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August 2009

名古屋之旅 08(七):金山駅、串燒き富士子與不知名居酒屋。

前文:名古屋之旅 08(六):Graniph Store、納屋橋饅頭與金山駅。

吃完壽司後已經八點多鐘,入夜後金山更加沒甚麼值得久留,就跟友達慢步回金山駅搭JR 回酒店攤抖。

說回金山駅,若然抱住行街觀光心態前來相信會令閣下失望,但假若為食串燒燒鳥而來的話,又會係另一番光景,皆因金山週邊屬於商業地帶,日本打工仔放工要鬆鬆,自然就要到燒鳥店來喝過痛快。就眼見,壽司店附近可謂新派舊式串燒店共冶一爐,當中一間外表十分古舊、內部很熱鬧很平民的燒鳥店就曾經令我為幫襯與否在內心爭鬥了好一陣子,最後礙於店內積了排隊客,加上宵夜又老早跟老哥約好去串燒對啤,只好揚長而去。

寫左七篇差不多篇篇都出現JR 駅字眼,為免傾偈無相無偈傾,見悶悶地,就貼番兩張不完全JR 路線圖來撐撐場面。


相中人指著的伏見就是酒店所在地,而附近JR 駅盡是名古屋、榮和大須觀音之類的觀光地帶,真的很方便。而右下位置就是当駅金山,只要在上前津轉一次車就能夠回到伏見。

而又其實,整個旅程就只去過上述三來個地方而已。


名古屋鐵路圖沒東京的複雜,但中間同樣出現一酷似山手線的環形車線。

我明,成條人塞在鏡頭前係好難睇得盡全幅鐵路圖的,但大佬,我當時根本沒打算將是次行程寫成部落格中物,遊照自然就沒考慮那麼多求求其其叫做影過相就算數。


回到伏見,在車站月台赫見田村正和賣的廣告,咁岩咁橋當時又正在重溫幾百年前由田村主演的《古畑任三郎》,我係遊客,機不可失,當然要照一張。

看人家遊記影的廣告相盡是木村拓哉、福山雅治又或嵐之流,但自己搵勻整張記憶咭竟然就只有田村這一張照片,相比起來,都真有點脫節。

行了整日汗又出得多腳又攰,攤在床上沒多久就睡將起來,直到十點多老哥來電召喚宵夜團倆口子才施然起身將戰衣重新穿上,迎來是晚第二場戰役。


一行四人由酒店出發,朝著榮方向一邊探路一邊覓心目中串燒店,行到一區比較紅燈的地方,見一間叫串燒き富士子好像很對板,就衝了進去。

此為是趟旅程唯一一個陷阱。


六月尾時份係無咁熱,但點計都算夏天時節啦,悶熱,又吃串燒,自然要來一記生啤才算傳神。

為甚麼會說此店是陷阱呢?首先這裏可說是應有盡無,連名古屋名物手羽先都能夠宣稱售罄,這就很離譜了,需知道手羽先在串燒店,尤以名古屋裏的串燒店,向來都是必備產物,就好像香港粉麵店,好好醜醜都總會出現雲吞一樣,所以是晚此店未能供應就令我等四人覺得很怪異;現場氣氛真的很差,店光猛而極靜,全場亦只有我等一枱客人,所以甫入座,大有周身唔聚財之感,若然身旁友人是司徙法正的話,恐怕就會大喊一聲「有妖氣!」了;這裏的製品很馬虎,尤其揚串,真的馬虎得無以復加。


吃過甚麼幾近忘記,只記得在這裏遇過兩極事件。

我向來對燒雞腎沒甚麼特別鍾愛,但這裏的鹽燒雞腎,真的是我有生以來吃過最好的雞腎。腎體型肥大,肉夠厚呈腎扒狀,相信此雞生前腎功能必定極佳,啖落外脆內軟熟並充滿肉汁,極端美味,可說是完全洗脫了我一直以來對雞腎的偏見;揚物質素之低直達離哂大譜地步,端上來外皮呈淺黃,暮氣沉沉的,乃炸得不夠透之故,入口,炸皮厚且材料不新鮮,生命力十分微弱,很差,差到無人有。

吃了一轉後,一行四人都覺唔多對路,就決定及早埋單走人,換個場地再戰江湖。


懷著一股掃興之氣繼續往前走,在小巷中轉回大路,赫然發現已經身處榮區,原來伏見跟榮就只有徙步十五分鐘左右距離。左顧右盼,見一間要落地庫的經團式居酒屋裝潢對路,最重要開得夠夜,就又闖了進去。進到店內,燈光微昏帶暗,感覺有氣氛,店內附設大量廂房和式座位之餘,還有大大魚缸象徵魚類鮮活,總之一切予人有信心啦。

選了要脫鞋的和式座位,就執起餐牌望望有啥好叫。


各位睇下上圖個餐牌,你話點搞?總之全套餐牌都是以全文字形式展現出來,你叫我等漢族人該當如何是好?

