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July 2009

名古屋之旅 08(二):名古屋站與歌舞伎.家。

前文:名古屋之旅 08(一):名古屋中部國際空港、伏見與ホテルトラスティ名古屋。

一行四人上酒店放低行李安頓過後,其時都差不多六點,係時候把握時間出外見見世面。

本人一向崇尚舒服漫遊,總覺得搭乘飛機後身心疲累都無謂去得太盡,所以旅行首日就算時間再充沛也好,行程慣性都不會安排得太多又或離開酒店區域太遠,同行三人都是一樣的懶,在大堂集合後,就決定先在酒店附近探探路,再打的到附近名古屋站輕輕逛逛熱熱身,順便度度是晚用膳好去處。

講起打的,今次旅程所住這間酒店真的很方便,酒店位處伏見站,位置正正就是名古屋兩大熱點JR 名古屋站和JR 榮站的中間,地理環境跟金鐘灣仔銅鑼灣有點相像,而我們未來數日的行程輾輾轉轉都在酒店附近這兩三個地方活動,可想而知這趟行程的活動範圍是如何的狹隘了。


到就近便利店行了兩圈後,就爭取時間跳上的士。

去過日本數來次這才第一次坐的士,起標價JPY 500,最令我這種大鄉里感興趣的,自然就是那個很有型的自動導航系統,一行四人甫上車,甩甩漏漏的說出目的地,司機就往GPS 按了幾按,畫面彈出了目的地相距里數及應走路線,真箇是方便到極點。

一邊坐著的士一邊看著GPS 畫面,何其有型,若然香港的士有配備GPS 的話,我係會樂意學車來做的士司機的。


駛了沒多久,就見到名古屋站的地標物,呢舊野夜晚開哂燈的話還算有點看頭,日光日白望過去就真的一點可觀性都沒有,加上我那眾所周知的廢棄影相手藝,出來的製成品自然就加倍地趕客了。

若然閣下有得四人同行的話,這種短距離搭的士實在最好不過,事關搭JR 的話四條友加埋就要日幣五百多,現在打的全程才花了日幣七百餘元,付多百餘元可以換來舒適之餘,還可以省卻在JR 上上落落的時間,所以是趟旅程大多行程都以的士往來居多。

咁遠程當然就另當別論啦。


由於名古屋站為主要公共交通轉乘地點,加上附近座落不少企業,人流自然不少,但若然將之跟新宿相比的話,這就算不上一回事了。

不知是首日大家都未能撻著逛街那團火還是名古屋站風水不利袁姓人士,來到名古屋站後大家都唔多聚財,在我理解,名古屋站就像JR 東京站又或銀座,人流名店係多,但都不太適合我們,而唯一能夠令我們流連忘返的,就只有百貨公司地庫那個食物賣相吸引到飛起的超巿。

老實說,當下子我深深感受到中招感覺,我們將要留守名古屋五日,但第一日這個所謂熱點已經令我們悶氣連連,試問打後幾日應該點過?是晚老哥想吃日式燒肉兼暢飲一番,在車站附近行來行去都找不到目標,記起先前搵酒店時路過一個地段好像有很多食店選擇,就拿拿臨離開這個不聚財之地,打的回伏見去覓食。

伏見說穿了就是一個商業區,入夜後相對來說自然較清靜,搵了兩搵,見眾食店陸續出現等收工情況,就求其選一間收得最夜的幫襯。

其實除了收得夜之外,這裏的飲放題亦是吸引我們光顧原因之一。


店內貼了很多舞伎的相片和親筆簽名,相信這亦是此店名稱之由來。

全店皆設半開放式廂房,坐得舒服之餘,我們四條港人廣東話講得再大聲也好,相信都不會嘈親就近日本人。


去日本光顧飲放題最大鑊是甚麼?就是飲放題餐牌內可選種類多多但無個項目看得明了,大鑊在唔係唔識得叫,而係,對款款都很感興趣。

我不懂喝酒,但就是很喜歡去嘗試各款未知酒類物,所以當見到整個餐牌都是不明內容含酒精飲品的時候,興奮到極點之餘,心裏頭還燃起了對牌中各款酒類的探究欲望,跟哥商議過後,決定先各來一杯飲放題必備的Gin Tonic 熱熱身,吃點肉後,除了生啤不入考慮之列外,就一直順著餐牌逐款掃落去,結果過程中出現喝完威士忌又喝果酒,果酒完後又來杯清酒,清酒後又Rum Coke 的反反覆覆溝來溝去,相信大家都可以想像得到,到埋單離店時我倆會飲得如何壯烈了。

