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5 February 2010

簽個名支持下之籌款的藝術。

中環立法會對出那個地鐵出口可謂捐款團體重鎮,一週五日上班,每日皆見不同義勇軍在現場駐紮,比較常規的有愛護動物協會義賣短衫毛毯攤檔,以不推銷不騷擾手法默默幹著,值得推崇,其餘份子皆為提著善款箱擄截途人的遊擊隊伍,相對來說就擾人得多。

有人可能會認為用擾人來形容善事太過刻薄,但當你每日放工路經都會被團員死纏遊說做善長,禮貌地拒絕數次後換來了五秒見死不救呪怨眼神的時候,把口就不會響到如此啪啪聲的了。

某日放工,又再一次被堵截回家路線,正打算如往常一樣冷漠而有禮回絕,少女就遞上一表格類物體來我跟前。

「先生,簽個名支持下啦。」望望表格,主旨寫著關注冰川溶化之類字樣,不想應付死纏,就提起筆就範。

我一邊簽名一邊觀察著那份表格,內裏除了簽名欄,還有電話號碼欄和地址欄,眼看前人全數只會簽名了事,其餘兩項彷彿從沒存在過一樣,我當下子就在想,這個一張紙內裏只有十幾個鬼劃符簽名的所謂支持活動究竟代表了甚麼?而得到這些簽名,又可以用來幹甚麼?

「其實簽左名份野有咩用?」我提著筆問道。

「證明港人關注冰川溶化嘛。」少女笑容顯得特別腼腆。「最主要都係作調查用途。」

「哈哈,你欄住我咩都無說明就叫我簽名,跟手我簽左,咁就證明我係關注?」並非有心譏諷,純粹出於口花花而已。

「其實主要都係想用黎做調查。」少女眼神遊離。

「但電話地址都無寫,就連贊成與否的選項都沒有,這究竟可以調查個甚麼勁呢?」我繼續說。

少女唯唯諾諾沒再說甚麼,取回表格,將頁紙翻後,一名同胞照片映入眼簾。

「先生,除左關注冰川溶化之外,你又有冇注意到中國內地其實有好多人無乾淨水飲用呢?」少女好像轉了台一樣,忽然變了聲調說著與之前毫不相關的事。

「下?」對事態發展急轉彎有點措手不及。

「其實每日只需要不多於四蚊,就可以幫助到佢地飲到乾淨水。」

公開露出狐狸尾巴?醜婦終需見家翁?都好像過於負面形容得不太貼切,總之,真相往往就是這樣被很多冗長的東西團團包圍保護著。

究竟機構團體是因為沒人肯做善事,繼而需要用上下三流手段引人駐足,抑或因為它們的勸捐手法越來越惹人厭,才讓人對這種街頭行善敬而遠之?這不禁令我想起很討我厭的街邊聾啞人士賣公仔活動,無啦啦向途人奉上公仔,對方下意識接上手,就苦求著要錢。我過去就曾經遇過接公仔後對方誓不收回的案例,在提著公仔無計可施之下只好將之放在路邊一角,換來的,竟然是對方坐在地上貌似大哭起來,我明白種善恩得善果,但不行善都沒必要遭天譴那麼大鑊吧?

食髓知味,一次得手以後都會用上同一招數,所以衰人請由我來做,對著疑似大哭人士呆了半响,轉身到富豪雪糕車買了一客軟雪糕就揚長而去。

你說這些都是手法的一種,我認同。但這種籌款騙局,唔係。這種籌款欺詐,唔係唔係。這種籌款藝術,我自問就不懂得去欣賞了。

聽了十數分鐘內地缺水人士苦況,少女始終沒得到我每日數來元的捐款,相反我卻得到救贖取得了少女聯絡方法。

正所謂為善最樂,福有攸歸,B 小姐會得到好報的。

8 comments:

素顏天使™ said...

果然係有一手!

小瓶子 said...

近两年已经回绝了所有卖旗筹款.

因为不想出于习惯, 就把金钱奉上但又不知道其实是给什么机构的.

卡臣 said...

有嘢食~~

潤滑KY said...

素顏:
手你個頭~
朋友唧。

卡臣:
係呀,打爐啦不如:p

小瓶子:
賣旗好少撞到,星期三佢地唔夠我早,星期六我又無咁早起身。

Jester said...

好多野由朋友開始 ^^

Anonymous said...

做得成朋友即係有好感啦-[*

潤滑KY said...

咳咳...
大家都係講返鯊魚啦~~

Anonymous said...

好似連「魚毛」都沒提過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