無法子,惟有運用我那極低劣日文,加上對日本漢字的認識,竟然又可以叫了一枱正正經經的食物出來,真有滿足感。


常見日本漢字系列,冷奴,盛夏最好來一客冷奴。

說來又奇怪,香港荳品造得再出色也好,怎麼都不會搞出一味港產凍豆腐來?我想若然出名嫰滑的深水埗公和產豆腐和豆香味濃的九龍城義香產豆腐能夠研發出冷奴的話,一定更能吸引人去覓食。


見餐牌的三點刺身只售五百餘日幣好像很經濟,仗住人多,就點一客。

身在居酒屋,加上其時已近凌晨,對刺身之類自然不會抱甚麼期望,這裏的端來外表靚靚仔仔,顏色尚算鮮艷肉質又富彈性,超額完成了。

看到照片才說,不知是否圖中間的貝類物在名古屋沿岸區域特別多產,這種貝類在名古屋各百貨超巿刺身櫃時有現身,而且還要以賤價發售,若然口痕經過超巿想買點東西回酒店咬的話,這款貝類都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身處居酒屋,還要是身處以手羽先聞名的名古屋居酒屋,就算再不愛吃雞翼也好,都不能免俗要點客來探探虛實。

為甚麼我常斷言手羽先是名古屋肖像物呢?除了道聽途說之外,親身經驗所得,當地真的有很多食肆都會把手羽先訂為味自慢作招倈,在本行程打後一晚,就曾經光顧過一間餐牌其中一整頁都是以不同醬汁來煮手羽先的居酒屋,所以本篇不停的手羽先,令人煩厭都無計。

對燒物研究很少,這裏的手羽先外皮燒得很靚仔,咬落帶點脆身而熱辣示人,選了鹽燒但又帶點微辣,有咩辦法唔啤酒接啤酒的去幹?惟一缺點就是選材過大,以致雞骨太硬吃落不夠爽快,打後就試過一些相對幼齒的,就佷好啃了。


無話再講,請對照一下富士子那張揚串圖跟上面這張揚串圖,就知那款才是邪魔外道。

假若手羽先是名古屋名物的話,那麼味噌製品就是名古屋殿堂級產物。手羽先再強也好,先天性都比較難走出串燒範疇,而味噌特性使然,基本上能夠滲透至食物每個層面,串燒、吉列、麵食等,只要身在名古屋,都能與之譜出一段浪漫戀曲。請不要以為我說的味噌是尋常大家經常遇到的那種味噌,名古屋味噌,就是以又濃烈又咸香味道又狠勁見稱,而據我這個極度咸底份子親身經歷,雖喜歡,但都真係幾咸的。

選了味噌醬炸豬柳串,味噌醬放在側,將炸豬柳往味噌醬一沾,入口先有一份咸香狠勁,接著炸衣鬆脆口感襲來,最後豬柳肉汁加上實在口感,呢味野,很正點。最後請不要忘記墊底的椰菜,新鮮甜美咬落嗦嗦聲的菜汁豐富,其鮮爽跟熱氣揚物結為化不開的絕配。

食物對口胃,點過啤酒,就再來第二回合。


貪平點了兩款開胃物,照片左攻右分別是芥茉八爪魚及醋拌海澡,就是預想中那種味道,沒甚麼值得囂張。


亂點了一款揚串,入口才知是多春魚,同樣是預想中的味道,都是囂不出模樣來的。


臨臨種種串燒揚串陸續上枱,很喜歡那種叫到成枱都係的架勢,串接串的吃著,很能盡興。

前排的鹽燒雞腎雖云同樣爽脆,但吃落始終留有殘渣不能輕易嚼去,試過富士子的無渣腎後,更將其不濟之處放大,慘被比了下去。照片後排右攻左的免治雞肉軟骨串一向屬本人至愛,至處出品醬汁美味免治肉又紮實很具咬頭,不錯吃,但無奈內裏軟骨偏少令咬者未能食到啪啪聲唔夠爽,扣分。


此店揚串做得很出色,尤以上圖這串魚柳串最具水準。單看色水就知炸皮鬆脆,加上炸得恰到好處令內裏魚肉保持嫰滑,沾點側旁的沙拉醬,好一個既清新又熱氣的配搭。

還點了好幾款小物但礙於照片質素關係未能盡錄,埋單多少沒可能記起,但總之整體質素頗高,吃得很滿意。


走上樓梯重回大路,其時望望錶已經兩點多,腳步是浮浮地的,但是晚酒溝得沒昨晚放題時雜亂,一路走來意識都很清醒,相信離喝醉還有一大段距離。我酒後很愛甜食,沿路經過便利店買了雪糕後返回酒店已經近三點,到梳洗完畢攤上床時已經五點多鐘,跟友達賽後檢討發現是日入手實在少得可憐,加上全數都算不上是自己心頭好,頓時失落起來。

臨睡前立志翌日到ジャズドリーム長島Outlet時要鬆手一點,務求買它個稀巴爛。

回到現在,打了五篇寫論文一樣,呼,終於完成第二日的行程了。

4 comments:

windy said...

潤滑KY:

救命啊!
不是你最後那句提場,原來這才是第二天的行程,以為你去了名古屋一千年.....呢!
1.真係好難遇到難食的燒烤店啊!
2.好喜歡妳朋友的銀鐲子,好漂亮!
3.我非常喜歡古畑,雖然他不開槍又姿整兼且時常欺負我很喜歡的西村雅彥,但古畑太經典啦!經你提醒....我鄭重考慮重看一次,吾知網上有冇link?
至於「名古屋之旅」會繼續支持...干巴爹kudasi

潤滑KY said...

Windy:
係咯,我直頭覺得今時今刻自己仍然住0係名古屋玩緊,趟旅行真抵,玩足一年~

1→串燒還可以,但炸物係極差。
2→佢極喜歡戴到一手一身都係,但相信都係平貨。
3→係啦,田村食指頂著額頭沉思模樣真的很有型~亦很喜歡佢拍西村額頭果野,好搞鬼。
link 呢~我返歸搵搵,應該有的,但質素預左係差囉~

潤滑KY said...

古畑

http://www.xiaoli.cc/video/detail/2187

有齊哂三季兼所有SP,不過要線上看囉,將就下啦老細。

windy said...

Ky:
吾該喎!原來好齊又detail~
我淨係識尤酷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