那邊摷摷,滿足了視覺但除了¥100 格仔恤外,就甚麼都買不到,混完吉望望錶,原來單單這一層就消磨了我們句多鐘時間,可想而知內裏貨品有幾齊備。


倆口子邊逛邊探路,走著走著,就來到稻荷神社,雖云圍著口水肩的神社小狐仙兇恨中帶幾分可愛,煞是吸引人,但既然志不在此,跟友達照了幾張又搖了鈴祈過福後就繼續上路。

事後我一邊看照片一邊想,到底我和友達搭著狐仙V 哂手的咧嘴起勢拍照會否涉及褻瀆神明的罪名?再無心也好,大概都有斗零不敬成份存在著吧?所以那些合照就連打格都免,無謂貼了。


繼續往前走,又見到另一座廟宇明王殿,而這座神殿明顯比先前的稻荷神社熱鬧得多,人氣直迫名古屋之旅 08(三)出現過的大悲殿。


剛巧遇著大須舉行祭典,明王殿外未入夜已經開滿攤檔,而所謂的攤檔,大部份以食物為主,既然一行四人與神有緣很咁緊要,就又循例買一點東西來分吃一下。

講起祭典,記得數年前跟老哥去東京時就曾經巧遇新宿某神社舉行夜祭,人頭湧湧狀甚熱鬧之餘,神社內外還開滿又食又飲的路邊攤,男男女女坐埋一枱圍著乾杯,氣氛好到不得了。這種豪飲喪吃的地道風味,唔駛問阿貴都知很合我們河車,但有一點我其實屈埋屈埋想說很久,現在決定在這篇遊記盡訴心中情。

那個夜祭其實是在我們吃完モーモーパラダイス牧場的任食SabuSabu 後才發現的,在每人喪砌了十來碟牛肉還有一大堆菜蔬烏冬後飽到上頭殼頂的情況下看到廟前如斯熱鬧景致,那種晴天霹靂、那種內心之忐忑懊惱、那種覺得自己先前喪吃何其戇居的挫敗感,試問大家又可會明白?

結果,兩條友冒著食物殘渣會從肚臍處溢出之險,在十二成飽狀態下坐到路邊攤處硬著頭皮提早五個多小時吃偽宵夜,又清酒又汁煮牛什的拼了狗命去吃喝,到末段還要跟老哥鬥氣每人互對一串舊舊肉皆連著大粒肥膏的黑豚串燒,吃著吃著,竟然有一種正在跟死神相見歡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很恐怖。

好不容易吞了最後一口肉後,無力的攤在檔前喘著氣,手執清酒看著跟前一堆食物殘骸,不禁要為生命體存活在世的奧妙仰天長嘯:我食故我在!

絕對無聊到頂峰狀態。

唔,再寫就變東京遊記了。


在廟外各攤檔逗留了一陣子後繼續沿途高唱邊走邊逛,大須觀音商店街逛完,連接著是万松寺通商店街。


沿路有很多異國風小鋪和古著二手店之餘,還有不少外牆被美化得很是可愛的建築物,縱然缺乏入手,走著走著亦很愜意,若然是日不是天陰有點碎雨的話,單單大須觀音這個地方就足以我們逗留一整日了。

8 comments:

windy said...

KY 樣:

刷完一餐勁,才見到滿門階想食,真滿有沮喪感讓我聯想到結婚當天才遇心中至愛...
其實是上年的旅程怎麼到現在才寫呢?還記得那麼清楚,還是貫徹閣下mememormor的作風?能這樣發展期待的台灣旅誌是否於後年才發表呢?部主.
又讀一篇,我倒發現自己的耐性越來越好了,就算文章仍是冗長雜亂但顧念到筆主下的一擔功夫半點誠意,著實不宜再三抱怨更應好好珍惜此獨特之文風....

潤滑KY said...

終於有人留言!呢位客倌你真係識貨!XDD

我呢樹先前休業左兩年,係今年先鬧著玩重新營業咋嘛~
台灣旅誌唔寫了,始終台北去過好多次,無咩可以寫的了,加上台灣之行比名古屋hea 多十倍以上,要寫的話,出來內容會很恐怖的,或者胡亂的寫兩三篇覺得有趣的算數。
下次寫東京啦,東京多d野寫~我諗到我寫完應該到我下一次去日本喇。
一日行程兩個遊點寫足四篇都未完,誠意豈止半點?

--真滿有沮喪感讓我聯想到結婚當天才遇心中至愛...

喂妳好似滿有感觸喎!

windy said...

ky
吓....原來你休息兩年?幸運的我剛才開始看blog就與上你這極品(!!!)
謝蒼天謝祖先!

潤滑KY said...

係呀,呢鑊你發達喇,抵請食飯啦!

windy said...

ky
請食飯....0問題....西九「明將」歡迎伴!

潤滑KY said...

西九事件?呢單野大唔到我架喎,
當晚我係最踴躍同食得最多果個~~
我食一件你食番一件又點話~XD

windy said...

ky
果然勇猛...大眾化壽司店其實我鐘意元氣喎!

瘋go said...

很喜歡這段 :「那種晴天霹靂、那種內心之忐忑懊惱、那種覺得自己先前喪吃何其戇居的挫敗感,試問大家又可會明白?

結果,兩條友冒著食物殘渣會從肚臍處溢出之險,在十二成飽狀態下坐到路邊攤處硬著頭皮提早五個多小時吃偽宵夜,又清酒又汁煮牛什的拼了狗命去吃喝,到末段還要跟老哥鬥氣每人互對一串舊舊肉皆連著大粒肥膏的黑豚串燒,吃著吃著,竟然有一種正在跟死神相見歡的感覺,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很恐怖。」

令我在公司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