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5 November 2009

賀壽之食左人地隻豬。

上星期某日,以素顏PY氏為首的東區之友集團夾錢請我去食人隻豬。

「下?食人隻豬?」

係呀,幼齒同老野真係唔同,新鮮野入口卜卜脆,好爽好正~

「你都夠賤格喎,叫●都要人請之餘,重要老牛食嫰草原罐開封咁滋補!?」

咩叫●呀?你咁心邪,我講緊食乳豬咋~

「哎吔~你個衰野丫,玩我~」

哈哈哈哈...



......唉。

陳年老梗比人玩過十萬八千幾次仍然懶幽默的借屍還魂,食字食得再貼題、格式工整竹門對到竹門啪啪聲也好,都只會落得聽者直豎雞皮,繼而「哼」聲離場的苦況,我明白這個位很可能曾經叱吒一時風光過,但人人都諗到其實就隱隱代表事情已經產生抗藥性,對人體喪失效用,再講都不可能馨香了。

展望來年食字界興亡,將告失效又或早已收皮的大概就是「泰」字堆食店。「泰」系,尤其「泰」系食店,先天性就很適合食字,隨手沾來一堆如泰好味、泰美味、泰之味、泰禾咮等,簡單三字既能道出食店類別,又能彰顯出該店最基本功能,理應被大摩評為增持級別,無奈消息過份流通,「泰」系股巿慘被炒得太高太熱,一個地區十幾廿間泰乜泰物看在眼裏,都好像差不多混淆到不得了,遇岩有新上場店名繼續埋首泰字堆,甚至還會予我一種人做你又做唔方係泰國人煮的唔多専業感覺,所以話,乍聽無稽的傳統名句改名改壞命,想起來都係有點理據的。

入返正題,那晚那隻豬真的嫰口卜卜脆很討歡心,新鮮嘛,新鮮乳豬係很難輸的,但若論全晚最驚艷,必屬鹵水豬腳仔無疑,皮肉滑溜鹵水味輕清不膩口令人嚐到豬味,真的很正點,比乳豬更有潛質成為店自慢。

要說豬的四肢,還是這種細隻鮮嫰豬腳仔比德國那庭巨型咸豬手迷人得多。



「哦,原來你唔鐘意食德國咸豬手既。」

係呀,食真係普通,做就鐘意。

「你屋企有廚具做咸豬手咁勁?」

駛咩爐唧,我呢兩隻咪係咸豬手囉~

「哎吔~你個衰野丫,玩我~」

哈哈哈哈...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