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0 February 2009

其實我們算不算做愛?(二)

袁生眼光光的徹夜難眠,滿腦子都是昨晚發生的事,所說的事,其中當然包括著昨晚跟太太「精彩」的例行公事,袁生背著洗完澡後一聲不響就倒頭熟睡的太太,看著入伙前跟太太一同選購的牆磚,空白一片沒啥圖案可言,就好像現在自己跟太太的關係一樣,沒愛沒恨白茫茫的,一點色彩都沒有。一段關係若然只存恨意都總算還為彼此之間留低一點牽絆,但愛恨都欠奉的話,就是佛家所云,緣盡了。

沒有快感、充滿挫折感、只求生產的功能式造愛,出來的到底會是甚麼?沒心寫的稿件,會得出九唔搭八、錯字百出的文章;沒有愛而出的所謂結晶,大概都會得出一個古靈精怪、充滿缺陷人生的小孩吧?人家為愛而生育,袁生則為沒有愛而生產,想著想著,袁生竟然笑了出來。

有愛的叫作生育,沒愛的就是生產;一起生育的是夫妻,一起生產的就是工友,所以袁生和袁太是一對工友,一對渴望借生產而挽回關係的工友。

挽回關係為的就是安穩,袁生就是這麼的渴望安穩。

其實是晚佔據袁生腦容量最多的並非這起事件,始終這個問題已經積存良久,要做的都做了,現在就只能等製成品出來,挽救頽勢,他最在意的反倒是袁太手電收到的那短訊息,簡簡單單的一句,足證袁生袁太之間存在著有第三者的可能性。袁生愛安穩為顧存大局,有很多東西可以遷就容忍,但唯獨太太紅杏出牆就萬萬不能忍受,我的就是我的,毁壞了玩嫌了情願棄置倉底都不割愛傾銷是他的宗旨,可以這樣說,他就只有這個層面上像一個人,其餘的,稱之為人都好像有點過譽,更貼切的,是行屍走肉,屍體一條。

袁生需要知道事件旳來龍始末,翌朝他瞞著太太請了病假,踏上了跟蹤太太的征途。

世界上就只有大公司才會長出寄生蟲,所以袁生在大公司十個年頭,縱然一直幹著低層人仕升職無望但卻仍然沒半點離職意願,說穿了就是不想多變怕冒險。其實過去都曾經出現過兩次升職機會的,但他都不知抱著甚麼心態去工作,雖不致於疏懶怠工,但事事只按本子辦事完成最低要求了事,需要幹多一點份外事就借故推塘多多事實,一個做事欠缺積極得浮哂面的人,試問又怎能委以重任?上司其實老早向袁生暗示明示過幾次,正當他打算幹多一點搏搏表現的時候,另一個被看好的兢爭對手出現,輕易的就把袁生踢出局。

機會來到時他不懂爭取,到溜走了才想到去追,都太遲了。

每遇這種情況,袁生總會將罪名推到自己的性格缺陷上,「夠食夠住夠生活就可以,平平淡淡安安穩穩的生活最適合我」,仿佛避難所、忘憂國一樣,將一切過失推得一乾二淨。

假若生育真的是對生產的話,生活就是對過活,袁生既不介意生產又安於過活,剃髮出家、取個法號的話倒可稱之為出俗之人,但他又不然,所謂的行屍走肉,實在莫過於此。

但,這真的是袁生所希望得到的嗎?

「咳咳,我今朝唔係咁舒服,想請日假。」袁生交著戲。

「哦。」就掛斷了,所謂閒角,就是連交戲都沒人有興趣去看。

袁生借故上班,實則在居所附近潛伏、等待著,過了不消一刻鐘,就見到袁太從大廈處緩緩的步出了。低胸上衣襯著西裝款長褸,下身一條窄身牛仔褲配著長靴,加上苖條的身段,真的很難相信已經是已緍四年的人妻,其實這也難怪,始終袁氏伉儷早緍,肯保持沒荒怠生活的話,仍然是出得廳堂的,只是袁生對得多,就變得不以為然。

世事就是這樣,再好的都不過是一個樣,看慣了看多了,就厭了。

袁太慢慢步向街尾,袁生則緊隨著,期間袁太一直都沒感到異樣。袁生一向質疑電視劇出現的跟蹤場面跟蹤者與被跟者相距甚近都不被發覺,感覺兒戲不真實,但原來套在現實世界裏,又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就斷正的。正當袁生想著想著,跟前不遠處忽然閃出一柳身影向著袁太走去,只見人影捧著大束玫瑰花繞過袁太奉上,袁太「呀」的一聲,就連處在幾個身位後的袁生都聽得到,從側面看到,袁太驚喜的接過大束玫瑰花咧嘴笑著,滿臉笑容的跟人影聊了幾句,就拖著手,彈下彈下的繼續向前走。

這就是生活,這就是情趣,袁氏夫妻關係急速下滑其中原因,就是因為袁生欠缺這種生活情趣。

跟前景象令袁生既怒得漲紅著臉,同時間又嚇得目瞪口呆、吓了出來。妻子的紅杏出牆已經確定得九九十十,憤恨嬲怒妒火中燒實屬正常生理反應,但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跟前這個跟自己太太嘻嘻哈哈、拖手拖腳的不明物體,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個女孩子,而更令她傻爆了眼的是,這個跟自己太太混埋一堆的女孩子,竟然是阿敏,是自己一生中最愛的女孩子,阿敏。

9 comments:

Hana said...

未完格哦?

女同都幾多下,皆因男人實在不際。哈哈!

仕仔 said...

喂, 寫下寫下會唔會大搞3p 架 ?

潤滑KY said...

Hana:
四集,我d無謂故事通常係四集,
緊守起承轉合原則。

仕仔:
點會咁變態架~
純純的愛嘛。

仕仔 said...

因為寫純純的愛唔似你吖嘛.
喂, 唔好打我....嘩, 唔好打面 ~~

潤滑KY said...

仕仔:
原來我0係你心目中係咁既形象,
我好嬲,我真係好嬲~~

仕仔 said...

咪嬲住先啦, 唔係純純的愛先至得人鍾意吖嘛. ;)

潤滑KY said...

仕仔:
哈哈,
襟撈咪就係你呢d 囉~~

小瓶子 said...

喜欢你的故事.

潤滑KY said...

小瓶子: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