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5 February 2010

年初一恭賀新禧。

從Patisserie Tony Wong 步出,先到街尾買報紙,再到同街新派點心店美味食家來一盅兩件。

新年流流,台前幕後少不免向食客來一大堆恭賀說話搏搏紅包利是錢,可以理解,但若然表現得太唯利是圖的話,就很令人困擾了。

「恭喜發財,新年快樂!」阿姐把口好到呢、個樣笑到呢。「先生岩岩辦完年貨返屋企呀?」

「唔係,岩岩起身。」我微笑回應,在點心紙剔將起來。

阿姐先愣住望了望錶,再露骨地仔細打量我一身裝束,醒覺派利是之人不會黑黑沉沉還身穿野戰軍褸四處流連,開茶後,從此消失天與地。

這間宣稱酒店師傅主理的點心店,就當日食物質素以至環境衛生而言,只能得到一組赤字分數。

店面貌似乾淨,但我慢吃慢讀報的一句鐘內,皆不停出現數顆蚊滋在跟前巡場騷擾,感覺很霉。燒賣實淨蝦爽口,不錯的。四寶雞扎就強差人意,紥得不夠緊緻,乃材料件頭細之故,外皮蒸得過乾,以致賣相不佳,內涵冬菇夠厚,但雞皮與雞肉成七三之比,點食?最要命汁底不對味,以致魚肚索汁無用武之地,實在不能令我滿意,相比起來,我還是喜歡七仔公仔雞扎多一點。很難整得難食的鳯爪骨飯更加慘不忍睹,排骨慘被醃死成為無個性肉,咬落零肉感,生化感覺強烈,飯粒軟腍爛溶溶,不對我等硬飯族口胃,最大鑊連回魂妙丹蒸飯豉油亦咸甜都唔來一下,一邊吃一邊搖頭。

新正頭流流就要為跟前鳯爪排骨飯宣佈死亡,不吉利不吉利。

胡亂清枱完成報紙才走人,其時剛好七點三十分,合四十餘,進店時阿姐們起勢彈出四字詞,散場時卻連拜拜都無句,好一群現實主義派系藝術家。

名稱:美味食家
地址:九龍城福佬村道60號地下


悶人佳節倍傷心,點心後步往老哥住處期間路過皇室甜品,心思思想以香濃朱古力潤澤一下吃了爛東西的靈魂,就進店來一記甜品慰藉心靈。心太軟新鮮焗出,賣相靚仔脹卜卜,手起匙落剖開心一片,濃郁朱古力漿立時嘩啦嘩啦蜂擁而出,餅皮連著點點雪糕再混著大量朱古力漿原匙入口,唔~幸福感覺若然亦能用樽裝,梨渦淺笑又可知否其奧妙?甜品就是要令人幸福得梨渦淺笑才叫功德圓滿。

合$35,皇室甜品從未令我失望過。

「新年快樂。」結賬後步出店門時女店員親切笑著說。「拜拜。」

「嘻,新年快樂。」我笑著回道。「拜拜。」

這次才真的是新年快樂。

名稱:皇室甜品
地址:九龍城城南道15號



沒有誠意的祝願是死的,懷著機心的恭賀是壞的,同樣不會令聽者得到快樂。

年紀小賀語都是順口溜可被視為一種童真,為甚麼到人大了仍然不能真切的向別人祝賀一句?

討厭。

2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阿姐已经被生活压倒了所有天真...

虎年虎虎生威.

仕仔 said...

"沒有誠意的祝願是死的,懷著機心的恭賀是壞的"
--- 這句話都可以適用在家陣d細路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