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June 2007

炒雜匯式詭異故事(二)

(二)

好友A 提著大堆紙紮製品,好友B 拎著一堆飲料,好友C 一手燒肉切雞一手生肉食物,而我則最為觸目,左手烤叉右手炭,當然不是打算互插後燒炭共赴黃泉,反正大家難得聚腳沙田,前一晚就決定拜祭完畢順路到附近燒烤場燒野食,散散心情。

在寶福山一邊拜祭一邊燒衣,將臨臨種種紙製品掉進化寶爐,彩電、大屋、手電等一應俱存,不禁大讚一下好友A 的設想周到。

「不用錢買的,是上次屋企人拜祭時用剩的。」

紙紮製品都可以有用剩?真的可以「用」的嗎?是當時爐火不夠猛、太趕時間、還是紙紮鋪大特價伯友預先入了一批貨以備不時之需?用剩的,又應該堆放在那裏?一大堆妹仔大屋擱在客廳,屋再大也好,都太阻訂了。見好友A 支吾以對,亦沒繼續追問,一切燒妥做妥後,跟阿敏家人道別,就咬著買燒肉送的豬脷打的到燒烤場繼續朋輩間的聚會,到天色入黑,才各自各的打道回府。

始終一大早去了墓場地帶,灰塵白煙噴得一身都係,感覺不自在,加上其後又對著大大個炭爐起勢燒野食,一身大汗,回到家即時徹底的洗刷乾淨,洗後又要整理一下翌日上班西服,一切搞定後已經累得攤在床上呼呼入睡,到一覺醒來,望望掛牆大鐘,已經是翌朝七點多,這不禁令我輕輕嘆了一回氣,本該還有漫漫長夜可以供我消磨的,一時貪睡,就耗掉了,所以我很懼怕昏倒式睡眠。

呆頭呆腦走到洗手間梳洗一番,緩緩的換過昨晚準備好的西服,就帶齊裝備出門上班去,等Lift 期間取出手提電話一看,發現在凌時到一時期間,有三來個未接來電,按入看看詳細資料,所有東西都是不詳,是三個不詳來電。

這對我來說其實是很不尋常的,自己一向少用電話聊天,家用電話還算可以接受,但用手電總覺得電話體積太少,很容易被周遭陌生人偷聽到內容,雖云不是聊些甚麼國家機密,但聽到了就是聽到了,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所以朋輩都知我脾性,不太會直接用電話跟我聯絡。

迫車上班接連打了幾通電話給幾位最大嫌疑人仕皆不得要領,我意識到這可能只是人家撥錯電話所致,最嚴重狀況大不了就是被電話騷擾,不礙事。

如常的上班下班,回到家中獨享晚膳,梳洗過後就坐在電腦前看日劇,其時已經十一點多將近十二點,正當看完第一集打算攻略第二集時,一陣貝多芬樂曲響起,手提電話響起來了。我提起手電一看,顯示了不詳兩個字,看看鐘,又是在凌時左右時間。

我按動接聽鍵「喂」了一聲,對方那邊卻一點聲響都沒有,這一點聲響除包括人聲外,更包括背後的雜聲,那邊廂是確確切切的一種寧靜,我等候著回話,聽著那邊靜得帶空洞感接近令人耳嗚的狀況,不禁鼓燥起來,我再發狂的「喂」了數聲,聽不到回話,就掛斷了線。

徑自走回電腦前不足十秒,電話又再一次響起,一切跟先前一樣,又是不詳。

「喂!搵邊位?」不出所料,對邊仍是一貫的空洞寧靜不帶雜音得令人匪而所思。

「你再玩電話,我要報警的了!」我怒吼道,但我可跟大家說,這分明只是靠嚇,要是只因為收到兩三個不作聲來電就鬧上官府的話,納稅人的錢恐怕早花光花淨了。

正當打算仗著餘威大力按一下斷線鍵之際,對方終於發出聲響。

要我推斷出甚麼聲音實在太強人所難,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一定是人所發出的聲音,並不是由甚麼機器所造成。

「你講咩呀?你玩電話都要適可而止,我真的要報警了!」

又再傳來差不多的聲,不過這次聲量來得更大,可以說是劃破長空。與其說我在靠嚇,倒不如說我是反過來被嚇到,凌時時份,在極端寧靜的環境忽爾傳出段段過往未曾在人類口中聽過的奇怪聲音,原來真的可以是很邪門的,那聲音就好像一個人使盡全力說話卻被淤著嘴出不了聲,幾經掙扎才釋數解放出來一樣,很澎湃很震憾,但卻嘀呢咕嚕毫無意思可言,聽得雞皮都棟起來。

我不想再糾纏,就又再掛斷了線,老實說,其實我是被嚇慌了。

過了十來分鐘,電話沒再響起,取而代之,是一個收到訊息的響音,來者仍是不詳。

我做好將會看到一大堆粗話又或空白訊息的準備打開收信箱,但原來再多的心理準備,看著跟前短短的幾句文字,都不禁被嚇愕了。

「健,我是阿敏。」

如果這是有人全心開玩笑的話,他已經可以原地打三個筋斗來慶祝整人計劃大成功了。

1 comment:

Kelvin said...

睇到我有D心寒之際,我的電話突然響起短訊,嚇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