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7 August 2009

名古屋之旅 08(六):Graniph Store、納屋橋饅頭與金山駅。

前文:名古屋之旅 08(五):コメ兵、明王殿與万松寺通商店街。


原打算跟上篇一拼推出巿面的,但礙於內容實在太過冗長,就連自己打完都有陣陣反胃感覺,何況還要人家看入眼?就惟有將之分拆兩篇上巿。


不停的在商店街裏亂撞,撞得人有點口寡寡,就到便利店買了當時還是新產品的芬達炭酸啫喱試吃一下。用前請先使勁地上下晃動十來回,內裏物體倒入口呈半啫喱狀,甜甜的帶點炭酸汽,味道係好,但究竟有誰人會有這種奇怪癖好無啦啦行行下街買罐啫喱來吃?這種產品天生就很難大流行起來。

講起飲品,名古屋跟東京最大分別就是汽水機數量,在東京一條街閒閒地都可以找到兩三部不同型號,但身在名古屋,除了在榮比較多汽水機之外,其他地方要搵起上來都唔係話搵就搵得到。

題外話,我真的很討厭影相影到手指,好嘔心。


逛著逛著見万松寺通商店街有Graniph Design T-shirts Store,老哥急不及拉了我進去。

話說,老哥是Graniph 的常客,不論家中未開封T-Shirt 如何堆積如山也好,每到日本他都總要掃番數來件才安樂。而我呢,老實說真的興趣不大,一來自己骨子裏其實不太愛Tee。二來Graniph 出品的Size 對我來說很是尷尬,所謂的尷尬,就是中碼又太迫、大碼又太寛那種奇怪的國度,很討厭。而最大原因係,Graniph 出品係廉宜,但就如前文所言我是一個產地狂,衣物由哪國製造對往後著用感覺和衣物珍愛度有著重要影響,而Graniph 全數出品恰好都是祖國製造,不是我杯茶,自然就更不被我喜愛了。

見老哥買得高興,價錢又實在相宜,就又跟風的選了兩件,結果Tee 著過一次後就被堆在衣櫃深處,永遠不能重見天日。

世事就是這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貪一時之快聚在一起又如何?最後始終都要分開的。


路過見納屋橋饅頭鋪面好像很勁很有歷史,適逢跟友達又行得有點口痕,就買了店方名物揚げまん棒嘗嘗。

我跟友達旅行時真的特別容易口痕,在沒太多街頭小吃的日本來說算好的了,若然身在台灣的話,基本上每一刻都維持著痕癢狀態。


買了就坐在店內橫椅吃,所謂的揚げまん棒,就是一枝木條叉著一枚圓球炸物,咬開脆皮外層內裏有著店自慢的紅豆蓉,又熱又甜,係好新鮮,但其實食味不甚了了。

所以話,每次到日本總要被所謂名物呃番十來八次才算得上到此一遊。

其時老哥跟兄嫂脫隊到球場看球賽,適逢現場亦開始下起雨來,跟友達商量過後,就決定轉移陣地去另一個地方閒逛。


在網上聽聞金山好像很熱鬧,既然沒事幹又沒預先擬定行程,就在JR 轉了一次車後來到金山駅。

如相片所見,金山真的很多人很熱鬧,但所謂的熱鬧,就真的只有人頭湧湧那種熱鬧而已,若要行街買衫的話,這裏只有一個有點格調但內容欠奉的商場,內裏商品相信都很難令有關人士感到滿意。跟友達走到駅前松本清藥房打算添購一下上回在東京用完的護膚品,但經本人精心而又暗中格價後,發現用開的一款保濕面膜在名古屋金山賣的價格比起東京涉谷賣的貴上差不多一半,而同場另一款用開的精華液亦同樣出現上述惡劣狀況,向友達作出溫馨提示後,倆口子有咩辦法唔會空手而回?


