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June 2007

廁格與尿兜之間。

身處國際級大公司,同事多但辦工室佔地大,過往效力小型公司時枱貼枱迫狹狀況當然不復見,相比起早兩個世紀前曾經短期效力的出版社狹小凌亂不堪狀況,更加係天與地分別,塵世間所謂貧富懸殊,無需穿越灣仔金鐘間行人天橋已經略知一二,但富有富賤貧有貧貴,後者同事們交情較深又確係事實,過去賓主之間有故可講有講有笑感覺良好,現在的則著重演練國綷京式變臉,我呢類不學無術又血壓低的,見對方起勢揭面具揭極都揭唔到真面目,睇到頭暈眼花,作嘔。

佔地大人又多,但茅廁格數少又有點過份,女廁陳設如何我就算知都要扮唔知,男廁則兜格各三,人人只有一個出便口,六個便器驟聽鬆動有餘,但奈何公司同事們唔通氣,如廁唔守規矩做成資源錯配,以致茅廁出現擠塞狀態。

朋友陳某自稱雞中翼愛好者但永遠唔曉食中翼的真正方法,每每搞完一大輪後掦聲「係好味,但雙骨間嫩肉真係好難食乾淨」,胡塗費勁了十幾廿年,茅廁界同樣存在著大量痾足幾廿年都唔知行規的盲毛,全院滿座當然無計可施,但若然三格並排任揀的話,眾所周知應該選擇靠邊的兩格最為利己利人,情況就尤如搭地鐵靠牆企、靠邊坐一樣,既有板可挨,又添一絲安全感,正確選擇也,其次選靠邊廁格入座後,假若不慎遇到後來者都不致於即時成為左鄰右里,免卻共同分享排便樂趣之尷尬,偏偏公司就存在著許多變態愛分享的古怪同事,每每遇著三揀一總喜歡向中間廁格昂首邁進,就算閣下早早佔領偏側位置都好,後來者又奇怪地不入鄰格誓不休,焗住跟鄰居來一個側面交鋒,徹頭徹尾的唔通氣。

究竟做咩鬼係要搞到彼此排排坐味傳味的辦大事才安樂?嘔吐之類氣味有傳染作用無容置疑,但排便有否相同效用又好像未經官方證實,鄰格氣味蜂湧而來,不見得會令腸道囤塞狀態得到舒緩,更重要係不知是否心理作祟,一邊掩著鼻辦事一邊好像感受到鄰格傳來陣陣溫吞熱力,慶住慶住,嘔心程度絕對不能小覻,所以未到山窮水盡都寧可停一停等一等,以免跟同事同場較技,先前提到的資源錯配,就是因為有人急,但有格無人用而造成。

事情點止咁簡單,就連雄性限定的尿兜亦成為戰場之一,同事愛中間落墨,好衰唔衰茅廁尿兜部份設計不佳空間狹窄,過去就不止一次出現腳撞腳苦況,需知道當男性進入蓄勢待發含苞待放狀態,雙腿彷彿被同化成器官一樣敏感,忽然來一下腳撞腳,情況其實跟棍撞棍一樣分別不大,箇中悲憤慘烈有寃無路訴,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痴得埋,難道真係有親?但就算真係有親,我對如廁呢回事,一向都係六親不認的。

遇到以上種種令人齒冷的親身經歷,不禁令我思疑公司內部存在著心理變態怪人,記得年前初到貴境無耐人有三急,為免被同事視為便者而強忍著,到午膳時段才光顧茅廁釋放出來,方便其間,竟然聞到陣陣叉燒飯香味從鄰格撲鼻而來,認真匪夷所思撲朔迷離,你話尋常時段餓得滯需要掟埋一邊廁格享用大餐都勉強講得過去,但 Lunch 流流好人好者搞咩鬼要走入廁所食叉燒飯如此有風味?可恨當時沒無聊地守株待兔一窺蘆山真面目,否則誰是變態佬,今時今日一定水落石出。

話事話,我連呢類廁所便溺韻事都可以放上大檯講得興高采烈眉飛色舞,所以話公司內部變態佬,又豈止小貓兩三隻咁簡單。

2 comments:

pm>> said...

入廁所食叉燒飯又真係幾變態.

潤滑KY said...

不特止,公司新黎左個麻甩佬重癲,
得閒講過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