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November 2009

很難寫得更有趣味。

實不相瞞,本人酷愛刻板生活,每日回到公司,依著一套既定模式工作玩樂冥想過日子,返到家中打下文章睇下動畫又一日,閒時為自己訂立玩樂目標如飯局旅行之類,就這樣簡約地過多八十年就最好不過。向來最害怕承受風吹草動,若然遇著某日出現突發事件打破預設程序,人就會變得心浮氣燥起來,無他,我真的不喜歡實際環境有甚麼轉變,某些人可能認為這種無風無浪毫無亮點的沒改變社會力量生活很沒趣,但我真心覺得這就是至高無上的享受。

前陣子跟朋友在MSN 相互更新生活近況,他們對我生活一成不變百思不得其解之餘,還勸我做人做事都應該有目標,尤其工作事宜,更應該主動落力一點,尋求進步扶搖直上,為自己事業闖出一番成就。老實說,要維持對世間萬物處於平穩狀態已經很有難度,還要替自己訂下太遙不可及目標我更加沒可能處理得到,任何形式進步或許都是一件好事吧,但若然進步到一個自己都承受不了以致影響生活節奏的程度,這又好像不太符合我一貫忽忽悠悠的生活態度。

有些人很擅於在壓力之下工作,所以他們喜歡在任何事情上立下目標並持續著向世界出發,我不是這種人,工作上尋求進步我積極嘗試過,但很快就理解到自己根本不擅於在這種調子下工作,與其到頭來弄得不勝負荷一頭煙,寧願手牽手一起不進步更加好過。

記得若干年前見工時,老細就曾經問過「你見呢份工工作性質好悶,你會唔會頂唔順?」類試探式問題,我當時就天真的回了「返工就一定係悶,習慣左就唔會有問題。」這種沒大志答案出來,誰不知又錯有錯著成功幹到現在,或許世間自然定律就是這個模樣,甚麼類型人自不然就會有相應位置等著你來填坑,若然當初懶勁地展示鴻圖大計,結果又可能跟現在有所出入。

講到尾,都是「甚麼是生活?」這個哲學性問題,只要搞清自身位置,憑心的感覺做自己,生活就自然如意,可以活出點意思了

其實原先我想講有關是日新聞「趙碩之死倉鼠伴屍被姊妹喪寸」的,整鬼佢開了頭覺得很有趣就拐不回原祖概念,唯有擇個吉日再寫。

1 comment:

小瓶子 said...

好有兴趣睇你写: 「趙碩之死倉鼠伴屍被姊妹喪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