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July 2009

男更衣室裏的疑似鬼故事。

不知不覺間開始健身已經近半年,雖然上健身中心成為了日常習慣,但每次走入更衣室沐浴更衣的時候,總會令我想起過去數月在此親身經歷過的一堆無法用科學解釋的古怪事。

要清楚說明事情始末的話,就要由我第一次到健身中心說起。


由於自己一向不擅應付新環境,加上一直覺得健身中心裏的一堆器械和肌肉人都好像很専業,怕操作無門會出醜,就找來其時玩了數週、現在已經宣佈放棄的老哥陪玩,美其名為求指導,實則只想藉此壓壓驚。

在健身中心門外辦過手續後,就跟老哥一起到櫃枱出示會員証,緩緩步向男更衣室,就在我一邊行,一邊看見一望無際的肌肉男感到有點慌亂之際,老哥忽爾神色凝重起來。

「一陣入男更衣室,記住背靠牆行,換衫時盡量背向儲物櫃。」說時老哥一直臉向前方,並沒有向著我講話。

「下?」我大感不惑。

「你明唔明健身中心入面的男更衣室係一個咩地方?」老哥瞪大眼續說。「燈光昏暗又與廁所浴室為鄰,而浴室又貼著桑拿房,四位一體陰陰濕濕的,好易撞鬼。」

「誇張!邊有咁多鬼?」我笑著說。「何況鬼通常都愛出沒於黑黑實實環境之中,我咁白,唔會有鬼上身的。」

「物以罕為貴呀,當全世界人都係瘦奀茄的時候,胖子就會被視為珍品。」

「你咪嚇我啦...」聽落好像有點道理。

「總之我忠告你一句:小心惹鬼破框而入。」說完,老哥小心翼翼的沒入更衣室,消失眼前。

聽畢,我微微呼了一口氣,頓頓情緒,就戰戰兢兢步入昏沉而濕氣重的更衣室,其時我還不知道,內裏正有一堆不可思議的事情等著我去面對。



走入更衣室,找到了自己所用的儲物櫃後,就開始著手脫去一身工作服,環顧四周,映入眼簾盡是脫光光的男子漢,為免跟旁人產生不必要眼神接觸會引發誤會,加上定眼看著人家胴體又有欠禮教,全個換衫過程基本上我都只垂著頭默默幹著,旁人看到,或許會為此人換衫換得如此虔誠而感到有趣。

