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November 2009

我與龍友的第一次。

近年社會上龍友人數暴升,據調查顯示每十個普通人中就有三個龍友隱沒其中,情況令人關注,但回想十年多前那個専業相機仍然未被廣泛普及的世代,假如閣下唔係國色天香的話,除了看《壹仔》尾欄水禾田作品,日常生活能夠跟龍友扯上關係機會相信比現在低得多,而就在中學年代,我認識了生命中首位龍界好友B 某。

我對龍友向來充滿歧見,但只在於半途出家人影佢又影那庭,而B 某在初相識時已表明自已流著一身龍族血統,不屬被歧之列,加上大家除此之外大部份思想皆相近,相識不久極速成為好友,到重讀中五那一年暑假彼此還獻出了第一次予對方,事隔十數年依然歷歷在目,意難忘。

對方既為龍友,加上當年自己沒有相機,要用照片將第一次紀錄低,就只有全權交由對方負責。

結果,我首次領會到跟専業龍友去旅行的恐怖。

我每日編排的行程基本上都很疏時間很充裕,但時間再充裕也好,路始終都係要行的,兩絛友甫抵達台灣中正機場,等候B 某將機場每一個角落影一轉就差點令到我恰著,請不要以為我又在誇大其詞,當時數碼相機仍然未成熟,要影一張相而不浪費菲林的話,據其事後講解每個位每個光圈都要對得很準的,所以差不多半句鐘後,我們終於可以跳上飛狗浩浩蕩蕩到台北車站。

時間不停用在這類地方只要各有各玩倒沒甚麼大不了,但最谷氣的,莫過於人間蒸法這回兒事。話說旅程某日來到天母區遊遊逛逛,正當大家嘻嘻哈哈去完意大利餐廳隨意鳥用餐,沿著斜路享受著微風撲面慢慢走之際,來到街口回頭一看,發現原先處在稍後位置的B 某彷彿誤闖百慕達三角洲一樣,無聲無色消失了。

我坐在路邊等了兩三分鐘,唔見人,再沿著舊路行了一少段,影都無,正當想起《陰陽路》裏陳錦鴻與郭可盈一段失散故事之際,望向對面街小巷處發現B 某正背對著我蹲坐著,我懷著對方可能撞了邪的心理準備戰戰兢兢步往,探頭一望,發現對方竟然彷如狙擊手一樣小心翼翼對著一隻台犬連環Snap,咁款,你話有咩辦法唔吹漲?

打後幾日上述情況雖然不停的持續著,但摸清了對方生活習性後,總括來說依然係玩得開心合作愉快的。

旅程完畢返到香港,B 某表示相片已經整理完畢,見磁碟內有上二百多張照片,就斟定杯茶滿懷期望去欣賞一下B 某技藝,正當一邊看著風景街照,一邊深諳龍友出品果然零舍不同之際,漸漸發覺箇中潛藏著陣陣不對勁意味...

借問聲,我呢?

慌忙翻揭一下打後百張照片,發覺除了一兩張一條長路窄街有個背影疑似係自己之外,要麼街景窗景晴空照,要麼落葉台犬垃圾筒,總之,沒有人類在這個世界存在過。

第一次與龍共舞,就在沒有我出場的情況下被紀錄下來,直到永遠。

4 comments:

卡臣 said...

radias 的舊歌「沒有路人的都市」

yuji said...

影相唔係問題
不過佢都好應該事先單聲囉....
就算佢係朋友 / 知己好朋友都係咁話啦~

如果俾我知道佢一張相都冇幫我影過
哼~ 我真係殺左佢都有份
(健健脾氣真好.....)

潤滑KY said...

卡臣:
Radias 我識來識去都係傾心~

Yuji:
藝術家靈感到時係連火燭都唔曉走,
又點會記得單聲?

你女孩子(估)好少遇到呢d情況,
但兩條雄性旅行,無同對方影相真係唔出奇,
比我渣相機都唔想影佢~XD

小瓶子 said...

去旅行我系 enjoy 个过程, 就算唔影相都无问题. 系甘影相好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