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4 February 2009

其實我們算不算做愛?(一)

入夜近十時,當袁生看到素來晚睡的袁太洗澡後換了睡衣、拿著手提電話和雜誌走入睡房時,不期然望望放在電視旁的巨型大日曆,今日位置塗黑了一個大圈圈,這下袁生意識到,是晚就是每月一度的播種日。

袁生其實一向都很抗拒生養小孩,在他的心中,一直潛藏著一套好像很有道理,但又份屬歪理的戀愛方程式:

尋常一段由戀愛到結緍的愛情保鮮期雖云各有不同,但經歷的過程其實都大同小異,先先就是初拍拖的甜蜜期,慢慢愛情轉平穩步入穩定期,到新緍生活,兩者因為要重新開始新的二人世界,又會進入足可媲美拍拖初期的蜜月期,到中段愛情慢慢成為感情,最終夫妻關係變成親人,感情轉化成親情,二人的愛情任務就原結了,而小孩子的出現,又能夠擔演防腐劑角色,延長夫妻關係壽命。

袁生沒受父母之命要替袁家繼後香燈,亦不認為需要為將來平淡的夫妻生活添點色彩而生育,一來假若為孩子費盡心思、花盡盤川去養育就是「色彩」的話,有回報倒還斑斕精彩說得過去,但養著死仔頂心杉的話,袁生就敬謝不敏,二來他一向深信平淡是福處事是是但但求過活信條,平淡的生活、欠缺激情都沒差,說到底,情到盡時都不過是一段親情而已,有番四十來歲變成親情的話,甚麼都好像沒所謂了。

袁氏伉儷的緍姻其實是頗為即興的,這當然並非大家甜蜜蜜得可以亂試亂結,反倒是因為雙方都不想再試再選、厭倦了。大人大姐活到了一段日子,若然閣下並非古靈精怪又或一愛到老的話,情傷重創自然滿身舊患,一生最愛的又總是無可挽回,兩人有點心淡,反正處落又好像很投契,就快手拉埋無謂再煩。

世事難料,再投契的,經過兩年相處,都開始漸漸感到陣陣倦怠味道,雙處時默默無言對著望沒啥話題,很多時只因對方一些小習慣就感到不耐煩大發雷霆,總之就是相處不和睦,雙方愛情豈止進入感情階段,甚至跳了出黃界線,落在不明處,等待火車前來撞個粉身碎骨,其實一切尋常不過,但卻來得太早太急。這段關係看在袁生眼裏,這就好像一棵樹根外露的小草植物頻臨枯萎一樣,沒辦法,當初地基打得太差,後天就要想盡辦法去瀰補。

就是有了緍姻危機,才會想到生孩子,或者應該再跳前一格去想,是甚麼軀使袁生去挽救緍姻呢?是單純的一個愛字嗎?袁生不敢說。

他就是這麼的渴望安穩,渴望得連夫妻間還有沒有愛存在都忽略了。

將客廳的電器用品關掉後,袁生緩緩的步入睡房,其時袁太正在看著《忽週》。

「開始得未?」袁太瞄一瞄袁生後說。

「唔。」袁生點點頭示意,就往袁太身旁前去。

知道遊客到香港有甚麼指定景點嗎?山頂、尖沙咀海傍、油麻地廟街、旺角女人街......

袁生是晚亦遊走人體指定景點:耳背、嘴唇、頸項、乳房......但他不是遊客,是熟客,是一個來過一百數十次的熟客,是一個來過一百數十次、但其實又不算太喜歡這個地方的熟客。

總之一切好像有既定程序一樣,就是行貨,就是偱例,就是了無生趣。

開門幾件事做妥當後,袁生就慢慢挺進,進到深處後,速度由慢轉快,搖著搖著。

老實說,假若兩人之間隔著一塊布的話,袁生會選擇邊搖邊看電視、袁太亦會選擇邊吟邊揭雜誌的,但礙於夫妻間結緍時簽署的互相尊重條約,大家都忍著慾望。

所說的是看書看電視的慾望,至於性慾,彼此間在很久前從對方身上已經找不到,遍尋不獲。

例牌的換了姿勢,袁生按不住悶,快速的搖了數野,呼一聲,禮成。

袁太稍為清潔一下後,一聲不響的就往浴室洗澡去,袁生則攤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回想著剛發生的事,想著想著,竟然意外地跟數年前見工面試的情況混淆起來,「嘿」的一聲,不禁苦笑著。

快感滿足感是有了,但換來的卻是一肚更大的無奈鬱悶感,徘徊體內歷久不散。外間總認為女性在性事上享受沒男性的簡單輕易很值得同情,其實不然,雖云女性高潮難得,但互相遷就總會造得出個味來,而男性最無奈的卻是洩出一陣陣可悲的快感、傷心的滿足感,事後還要得到對方一句「你就舒服啦」,可謂十分諷刺。這種兩極化的感受,就好像《黑太陽731》的酷刑一樣,真箇可以讓人滴出淚來。

袁生當然沒有又洩又滴的那麼可憐無能,他只希望一切會慢慢的平靜下來,回到過去安穩的生活。

正當他慢慢由思考模式步向睡眠狀態時,化妝桌忽然傳來震動聲,探頭一望,是袁太手機收到短訊息的訊號,見來訊電話好像有點熟口面,就沒任何機心、純綷順手的打開看一看。

「我都好掛住你...聽日見。」

正所謂平淡穩定就是福,袁生只想簡簡單單去愛。

咪愛囉。

2 comments:

Hana said...

你寫得很到肉,很好看。期待(ニ)

潤滑KY said...

嘩~~
謝謝Blog界才女Hana,
受寵若驚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