「你換咁耐?」就在我穿好運動短褲,預備著襪穿鞋,老哥已經一身運動套裝出現眼前。

「你返工著便服就快,我西衫西褲,效率爭好遠的。」我繫著鞋帶回應著。

將波鞋穿妥當,準備轉身將隨身物品收入儲物櫃之際,老哥忽爾用手輕撞著我的右臂。

「咪吹啦,就得喇。」我沒好氣的說。

「我唔係吹你呀...」老哥耳語著說。「你睇下你後面個肥仔...」

我稍稍轉身,隨著老哥惶恐的目光看過去,只見一名胖子剛脫去上衣準備換上短褲。

「肥唧,有咩出奇?難道你覺得我地好瘦?」

「你望清楚佢個胸先啦!」

我將視線慢慢由胖子的面孔轉移落到頸項,再掃到老哥所示位置,眼前景致,不禁令我嚇了一跳。


他胸前的兩點沒有了。


當然,假若是天生缺陷的話這就不該大驚小怪,但最大問題係,其兩點就好像被道士收復的惡靈一樣,被兩張最傳統的玉色膠布所封印著,沒有半點暴露於空氣之中

「唔係男人之家用乳貼嘛?」看見如斯怪現象,我不禁暗呼了出來。

「乳貼還乳貼,佢家下果張係膠布...」老哥跟我轉了身背對著胖子,交頭接耳的耳語著

「難道佢驚飛釘?」

「男人之家飛釘有幾咁閒?除非佢甜筒咁大粒啦。」老哥輕聲說。

「從最正常角度去睇,膠布功效莫過於防止細菌接觸到傷口,我諗佢都係整傷左唧。」不知何故,我落力的為那個三唔識七的胖子辯解。

「好難想像點樣可以同時間整傷果個位,重要打孖上。」老哥研究著。

「唯一可能係比餐廳傳菜道閘門夾親。」

「哈哈哈哈~」說畢跟老哥互望,大笑了起來。

冷靜過後,我跟老哥一邊走出更衣室,一邊仍討論著那個沒兩點問題。

「其實,我思疑佢係比人咬傷左。」老哥說。

「我都覺最有可能。」我想了想說。「但佢個對手真係幾狠。」

「狠唔緊要,我反而在意發生地點。」

「車,邊樹咬損關你咩事?」

「咁如果係男更衣室浴室裏面發生呢?」

我跟老哥對望著沒有作聲,拖著沉重的身軀開始在跑步機上慢跑起來。



做完運動,跟老哥逕自走到浴室洗澡,一邊淋著花灑,一邊研究著跟前的深藍色浴簾。

究竟為甚麼浴簾會佈滿著一個個破霳?而就觀察所得,浴室內十居八九的浴簾都有著這個問題存在著。

原以為是店方為怕部份客人會在浴格內幹詭異勾當而做的預防措施,但細心一看,又見一些被補過的破霳有重新再被弄破的痕跡,很明顯,店方係有就補霳出過力的,不過不知何解,補過的又再被神秘力量重新弄破。

「你有冇留意浴簾?」洗完後,我一邊換衫一邊問正在等候的老哥。

「浴簾?有咩問題?」

「唔知點解浴簾有好多霳。」

「霳?咁怪異?」

「係囉,唔知係咪有人専登割開。」

「浴室成日濕濕淋淋,可能係有不知名怪蟲蛀穿左唧。」

「咁又係,係蟲蛀都無咁驚,我怕係男性沐浴中的胴體,誘發自然界一種神秘衝射力,令怪蟲撞穿左塊浴簾咋。」

「......」

急急腳換好衫,走人。



自從首次健身後,就沒再跟老哥一起到健身中心,而前述兩件事件其實純屬自擾,基本上都沒憑沒據證實健身室真係有鬼的,所以很快我就將事情拋諸腦後沒再在意,但數月後當我單拖到尖咀分店的時候,就遇到以下這件更加不可思議的事件。

習慣上每次運動完後都會先過水洗洗身,再到桑拿房焗番十來分鐘才算得上禮成,是日依循習慣焗了十五分鐘後,就跟往時一樣走出桑拿房在門外叉著腰的攤抖著。

暴流著熱汗、喘著大氣的對著浴室那道牆,而牆上則貼著數塊使用桑拿房浴室需知和告示,其實先前已經看過無數次,但反正白企著沒事幹,就又重新將各需知告示再細讀一遍,看著看著,發現有一塊過往從沒見過的警告牌新釘了上去。

「咦?係咪釘左塊新牌上去?」我一臉詭異的向浴室內的清潔工人詢問。

「咁都比你留意到?」清潔工人笑著。

「我成日黎,有咩變化好容易察覺得到。」我答。

「哦,係啦,上星期才新裝上去的。」

「無啦啦做咩釘上去?」

「咁當然係有需要先做啦。」說罷,清潔工人就揚長而去。

我獨留在桑拿房門外,對著那個寫上「嚴禁二人共用一格浴室或進行不雅行為」的新警告牌,一臉茫然。


鬼神之事從來都是信則有不信則無,其實沒啥值得大驚小怪的,至於上述事件當中有否涉及妖魔鬼怪,相信就要由看倌們自己作出判斷了。

5 comments:

浪人m: said...

正啊

小瓶子 said...

>>>「嚴禁二人共用一格浴室或進行不雅行為」

哈哈哈......

Anonymous said...

聽講"C" 字頭既健身中心有好多 "鬼"......

卡臣 said...

睇到我毛骨悚然呀!

潤滑KY said...

無名氏:
C 記多唔多鬼我唔知,我剩係知P 記真係好叉多人,係真係人果種人囉~
家下就黎連玩啞鈴都要排隊喇死。

卡臣:
嘩,很久不見呢~
大家都好掛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