在座兩位女士平時都不太擅酒,但見我倆試得咁興奮,亦各點了一杯果實酒來助興一下,結果飲了半杯後,我倆就負責清杯動作。

說起這店的飲放題,真可說是他媽的抵,就如各位依圖所見,約略都看得到各款酒類加起來都有二十來款,不特止,還有另一個特別果實酒和清酒牌可供選擇,種類多之餘,據餐牌所示散叫一杯就要JPY 450,但放題價卻只是JPY 500,以當時匯價計,即才$40 左右,你話有咩辦法唔揀放題?有咩辦法唔狂飲一番?我在想,難怪日劇那些女角普遍都好像有點酒底,事關出外聚餐根本就沒有不叫酒的藉口。

席間探頭看看鄰房一堆日人男女喝得歡天喜地,對於我這種去旅行慣性伴著不酒友達、用餐時只有無癮獨飲的人來說,有老哥陪飲係好,但若然同行四人都能夠一起同喝同歡的話,氣氛就會來得更熱烈了。


調酒的不知是刻意要我們續杯不能或是甚麼的,間唔時總有一兩杯酒精下得特別重手,到結尾跟哥每人大概喝了八杯左右,飲牌雖然掃唔清,但個人來說其實已經算很厲害了,走時兩人魂離情外天一樣,意識模糊到極點。

席間有點趣事,話說友達喝了半杯果實酒後始終要點回無酒精飲品,又不想喝唯一曉發音的可樂,就唯有在飲牌中亂篤一款,誰不知一來,竟然係一杯純白鮮奶,在一間又酒又肉的燒肉店忽爾出現一杯鮮奶,令我想起《賭俠》內酒吧賣豆漿一幕,極度不協調之餘,還真有點健康過了頭感覺。

我想,若然食住燒肉飲鮮奶而臨訓不刷牙的話,味道相信會比飲完益力多後不刷牙這種不法勾當更恐怖吧?


任飲吸引,相對的食物就只能說普通而已,現場有SabuSabu、Sukiyaki和燒肉的選擇,各款可添食物不盡相同,我們選了後者後,才得悉所謂燒肉原來是韓國風的,而可添加的就只有牛肉、生菜和泡菜,單就食物質素來說實在普普而已,味道就跟香港韓式烤肉店的醃肉差不多,沒問題,但就是不怎麼樣啦。

據記憶一位好像JPY 2400左右,就食物質素而言絕對唔值,相信店方是將飲放題價錢拉低,以用食放題價格作出補貼。


在場人士皆餓到癲,而我更因懼機症關係在飛機上沒啥落過肚,人幾近餓至反艇,加上空肚喝了點酒急需食物墊胃,相信就算侍者放隻松鼠狗上枱烤眾人都會照吃不誤,所以肉甫來到,就整碟倒入燒鍋裏炒來炒去,肉熟了,就用生菜夾肉和洋蔥泡菜混著吃,狼吞虎嚥的,就好像餓狗一樣。

再強調一次此店食物質素真的普通,但人戰至中途已經喝得有點迷糊,好味與否亦變得唔多重要,一邊喝一邊夾,其實都不過是想有野落肚墊墊酒而已。

埋單大概每人日幣三千多,旅行洗錢都沒甚麼所謂。

日式燒肉癮雖然未能滿足,但全程喝得暢快情緒高漲,到走時人係重有點意識,但基本上只懂倚著友達慢躝回酒店,我在想,先前的中招疑慮真的很戇居,若然每晩用膳都是這麼盡興的話,相信身處地方再悶都不會覺得難過。

更何況,名古屋根本就一點都不悶。

2 comments:

windy said...

真係好精彩喎!寫左咁多字都係食左餐放題,超喜歡啊!又長氣又冇內容既文字,期望part3...

潤滑KY said...

Windy:
哇哈哈哈哈~~
我鐘意又長氣又冇內容呢個評價~
你定呀,打後既全部都一樣淡如水,毫不精采的一個旅程,但很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