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February 2009

其實我們算不算做愛?(三)

雖然袁生早早對短訊事件作出最壞打算,但打算歸打算,打算了又其實並不代表能夠安然接受事情向著最壞方向進發的,所以當他看到袁太擁著伴侶依偎並行的時候,他呆呆的瞪大了眼,思緒陷入極度混亂狀態,他壓根兒就不想相信袁太會背著自己紅杏出牆。而原來一件事所謂的最壞,係可以壞到令人難以預料,壞到令人難以打算的,就好像袁生這件家事,自己太太的劈腿對象竟然是一個女孩子,而那個女孩子,竟然是自己青梅竹馬、暗戀經年的對象,阿敏。

即使袁生平日為人再精打細算都好,恐怕都難以計算出這個殘酷的因果。

袁生思緒雖然混亂,但他隱隱感覺到,過往數年自己一直辛苦經營、極力維護的平穩生活,已經出現裂痕崩壞起來。其實若然袁太出牆對象不是小敏的話,袁生很可能已經採取一貫應對危機時的懦弱態度,眼不見為乾淨,走回住所避之則吉,但當發現目標人物是阿敏後,雙腳又好像不聽使喚一樣,繼續緊緊跟隨著。

是想知道太太是否跟阿敏在來往,還是想知道阿敏是否跟太太在來往?一先一後的安放次序看似意思相同,但其實主體與副體相互對調,文句重心就會變得不一樣。

他始終惦掛著阿敏,相對自己太太而言,他甚至更想念阿敏。

阿敏跟袁生貴為左鄰右里,自小就相識玩得很埋了,就讀相同的小學、進入相同的中學,雖然因為學業程度上差異,分到同班機會少之又少,但直到中七畢業為止,用私交甚篤來形容他倆,都絕對不為過。男孩子一向戇居愛濫情,稍稍跟異性多點接觸,就變得春心蕩漾極速愛上,而袁生則屬於少數個別例子,此子天生出來就好像少了條根似的,對任何感情都顯得慢半拍欠缺激情,但唯獨對阿敏是例外,他在進入中學階段不久,就發覺到自己對阿敏有著異樣的感情,他一直掩藏著自己的感情,敢愛而不敢言明,深怕表白後雙方好友關係會因此遭到破壞而掛掉,其實說穿了,就是袁生自信心不足,為自己懦弱性格不停找藉口。中學畢業後,阿敏升上中大、袁生則投身社會工作,生活圈子不同加上阿敏舉家搬遷,好友關係遂慢慢凋謝至枯萎,直到袁生結緍請飲時見過一次後,雙方就沒再聯絡過了。

袁太就是那時認識阿敏的。

其實袁生久不久都會懊悔自己當初為何不積極一點向阿敏告白,要是那時把握機會出擊的話,「袁太」這個身份就可能會變成更令袁生疼愛的阿敏,但,機會沒把握住,最後又溜走了。想著想著,袁生又會將罪名推到自己性格缺陷上,情況就好像他應付未能升職時的避世心態一樣,一樣的無能,一樣的懦弱,一樣的推卸責任。

現在回想起來,袁生愛平穩、不愛改變的性格可能就是從那時萌生出來的,刻薄點說,原來他的失敗人生就是從那時展開序幕的。

袁太跟阿敏滿臉春情、手拖著手甜甜蜜蜜的走著,來到就近一間頗有悠閒氣息的咖啡店就註足停了下來,緊跟隨其後的袁生想東想西想得滿腔困惑,一時大意,差點就相撞了過來,慶幸袁生及時夢醒在倆口子身邊步過,否則當街當巷兵戎相見的尷尬場面,恐怕將難以避免。其實道理在自己處,在情在理袁生大不了可以來一個當場踢爆的,但袁生就是拿不定主意,說是拿不定主意,倒不如說他害怕,他害怕一切會變得無可挽回。