金山駅熱鬧源於此地乃JR 很多條路線的中轉站,除非閣下跟我們一樣喜歡這種悠下悠下戇居居的遊玩方式,否則的話這裏根本就不是遊客應該來的地方。

金山內沒有購物點,卻有很多食肆充斥著,是晚我們很想吃壽司,而又由於名古屋好像不太流行迴轉壽司這回事關係,我們好不辛苦才碰到一間以蟹作為招牌的迴轉壽司店。

自己一向習慣不碰帶上那些不知放了多久的壽司,所以當見到店方那個相片對照餐牌的時候,心裏頭湧出一種天助我也的感覺。現場雖則不過是一間迴轉壽司店,但那個蟹形招牌亦絕非求求其其鬧著玩雕出來那麼黑店,這裏所有與蟹有關的食物都有很高水準。

原隻蟹上的蟹味噌湯很得手,但由於影得太樣衰關係,略去了。


其貌不揚的蟹味噌壽司自己一向極為鐘愛,這裏的比起香港吃到的鮮味更上一層樓,一啖啪入口,濃香味迅速在口內擴散,蟹膏那種獨有鮮味由咽喉位慢慢湧向天靈蓋,令人昏昏欲醉,其後追加了一客混上蟹肉版本,蟹膏味被溝淡了啖落沒前者那麼的爽,要吃的話還是剩蟹味噌壽司最為妥當。


蟹腳單看賣相已經很是吸引,入口又是滿口的鮮到十個不行,跟友達更加出現了久違的爭吃狀況,托賴在場顧客不算很多,否則真的失禮死人。

整餐兩個人吃了十多碟壽司連啤酒合日幣四千餘左右,合理價格,亦有水準,都很滿足了。

飲飽食醉其時八點多,老哥來電那邊廂剛完場等人潮散去才下得到JR 站,既然金山已經沒啥可以再行,跟友達決定打道回酒店攤抖一下,等一干人等重新聚集後,再浩浩蕩蕩的外出覓食去。

無錯,係覓食,在吃完壽司兩句多鐘後,我們又要出發去訪尋宵夜了。

8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很让人羡慕.

李小龍私生女 said...

你去既地方仲多過我呀...

windy said...

KY樣:

>>原打算跟上篇一拼推出巿面的,但礙於內容實在太過冗長,就連自己打完都有陣陣反胃感覺,何況還要人家看入眼?就惟有將之分拆兩篇上巿.

冗長論盡巳是KY的風格,很配合老人家的我那慢讀作風啊!看你前篇都沒讀者敢留言就知你寫得如入無人之化境.
話歸正傳你真格價專家亦不是那種瘋狂零思考的購物人,很好很好!很怕那些到了日本就荷包失控什麼都想買的非理性購物人類.我還是比較欣賞在「金山」閒逛的一天,非常配合筆主的慢吞吞吞吞吞吞吞吞吞吞吞作風....下筆至此竟然有著強烈的期待感...名古屋之旅續篇...快!急!

仕仔 said...

件健成日比讀者寸, 好可憐啊.

潤滑KY said...

小瓶子:
出發啦,唔好羨慕。

小龍女:
唔係掛?講來講去都係去得兩個地方。

Windy:
嘿嘿,竟然自認老人家?

--你寫得如入無人之化境

...可唔可以唔入呢個化境呀?
我呢樹好多文章都冇人敢留言,因為根本就冇人睇,就算睇,都係睇完頭段同尾段就收工,尤如小孩子睇小說只睇書背簡介同最後兩頁一樣。

我很愛花錢在衣裝上,但格價後由最低價入手既快感和勝利感足以掩蓋我既物慾~

--我還是比較欣賞在「金山」閒逛的一天

呢日係最閒的了,始終四人行不能夠太閒~
打後三日行程都很充實,又應該講,都買到想買既野囉。

--下筆至此竟然有著強烈的期待感

好出奇咩,我私底下收到幾百個email 話好渴好等住睇~XDDDD

潤滑KY said...

仕仔:
家下d讀者係咁難服侍的了~
唯有默默承受啦嗚。

windy said...

>>我呢樹好多文章都冇人敢留言,因為根本就冇人睇.

那就更加佩服主筆啦!無客都咁有心,還是我太捧場!

>>好出奇咩,我私底下收到幾百個email 話好渴好等住睇.

係囉!呢點我更信架...咁茲咪...週末又休息...又變長頸鹿。

插句咀: 仕仔先生,我等小粉絲人微言輕怎敢膽大對主筆無禮,以後我會注意修詞,感謝指導。

潤滑KY said...

Windy:
係呀,許志安話架,
就算臺下得番一個聽眾都會繼續唱嘛~
不過我唔係佢,好快收皮的了~

反正週末日人流都好少,
大概係平日有十個,假日得番三個咁既比率~
所以索性拉閘休息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