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July 2009

從腐敗覓情趣。

近期最熱的話題新聞除了傳媒們極為刻意營造出來的0靚模事件,相信就是榮登數日頭版的援交女慘被肢解案,我甫回到公司做好少量工作後,就在空無一人的工作室裏看報紙,一邊讀著肢解過程一邊吃著從Canteen 買回來的蕃茄排骨通粉,真有點置身其中的感覺。

「有冇睇頭版單野?」返晏的同事L 回到公司坐了不久,我就急不及待去問。

「肢解援交女果單?條友都黐孖筋,殺人咪殺人囉,唔駛搞到咁嘛。」同事L 平日雖然跟我一樣十分賤格,但思想上基本上跟一名正常人無異,所以問係有問,其實都預計得到不會從中聽到甚麼獨特觀點。

「哈哈,咪係。」有看過前文《我是殺人後絕對逃脫不了的類型》的話,大概都知道其實我跟同事L 的想法絕對係大相逕庭,為何非殺人不可我自問無法理解,但為殺人後不被人發現而處理屍體個人認為想法都頗為有邏輯和予以體諒,不過為免在同事前不小心暴露出自己不道德一面,還是不將之納入討論範圍比較好。

「呢庭人入到監倉一定比人打餐飽。」同事L 說。

「下?點解會比人打餐飽?」我大惑不解的問。

「江湖人都係比較重義氣,就好似強姦之類,入到去都係會比人打一身的。」聽著同事L 一番見解,我就覺得這樣的思考模式很有香港風味了。

究竟這兩件事有甚麼關係?

對於很多人都有「江湖人特別重義氣」這個根深柢固的觀念,我一直就覺得很是有趣。我是一個沒有傳奇過去的尋常普通人,坐牢的事相信今生今世都不會親身體驗得到,所以監倉內是否真的充滿所謂的江湖人實在恕難從命無法知曉,但揭開三世書查一查,我想江湖人特別重義氣這個彷彿港人與生俱來的觀念,大概都是來自盛極一時的黑道港產片吧?既為牢固的觀念,出處自然不會是歷史不算久遠的《古惑仔》系列,或許是更前一點的《英雄本色》系列又或《監獄風雲》系列也說不定,總之就是,打死我也不會相信這是從日常生活所集得回來的經驗,就正如在旺角街頭上大吵大閙惹人注目的金毛臭飛,你會覺得他們有情有義嗎?

在我還在唸中學的日子,黑社會基本上已經入侵了校園好一陣子,自己雖然能夠做到出於污泥而不染,但黑道同學所作所為亦時有所聞,跟同伴因爭女反目繼而哂馬開拖的事件每月總會發生一兩次,上星期還攬頭攬頸滴血立誓的好兄弟,下星期仇人一樣打餐死的亦屢見不鮮,所以在我眼中的江湖人仕,都好像差不多的德性,當然,你或許認為上述都只是企圖變壞的戇居仔而已,但,江湖人士都總有其雛型,而其雛型斷估都不會是文質彬彬的書蟲同學吧?我不排除古時的江湖人真的很重情義,但起碼來到我那一代,準備投入巿場的那批都已經變成次貨了。

除去江湖人是否特別重義氣這個課題不說,其實肢解這回事本身就不涉及任何違背義氣行為,難道黑道中人殺人後都不會毁屍滅跡的嗎?大概殺完人後都不會親自抬屍到大酒店超渡亡魂那麼有型吧?繫滿啞鈴掟落海跟碎屍萬段本質上根本就沒有多大分別,所以肢解案犯人會被同倉打餐飽這個電影情節在現實生活相信都不會出現,我甚至認為同犯中人應該會將之招攬過來圍埋一堆、「早知」之聲不絕於耳的作案後檢討,這樣才比較貼近現實。

我當然不是在鼓吹著甚麼犯法風氣,但講開又講,其實我由細到大就覺得風化案犯人在倉內會被人見鑊打鑊這個「常識」很詭異的了,難道倉內聚集的都是風度翩翩的紳士嗎?太卑劣的手法當然人人得以諸之,但大家男人,大概都會有點明白這種邪念的形成過程,沒渠道宣洩又或壓抑不了,一念之差,就變成罪案了,雖云此等行為絕對不能原諒,但見鑊打鑊那麼見義勇為又好像不大切合監獄這個時代背景,何況現在風化案越來越多,假若倉內全數風化案犯人聚集起來結成聯盟的話,要將他們見鑊打鑊其實都唔係話咁易的。

說回那單肢解案,犯人將整件事幹得如斯徹底計劃週詳,結果竟然敗在無關痛癢的好友身上,引證天網恢恢的同時,大概犯人都會在獄中懊悔終生了。

4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虽然作案人无意间杀人, 被逼毁尸灭迹, 干得不错, 但始终不是惯犯, 心理上难以应付自己杀了人的事实, 需要找人发泄喧诉.

如果是惯匪, 就不会这么笨了.

又, 如果是serial killer, 始终会有破绽让人找他出来, 问题只是要杀多少人才会被找出.

潤滑KY said...

其實多一點訓練就可以,奈何訓練當然要實習,要實習都因為要習得錯漏從而改進,但呢回兒事一錯就要坐一世,所以係好難有慣匪的。

無啦,圍埋一齊怨恨地作事後討論都冇用,留番下世再試啦唯有。

浪人m: said...

唔知強姦犯係咪要比人肛交呢>

windy said...

我都有留意這宗案件,他毀屍的手法好殘忍又像劏雞放血,嶄件切肉起皮...
根本正常人是沒法下手的,覺得佢係心理有問題,一定要終身監禁,才保社會安寧.

至於你提及的見穫打穫,現今時勢應是沒可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