在八號風球、驚濤駭浪之下仍然妄想著前面實為波平如鏡的海岸線,袁生這一個游早水的白痴,註定將會溺斃大海之中。

「好似無咩早餐好食添。」

「不如上去我度,我煮比你食啦,我先生番左工。」

倆口子相互一笑後,又手拖著手的進入超市,買了雞蛋煙肉麥麵包,就走回頭路、彈下彈下的返回袁太的住所了。

感覺就好像新婚夫婦一樣,甜蜜蜜得從身體漏出蜜液出來。

要作個袁生會懂的比例的話,袁太跟阿敏就是「足可媲美拍拖初期的蜜月期」,袁氏伉儷則是「親情」,這樣說其實已經相當俾面,要再狠一點去說的話,袁氏伉儷根本就是毫無感情。

袁生一向信奉的戀愛方程式,是日終於得到驗證確診為陽性了。

袁生見到她們走回住所大堂上樓,自己則在大廈外靜待了十餘分鐘後,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定,回家踢館去。袁生想,只要盡早去踢館,襯事情未到最敗壞處先作出預警,情況又可能不致於想像中的壞,他認為,凡事作出最壞打算係好,但太悲觀的話,又好像有點枉為人世了。局外人可能認為袁生肯走上踢館之路已經算是其人生的一大進步,但進步與否其實見仁見志。

個人而言,若然一定要在袁生這段行為上加上一句評論的話,我希望係,積極中的消極。

「等你地兩個八婆玩煮飯仔玩得咁過癮丫喇!」一句衝撞性甚強的語句出自軟弱的袁生口中,聽落份外諧趣惹人發笑。

袁生來到門前,大大的深呼吸一口氣,緩緩將鎖匙插進鎖匙洞、一圈一圈的扭將起來,扭到最盡處再深呼吸一下推開大門,內裏沒有預期的溫馨煮飯仔,也沒有一早設想定的歡樂早餐會,只見一堆食物放了在餐桌上。

袁生吞了吞口水,慢慢的朝著主人房那邊去看。

房門關了。


他手抖腳搖的走近主人房,袁生每行一步,就好像有千斤石頭墜在雙腿一樣,越走越覺乏力。

「咦~又話食早餐。」

「嘻,家下咪食緊囉。」

袁生一雙抖手握在主人房把手,卻始終使不出力把門推開,就好像《心方方》最後一幕一樣,門後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正所謂難得糊塗,袁生真的沒勇氣去探出答案。袁生緩緩的倚著牆、倒坐在主人房門前,聽著房內淫聲浪語越發越大聲,袁生漲紅著臉,感受到史無前例強大的屈辱羞恥感,這種駭人感覺重重的壓著袁生,令他透不過氣、意識慢慢變得糢糊起來。

當想起好端端一段平穩關係忽爾遭逢巨變,袁生不禁淚流滿臉抽泣著。

哭著哭著,哭得雙眼通紅;哭著哭著,哭得淚水都流乾;哭著哭著,哭得連意識都慢慢失去,情形就跟人體遭受傷害痛極會暈倒一樣,純綷源於與生俱來的人類自我保護機制。都不知過了多久,當他意識慢慢恢復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身處商場內的咖啡店了。

人家飲醉酒飲得斷了片,袁生是屈盡辱屈得斷了片。

最好的可能尚未來臨,但最壞的卻更深不可測,摸極都摸不到底。

究竟應該用甚麼樣的態度去面對自己、太太及阿敏這一段三角關係呢?這將會是袁生有生以來最難解決的一個重要課題。

4 comments:

SZE said...

居然斷片.....!!!!
阿袁生唔係咁都忍得嘛!!!


不得不說,你個blog真係幾好睇.

小瓶子 said...

快D写落去,追紧吖...

潤滑KY said...

Sze:
真俾面,
謝謝謝謝~

小瓶子:
盡力啦,
盡力唔爛尾啦。

Cat said...

我都追緊呀..
快d la!hehe..

我覺得如果個奸夫唔係女人,袁生一定會更加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