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February 2009

利久庵午市定食。

每逢生日、新一年之類的大時大節之後,總會妄想自己會因此而有所改變又或戒掉一些壞習慣,就好像失戀後忽然剪短頭髮一樣,寓意斷髮忘情從新開始,但其實又點會做得到?又應該這樣說,其實關咩事?又唔係換腦,人生觀戇居易呃一切依舊,吸收不到失敗經驗惡性結局不停循環著,真討厭。

我一向喜愛有意識地浪費時間,所以零九農曆新年後銳意改掉懶訓習慣,年初某日較定鬧鐘起身到尖咀吃午餐去。其實我所謂的懶訓,相比起其他嚴重睡眠病患來說可謂未見過大蛇噴尿,實屬微不足道,不過連食午餐都要較鬧鐘,情況都應該受到關注的。

鬧鐘一響彈起身,梳洗一番出到尖咀已經兩點餘,抱著摸門釘心態走到利久庵門口,望望營業時間,托賴慬慬趕及Last Order 時間,就跟朋友B 第一時間奪門而入。小小一間日式食店,選擇都唔少的,我跟朋友B 同屬選食憂悠寡斷之輩,對著餐牌東望西選,揀到標汗,侍應深怕落場時間會被推遲,就過來推介一下,一望,竟然係早幾年在利時對面的Domon 工作、被我跟朋友B 私底下稱之為溶妝女的女侍應,世界真細小。

叫得溶妝女,妝當然係溶的了,Domon 作為一間拉麵店,店面細、冷氣少、氣溫高,溶妝女一臉濃妝的在樓面走來走去,勤奮汗水將妝沖洗得七七八八,加上我又愛吃夜飯,到我幫襯時,濃妝已經變成殮妝了,現在利久庵冷氣夠食物又無需如拉麵一樣需要熱辣送到,溶妝殮妝現在又變回濃妝。

我為人雖然不算多言亦總算吹得兩嘴,但對著這個妹子,還是要甘拜下風,事關佢係名符其實口水多過瀑布,聊起上來,黃河流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好不容易點了餐,溶妝女就過來跟我倆寒暄著,這一暄,暄到出餐為止,到過來添茶,又暄番十來分鐘,來來回回的又暄又吹,我差點沒以為自己正在跟她撐枱腳。

相比起日本菜其餘的,我更愛定食類餐點,一套過原份上枱,縱然每款少許,但感覺豐富有品味,所以這類日式料理的午市定食就最合我河車了。

申報:全數相片純交差證明到此一遊,可謂毫無美感可言。


朋友B 對日本菜的概念就是刺身魚生,其餘的彷彿都被視為邪魔外道,所以來到利久庵其他熱食都不作考慮,點了切粒魚生飯套餐。

相熟的跟我吃飯都難逃被我瓜分的命運,就連定食此等個人主義極濃的餐點亦不能夠幸免,所以這套刺身飯餐,都有三四成入我肚的。

刺身飯定食陣容鼎盛,起手式的幾款例牌野就無謂講了。主打的刺身飯陣容包括三文、吞拿赤身、墨魚、玉子、三文魚子等大路野,雖云切粒碎濕濕,但份量並非吔吔烏鬧著玩的,吃了幾口各款皆切厚粒口感滿滿,和著壽司飯來吃,一口接一口的吃著吃著,差點獨霸了人家的餐點,真失禮;另外湯烏冬都不是蓋的,午市定食烏冬自然不能求手打,但吃落比尋常的滑溜,一啜直滑入喉,差點啃死異鄉,將之配上清甜的木魚湯底,簡簡單單,但討好。


吃時天氣還算嚴寒,原先打算點牛肉火鍋定食暖暖身,但見溶妝女介紹特式火炙三文魚定食,唔捧場一下又好像唔多俾面,就轉軚要了後者。不知何故近年三文魚成為了唔識食的代名詞,自己雖云不致於酷愛,但久唔久總會想砌它一鑊半鑊,礙於現實生活中自己一向很造作,為保持好像很識食的形象,跟其他真.識食人仕迴轉時就很少點三文魚壽司了。

起手式那幾款除烏冬外跟刺身定食相若,燉蛋香滑,但不及對街的見城;沙津新鮮,但日式店鋪的話,個人還是喜愛薯仔沙津多點;麵豉湯足料,但又不夠咸味不夠濃,總之就是每款都好像差少許,又應該這樣說,跟我個人口味差少許。主菜特式火炙三文魚,所謂特式,就是用上酸汁加上大量的長蔥、荀絲、紫菜、生菜及蕃茄混合三文魚同吃,至於火炙,今時今日一地迴轉,後生細仔唔會唔曉嘛?

自己食刺身魚生類物體一向不愛整色整水,所謂不愛,就連叫海膽多了一塊青瓜都會面有難食,所以當見到這款有點Fusion 的主食,都不禁有點皺眉,但其實除去偏見的話,味道係幾夾的。三文魚大大塊合六片,份量十足,加上選用的是魚脯部份香口肥美,配上店方特調的酸汁和和著一堆菜蔬去吃,既醒胃又好撈飯,結果當然係添飯收場。

吃著吃著,溶妝女過來聊天,出於禮貌又放低碗筷應對著,結果呢餐飯,差不多吃了兩句鐘才完成,午市計其實叫長時間的了。飯後連兩款雪糕埋單合計百六,水準不錯但又算不上突出,下次未必會再來。

跟溶妝女互道一聲新年快樂後,新一年沒任何改變,翌日假期後第一日開工就遲到了。

PS:溶妝女不停大聲訴說著以前公司的好,我呢類外人聽在耳裏都覺有點過份,何況企在刺身枱前的日藉老闆?如果佢把口仍然唔收的話,下次再來時都幾難再見到面。

名稱:利久庵
地址:尖沙咀棉登徑17-23號地舖1號

2 comments:

尖尾 said...

嗨,為甚麼又開始寫起來呢?

成功在公司上位成為不用工作的冗員了啦?

潤滑KY said...

很久不見尖尾~

不嬲都冗開架啦~有冇上位都係冗~
冗王是也乎~

唔知喎真係,之前無啦啦唔想寫,家下又無啦啦想寫番囉,但根據個勢,好快又無啦啦唔想寫架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