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5 February 2009

無謂事一則。

友達Lunch 時間忽爾來電,無他,講無謂野,重要係十分之無謂。

「喂,做緊咩?」跟友達的關係,已經無需再講究甚麼勞什子禮貌了。

「無,食緊飯。」自己一向不愛傾電話,平日接到的話還會出現十餘分鐘蜜月期,但假若Lunch 時間接到絕對連交戲都嫌費事,由聲氣以至語氣皆衰到一覽無遺,對待屋企人還好一點,其餘的,一律無情講。關於我這個特性,友達其實是知道的,但就是有很多人喜歡明知故犯、知法犯法,有因有果定律下,塵世間才會有刑罪這回事。「做咩?」

「而家係咪打下比你都唔得先?」語音帶著咀嚼聲,究竟有咩緊要事值得食住飯夾著電話跟一個不喜傾電話的人商討?「今朝番工睇日曆先知,原來今日星期四喎,等我重以為係星期三。」

「係啦,今個星期我都覺得過得特別快。」只要捱過我起步那幾下衰聲賤氣,繼續堅持發出話題的話,前路其實還能夠稱得上是一條康莊大道,情況就好像不停宣告無電而自動熄機的快譯通電子辭典一樣,只要你堅持熄完再開再查、查完又熄又再開再查的話,潛力就會被引爆出來,運作多十餘二十個字的工作量。

「你都覺呀?係咯,我隔離個同事都係咁覺得。」友達深明電子辭典、手機最後一格電的潛在力道理,繼續說著說著。「點解呢?照計放長假後呢個禮拜會特別難過先係架。」

「唔,今個月係二月嘛,」想了想,竟然比我諗得出點解喎。

「有咩關係?」友達問。

「二月潤左一日,岩岩就係潤左今個禮拜其中一日,所以今個禮拜唔係過得特別快,而係真係少左一日。」

「斟杯水先,等陣。」

其實我覺得真係有道理、Work 架喎。



「其實你打黎做咩?」斟完水,傾了三數分鐘,飯都食完,正題仍然得一個桔。

「你今日有冇睇《蘋果》?」友達問。

「除左風月留番今晚返屋企睇,其餘都睇左。」大庭廣眾下翻揭風月版乃性機能失調之麻甩佬愛幹的事,我道德觀念良好且殘存年青的心,麻甩佬事可免則免。「有咩好睇?」

「謝寧露兩點呀!」友達邊說邊笑。

「下?又謝寧?」賣曲奇賣到要露兩點,等同做後備做到要賣屁股一樣,唔係話唔得,而係,究竟關咩事?「做咩呢排成日聽到謝寧個名?」

「頂,我話謝賢呀!」若然此段對話題出於我的話,絕對屬於論笑一部份,但現在由友達作主導,憑其過往的表現,又好像不太會搞這種低級趣味,我想,係真心講錯/聽錯。

「謝賢?我無睇喎。」

「我要做野,你得閒開黎睇啦,拜。」話音未完,就掛掉了。

事後上《蘋果》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看該篇所謂的娛樂新聞,仍然摸不著頭腦。



究竟四哥露兩點關我咩事?做咩要特別鄭重打電話黎話過我知?

摸極都摸唔清。

2 comments:

仕仔 said...

Anonymous said...

囧x100

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