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5 July 2009

我是殺人後絕對逃脫不了的類型。

當讀到有關兇案新聞,最感興趣的並非案中疑犯殺人動機又或犯案經過,而係完事後露出馬腳的詳細過程,大部份很蠢沒周詳計劃過就胡亂殺生的沒研究價值,但當中有很多一直都懸案得很,最後卻只因兇徙一時大意貪方便而留下線索種下被捕禍根的,個人計就覺得很有細味價值了,最常見的例子莫過於兇手用了受害人的八達通而遭警方查到藏身之處,就因為這類少事搞垮了整個逃脫計劃,連與他們無親無故的我從報紙得悉後都禁不住「哎吔」了一聲出來,實在不難想像兇徙在獄中對著四壁是如何的懊悔。

唔,雖然在本部落格浮遊的讀者相比起其他大熱部落格的讀者感覺好像沒那麼衛道,但話題畢竟有點敏感,為免被誤會,在此要聲明一下,上述內容當然不是為犯人感到不值而寫,我最想講的是,由於自己經過連月來反覆研究著各種殺人又或風化事件被揭破過程,慢慢我開始很天真的相信,若然假以時日自己成為殺人兇手的話,我一定不會犯上以上錯誤。

完事後先浸個冷水浴鎮定心神兼順便清洗血跡,再慢慢佈署打後每一步應該如何去走,務求令自己能夠逃出警方法眼,請不要質疑一個人殺人後是否仍然能夠保持冷靜去思考,世間很多事情都是迫出來的,殺生善後這碼子事個人認為就好像被困雪山與世隔絕時焗住飲尿解渴吃糞充飢一樣,當閣下知道假若事情敗露後所影響的不是一時三刻、而係關乎終生的時候,就甚麼都幹得出來了。

我沒有殺過人,不過不知是否近月接觸得太多關於兇案的資訊,前陣子訓回籠覺時就夢到自己行兇殺人的事,驚醒後猛然醒覺,以上所說那些懶冷血言論其實都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而已,自己先天性根本就屬於殺人後逃脫不了那類型。

礙於自己一向無法記起夢境內容,所以我經常性會做出質疑人家夢境是否真實的勾當,就以友達為例,她久不久就會跟我訴說夢境內所發生過的人與事,內容細節極為細膩之餘,還每隔四來日就有一個新的故事供應,若然心情好的話還會一問一答的交交戲,遇著心情惡劣,我真的會很不留情地「加下我同你無話題好講咩?做咩要作個故仔出黎扮發夢見到唧?」的回過去,想起來都覺得自己有點變態。

今次這個殺人夢到睡醒後破天荒仍然歷歷在目:

開首時正值夜深,我和一位郵局同事一起在辦公室開郵件,至於為啥忽然會變成郵差,這個夢又沒有詳細交代。開完一箱又一箱,來到一箱較大體積的,將之劏開,內裏竟然跌了一隻手出來,接著郵局同事連開了數盒,分別都是一些手手腳腳肢體器官之類,兩條友登時彈開對望著,正當大家都慌了不知如何處理的時候,我腦海裏忽爾閃出一幕幕殺人的片段,這下子才知道,跟前這堆碎肢原來都是我幹的好事。打後夢裏內容主力描寫我的心理狀態,由最初的不知所措,慢慢演變為絕望,何謂絕望?就是沒得救、無可挽回地在等死的感覺,有點像人死後的狀態,再沒有重新開始、改錯改正的機會,徹底的玩完、永永遠遠都沒法再來一次,就因為這種感覺令我知道,原來我根本就不可能承受得了此等巨大壓力。

我就是被這種無盡的絕望所嚇醒,而需要強調的是,夢發當日我係還未看《殺人犯》的。


看了這麼久,是否覺得此文章鋪了這麼漫長的道路,到頭來核心內容原來卻是這麼的流?無錯,因為近日都沒啥有趣事情發生,只好連這種廖化級別的東西都拿來當先鋒了。

托賴真實朋友都不會來看此部落格,否則的話,恐怕友達會毫不俾面的原句「加下你無話題好講咩?做咩要作個故仔出黎扮發夢見到唧?」掟回給我。

但這個夢我是真的有發過的。

4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太挂住自己将要看杀人犯了..哈哈哈..

忽發奇想的讀者 said...

那些洩露了8達通的犯人應是沒電子常識吧!會吾會好等錢洗?
我有時也會想下係屋企殺左人然後點毀屍滅蹟,覺得最好比安眠藥迷暈後再落手,吾會有爭扎痕跡血花四淺又沒爭吵令鄰居起疑心,最好屋內有浴缸用來放血,e+的法正好利害,之後開水把血沖走,再分屍續樣帶出街棄置...
吾知行得通冇?不過就算係成功個人都會癲左!

講的咁出位的話題我都係用匿名,望你諒解!

潤滑KY said...

小瓶子:
太掛住郭富城~

忽發奇想的讀者:
哈哈~個人認為搵個荒山野嶺埋左佢最好~
當然有好多野要善後啦。

純粹推理的讀者 said...

荒山...中途...運屍...挖洞...

係一個好大的的缺口,好易流下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