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June 2007

炒雜匯式詭異故事(完)

(完)

燒完祭品,在寶福山回家的一程巴士中,遇到了住在同一地區的朋友D,見無事幹又心情好,就走上前搭訕一下。

「咁岩?去邊黎呢?」平日十分討厭剎時出現的交際應酬場面,但是日我卻自投羅網,無他,只因我最喜歡跟朋友D 交往,而喜歡原因,又恰巧跟阿敏有點點關係。

記得就在我跟阿敏發生關係後的幾星期,無意間從其他朋友口中得知,朋友D 其實是十分喜歡阿敏的,只是對方不知道而已。我跟朋友D 不相熟,憐憫之心不單一點都沒有,還存在著陣陣幸災樂禍心態,對方得不到的,我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無需負上任何責任就輕易擁有,箇中超卓不凡雖云帶有幾分黑心賤格,但我就是獨享了,打從知道後開始,每當我跟朋友D 碰面,體內總會分泌出一種只有勝利者才會享有的優越感,心情特別舒暢。

當然,整件事由始至終都沒向任何人透露過,連阿敏亦不例外,因為我怕會失去。

「朝早去完拜阿敏,頭先剛剛跟屋企人飲完茶。」朋友D 笑容勉強的對應著,從其微腫的眼窩我可以知道,他仍然未能將阿敏離世的事實淡忘,當想到朋友D 每晚喊濕枕頭的時候,我正正和阿敏用SMS 聊得不亦樂乎甚至調情一番,邪惡的優越感就變得更大。

「你都唔好咁傷心喇。」我拍拍朋友D 膊頭表示鼓勵,感覺就像考第一的高材生安慰包尾的人渣同學,一樣的假惺惺。

「其實差不多無事,但尋日在電話聽到她哥哥的一番話,又開始覺得不太好過,所以今日再來拜祭一下,本來唔想講,但屈住好唔安樂...」朋友D 跟我對望著。「原來係真架,阿敏條屍真係未搵到,法醫不過在出事現場搵到一塊屬於阿敏的頭皮同少量殘渣,就推斷出阿敏出事時被強大氣壓扯開頭皮死亡,唉,我聽完後整晚都想像著出事時的情況,好恐怖。」

呆了,剎那間我真的呆了,雖然早早知道阿敏必定死得很慘,但現在消息得到證實且原來找不到屍首,感覺自然來得更強烈更邪氣,何況當我想起這數星期以來每晚都在跟這具甩皮甩骨的屍體談笑風生,就更加不是味兒了。

「唔好咁啦,其實早早預左死得不太好看的了。」我故作鎮定安撫著朋友D,實則希望知道收到阿敏電話的,是否只得自己一個。「不過,無咩古怪事發生過嘛?」

「咪傻啦,驚還驚,邪門古怪事當然沒出現過,你估做戲咩。」

看著朋友D 微笑對應著,心裏頭不期然產生出一個疑問:到底阿敏為甚麼不聯絡其他朋友,而偏偏只聯絡上我一個人呢?阿敏是真的死了嗎?做過賊的遇到警察,真的會特別心虛,我在想,阿敏可能就是對我們生前的不健康關係耿耿於懷、懷恨在心,到死後有得尋仇報復,自然找到頭上。

其實又可能不能稱之為報復,可能只是想跟著我、看顧著我吧。

深夜同一時間,又收到了阿敏的短訊。

「嗨!我收到你個新電話呀,不過好多按紐,唔係好曉用。」看著阿敏傳來的這一段文字,我確信阿敏真的死了,只是屍體被衝散到不知那去罷了。

「係呀,我在想你一直都開不了聲,可能是電話型號問題吧。」下午的一番驚魂早早已定,阿敏跟多少人聯絡其實都不是問題,反正以這種方式聯繁著對方已經很足夠了,日間我有我的泡妞,夜間又可以跟老相好談情聯誼一番,擁有,其實可以是無形到這種地步的。

隔了沒多久,電話就響起來,迅速的接過電話「喂」了一聲,彼方依舊是一段怪聲響襯托著靜得過份的背景,問題明顯跟電話型號沒有關係。

「都是老樣子呢。」我掛斷後主動傳了短訊到阿敏那處去。

「我都唔知點解出唔到聲。」阿敏傳來回覆。「咦,有一項寫著3G 視像功能呢!不如試下用好嘛?」

「好呀!」真的想不到現在的紙紮製品就連3G 視像功能都能夠造出來。

我一邊等著阿敏的視像來電,一邊緊張得心劇跳,我已經有半年有多的時間沒見過阿敏,雖然自己不能一心一意愛著她,但無可否認,阿敏標緻面孔跟燦爛笑容真的很吸引人,尤其她微笑時露出的小酒渦,更加令人一見難忘。

