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February 2009

初纏戀後的三人世界。

先恭喜各位情人節快樂,但如果真要快樂,我不推薦有情人睇以下內容。





情人節流流單身人仕酸溜溜,三條人殺出九龍城覓食,所謂覓食,係堅覓食,並非沾花惹草之類的覓食。

選址九龍城皆因該區平民地踎食店密集,我們一堆單身人想,情人節此等重大節日,有良心的,大概都應該搵餐好的吧?唔搵餐好的,都應該搵區好的吧?唔搵區好的,不如留番屋企食好過吧?

總之就係,比條路行下好嘛?

黃大仙地鐵站集合,三條人浩浩蕩蕩的軀的士前往,到九龍城廣場一落車,就見到一地都係浪漫情侶,而既然堪稱浪漫情侶,可想而知全數並肩拖手而行。九龍城路窄前面一對慢行,下一對又跟著慢行,再下一對又慢行,層層疊疊做成骨牌效應,可以想像得到案發現場的確係無路好行。

「雕哪星,拍拖拍到黎九龍城,唔係黎九龍城廣場行街咁浪漫呀嘛?」A 很粗口,應該說,三條人都好很粗口,但本篇只會節錄A 的,無他,要毁佢名聲而已。

「九龍城多時鐘,食完飯爆房,一箭孖雕。」B 為女將,但說話粗鄙。

「遠睇兩行人排住行條路,真係似遊行,我地行第邊啦。」C 說。

一行人轉了另一條較少人行的橫街。

「嘩頂,你睇下果個,送一枝白花喎!係一枝喎!」B 暗指著對面街的一對情侶。

「送你一瓣的雪花咩大佬。」C 說。

「哈哈哈哈~」三人大笑。

唉,自得其樂,自得失落。


繼續行,到班馬線處。

「睇下對面。」一對情侶手提著一枝紅色玫瑰花。

「西班牙牛郎喎。」C 又說。

「哈哈哈哈~」三人又大笑。

唉,自得其樂,自得落莫。


三條人邊行邊討論前幾年忽然流出巿面的珍寶珠花,究竟係咪真係有人買的呢?

「收到會嬲囉,成束野硬掘掘,防狼用品咩。」女將B 說,三條人哈哈笑。

「但呢類型同金莎花都係被貫名為實際兼環保架喎。」A 說。

「又環保?浪費才有氣氛有氣派,有氣氛有氣派才有浪漫。」C 回答說。

「咸魚白菜也好好味喎,浪漫不一定要氣派啦。」A 反辯說。

「藉口!一年三百六十四日都咸魚白菜,到有一日可以大條道理豪一豪佢又話要環保?世間始終唔會有咁美好掛?」C 說。

「何況,實乜Q 際,送幾十粒珍寶珠比我把托!我對上一次食珍寶珠數到前年呀!即係佢一次過送左幾十年份量既珍寶珠比我呀!」B 一邊點頭,一邊大聲說。「唔好同我講襟擺呀,擺得耐惹蟻呀!掉又唔係唔掉又唔係,衰過花。」

「咁又係。」A 跟 C 想,B 無男朋友係有佢原因的。


走到目標地兜踎泰菜,竟然坐到一街都係,往店內一望,全店杯杯碟碟筷子茶杯人犬貓鼠皆一雙一對,過另一邊,不例外爆人,遙望整條街,車水馬龍,就好像《見鬼》最後一幕一樣,人多得有點離譜。

來來回回,三條人走到打冷鋪前,現場等位等到滿瀉。

「仆街,打冷都要等位,頂你難道呢樹都有情人節套餐?」A 一臉不忿的說。

「有喎,寫住心心相印卥鵝心同長長久久灼鵝腸。」C 指著餐牌說。

「下?唔懶係咁猛呀嘛?」A 搶過來說。

「講下唧。」

「點呀?去邊樹食?我唔想行喇。」B 搓著腳說,狀甚疲累。

「去得邊食丫,呢個時候就算入麻雀館都係得對對糊同六對子食得架咋。」C 說。「一係黎我樹,我兩老北上左。」

「頂,是但啦,咁求求其其入去執堆卥味去你樹開餐啦。」A 銀包都拎定。

「算啦,你睇下堆人。」C 指指,對對企住一對對的對來對去,加上店內外亦對對坐住一對對的同樣對來對去,對得太多,對得三人都頭暈眼花、眼乜寃了。「呢個時候要外賣卥味?我諗我家下番屋企卥,等到你果盒斬齊我屋企整果兜都入哂味喇。」

「痴乜線,情人節流流出街撐打冷枱腳,傻左。」「情人節同情人食咁野,下年都幾難唔換畫啦。」「如果拍第一年係打冷,第三年食到和民已經算係昇Level 昇得快,但要食到酒店級,起碼要積多十年經驗值先掂。」「一句講哂,情人節食咁野,吹漲。」
三條友唸完咒,離開這個傷心地,走到另一店鋪買餐。

「買啦,買盡佢,我今晚要做隻飽鬼。」C 對著A 同B 說。

不消十分鐘,三條人一袋二袋跳上的士,直飛C 之部屋。

「哈哈哈哈,去你樹有Xbox 結他玩,重好!」A 說。


唉,自得其樂,何其寂寞。

2 comments:

素顏天使™ said...

笑死我啦!!!!!!!!!

健健你唔寫字真的太大o徙了~

潤滑KY said...

唔?
我呢排勤左好多喇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