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February 2010

日常到不得了。

無心戀戰,不如來一件淡然無聊事清清腸胃。


年三十晚倆口子飽餐一頓,送完B 小姐上車後就單拖慢步回巢,寒風凜凜下途經商場暗角位置,斷斷續續聽到小貓悲嗚聲音,才記起這個靜夜角落一直以來住了一族流浪貓兵團。

所謂一直以來,其實又不是直得咸豐年那麼的遠。事源自年多兩年前起,本村忽爾出現一伙餵貓族人,每到臨近深夜時段,一族三人皆會手攜剩菜冷飯到樓下公園餵飼,善心係值得嘉許,但餵飼行動卻惹來越來越多流浪貓聚集,人多迫地鐵都好臭,同為畜牲,貓聚集得多,公園衛生問題自不然陸續浮現,最後屋村出動保安打擊餵貓族人。族人領袖有點腦,於是退守鄰接屋村、但又唔到房屋處去管的商場暗角,讓餵飼行動繼續展開。

貓又唔係孑孓,唔會話放兜貓糧唔理就會摳出一堆貓出來的,所以我一直不相信餵養街貓會滋生出更加多街貓這套理論,但事實勝於雄辯,餵貓族這種行徑確實催生出更加多流浪貓後代。

情況或許是這樣的:餵貓族每晚定時餵飼,除了本村坨地貓外,久而久之還惹來附近貓隻前來分飯,外來貓村來村往費時失事,倒不如定居放飯之地,而既然有飯放,貓群就無需四出覓食,於是駐守本營跟本地坨地貓你眼望我眼。你話,一堆男女無所事事唔憂柴米最好做甚麼?造愛囉,貓群日日大造特造狂歡夜,最後自然做成兒孫滿堂局面。

上述情況其實同樣適用於人類貧民窟之內。

小貓悲嗚,令我聯想起數日前本村某貓被困商店天花事件,於是靜察尋找著貓嗚處,來到差不多地段,用傘使勁向天花一伸,天花板被我篤起之餘,果真有小貓從洞內探頭而出,說時遲那時快,還從天花相繼跳了四五隻一模一樣的出來,就好像金屬史萊姆分裂出來一樣,蔚為奇觀。

小貓們飛快跳到就近雜草柵欄處戒備地張望著,一瞥,隻隻皆瘦骨仙且被寒風吹得騰騰震,於心不忍,到樓下便利店買來方包牛奶朱古力置於欄前,小貓們初只嗅嗅碰碰,最後一窩風上前舔噬,形態可愛極點。

追逐著貓群左看右看,竟然花了我差不多三十分鐘。

實驗證明餵飼流浪貓隻確實有礙公眾衛生,但望望錶其時剛踏入年初一,唔,就當到貓宅拜年送禮好了。

4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有否猫仙变成人形, 以身相许呢?

卡臣 said...

唔想睇貓仔
想知B小姐多喎

潤滑KY said...

小瓶子:
咁正?唔怪得越來越多人餵貓啦。

卡臣:
B小姐今篇友情客串左一幕鏡頭啦~

瘋go said...

hey, 方包餵貓ok, 但朱古力對貓來說是毒藥呀...唔好俾佢哋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