過了不久,視像來電話獨有的響聲響起,我呼了一口氣,按下接聽鍵。

營幕先是閃了兩閃上下跳動,就好像接收有問題一樣,我隨即走到接收一向較好的士多房,畫面緩緩定了下來,但就只是黑漆漆面一片,我上下晃動著手機,黑漆漆畫面中好像有一些東西在郁動著。

「阿敏,我似接收到呀!你搵個地方光少少啦。」阿敏那一邊傳來一陣怪聲後,我看到營幕內有一些東西在移動著,慢慢,我看到有很微弱的光束透入畫面那裏。

光束真的很微弱,但,足夠我看到久違了的阿敏,一個全新的阿敏,一個無需露出酒渦亦足以令人一見難忘的阿敏。

真的是阿敏嗎?我想我沒看錯,從她腐爛得幾近脫落的耳朵,我看到了昔日她最愛掛上的珍珠耳環,但,除了這個以外,營幕中的這堆東西,莫說是我認識的阿敏,就連人類根本都稱不上。頭髮以至頭皮都宣告失踪,精緻外觀幾近看不見,取而代之的就是一堆乳白色又圓又胖的寄生物在相同位置四散覓食、扭動著,隔著營幕看到這種境況,腐屍味好像能夠透過電話筒處傳出一樣,陣陣嘔心感覺蜂擁而來;下邊大概就是軀體了吧?但我看到的就只有一堆爛肉伴著一條條幼長蛆蟲在內裏來回穿梭而已,當想到過往喜愛黏弄的乳房現在變成如斯境緻,被蛆蟲盤踞著,原先嘔心感覺變得更強更烈。

這時候,乳白色的下方位置有著異動,我想那應該是嘴巴吧,慢慢的震動著,過了三來秒嘴巴終於張開了,我看到了一兩夥牙齒狀物體,但伴隨著的卻是一大堆乳白色寄生物跟蛆蟲從內裏嘩啦嘩啦的湧出來,發出了陣陣異樣的澎湃聲響,我現在終於知道電話接通後傳來的是甚麼聲音了。

簡直就是一個蛆人,一個混合兩款腐蟲的雙蛆人。

我呆呆的看著這一系列驚心動魄片段,嘔肚物慢慢從胃部向上攀升直達口腔噴射而出,士多房瀰漫著陣陣嘔吐物惡臭味,但嗅覺彷彿已經不管用,因為視覺傳來的那種臭已經將一切蓋過。

就在我瘋狂嘔吐期間,電話忽然又再傳來訊息響音,我止著嘔吐,食指震震的緩緩移向接收鍵。

「健,雖然我始終開唔到聲,但可以見到你,我已經很高興了!估唔到紙紮品真係有用。」看著這段訊息,再棟著雞皮看到畫面那堆爛肉嘴巴位置又再不停湧出蛆蟲,我猜想,她在笑著。

畫面情境實在太駭人太嘔心恐怖,我按下掛線鍵,呆呆的坐在士多房內不懂反應,直到短訊音又再響起,我下意識的按下接收鍵,內裏的短訊,天真無邪,但卻恐怖到極致。



「健,如果叫紙紮師傅紮一道叮噹隨意門出來,你認為可唔可行?」




電話我即時從十八樓住處拋出窗外,號碼亦於翌日到電訊公司轉換了,而阿敏,亦沒再和我聯絡上,但究竟為何她只跟我聯絡而不跟其他朋友聯絡呢?我最後始終得不到答案,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拜山祭祖這回事,都是傳統一點元寶蠟燭香比較妥當,貪得意買一大堆紙紮高科技通訊產品來大燒特燒,我心血少,以後唔好預我。

7 comments:

難渡怖山car said...

老實說,呢篇嘢個構思布局幾正,若時光倒流三十年,必可穩佔【幻海奇情】一席位,不過當時又未有生滋電話。

潤滑KY said...

幻海奇情就無行架喇,
唯有搏下陰陽路開拍第三十集會用得著啦。

難渡怖山car said...

btw,從來唔覺得陰陽路好d,計埋 budget 就輸9條街,真係新不如舊。

潤滑KY said...

幻海奇情我都係靠now.com 先睇得到,我個年代,係不可思議星期二、靈通天地線0個類,去到依家,數有番咁上下代表性,得陰陽路架咋...

其實陰陽路頭六集都ok,之後就離x哂大譜。

難渡怖山car said...

你都好 systematic bor. 我淨係記得一鱗半爪:
ada 抄墓碑
5姑娘x志雄鬼戲院
奀星李惠敏xx潭扮自己
舒淇找替身?
...

素顏天使™ said...

幾時得閒再寫呀健健~ 好鐘意睇你寫鬼故.

Cat said...

一路睇..一路好驚!
仲要食緊飯..
睇到後期.真係有少少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