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June 2007

舊同事的聚會.上。

舊同事間罕有地舉行聚會,自己一向懼怕應酬聚無謂舊等事宜,原先打算懶貴人事忙的婉拒,但見對方提及眾人皆攜眷又盛意拳拳力邀出席,加上有聯絡開的宅男A 亦會抽空上陣,好奇心與再無野講都有個伴心態帶動下,就唔知頭唔知路的首肯答應了。

唔係懶清高,認識我的都知道,除了圍內幾條粉皮朋友外,我真的甚少出席同類型聯誼活動,你話獨個兒面對面的約會我會用浪漫健康、有助增進情感來形容,一堆生保人無啦啦聚在一起食飯唱K 飲酒,總帶給我陣陣自尊受創感覺,我陰謀論地覺得,出席聯誼型活動的一眾索女們都帶著有色眼鏡看眼前一群為搏出位而打哂關斗、大耍把戲的型男,「車,出黎都係為左想識我地唧」印到上額頭,感覺難受。

跟宅男A 與另一位舊同事先到黃埔約實,再由其引領到約會會場,等了良久,對方終於粉墨登場。朋輩間花名比真名更能反映事實,陳善本成為強姦犯殊不出奇,但花名叫得宅男,就一定不會浪得虛名,遠眺駝背呆滯,近睇頭髮散渙、不收篇幅,你睇佢一身 IT Look!黑白色格仔恤攝褲頭配襯著差利式吊腳黑色牛仔褲,暗暗露出純情小白襪,這不是向以故道士達人林正英致敬的最佳服裝嗎?

「哈哈哈哈,你岩岩收工?定去開工?」按奈不住大笑出來,其時背後閃出另一位舊同事,良久沒見,先入眼薕並非日漸衰老長相,而係一身暗色打扮--灰色恤衫襯上黑色西褲,兩位拍在一起,異常協調。

「真的是食飯聚會咁簡單嗎?」看著跟前兩位暗黑人仕,不禁收起笑容,暗抽一啖涼氣。

約會地點在黃埔,聚會地點又在附近一帶,加上宅男A 一身道士打扮、舊同事一身暗色造型,身處天時暑熱夏季,這兩款扮相有著不同程度的不尋常,但卻同樣適合一種場合,喪禮。思前想後,電話中人又好像沒特別提及飯聚,我在想,人生在世廿幾年,相識友達間有若干人腳損傷在所難免,始終唔係十來歲小伙子唔識死字點寫,人到番咁上近,參與喪事數目無可避免遂漸增多,而稱之聚會,除特顯聯絡人懶幽默外,更大可能出於一片善心,始終幾年沒見,無啦啦打電話來遊說出席白事活動,感覺又好像有點不吉祥,加上雖云舊同事但關係親極有譜,對方唧不出半滴淚去悼念,反視之為聚會好藉口,又好像很合在下思想迴路。

假若一切屬實,我一身大紅Polo 恤可謂註定死火,襯著兩人不為意,我慢流一步半步,確認一下褲袋內有否殘剩一元作為帛金湊單數之用,呢家野,無謂問人借。

「喂,我地去邊唧?」醜婦終需見家翁。

「前面就到囉。」宅男遙指大酒店方向,心不禁冷了一截。

「咪掛,我大紅大紫入去,好似唔係咁好喎。」我不介意到大酒店向相識舊部致以最深切慰問,但由最初一心參加聯誼心態一下子急轉為憑弔,不知何故,腦海不期然浮起網路流傳的一張陰沉冥婚相片,很邪很恐怖。

「阿Kinson 哥,」宅男回過頭來。「去老坑打邊爐都有Dress Code?」

鬆口氣、抹把汗,為免事情演變成飯局內其中一項供各方討論的笑柄,我將先前所想所憂的生吞入肚,向著兩名暗黑系人仕大笑四聲胡混過去。

2 comments:

難渡怖山car said...

去老坑打邊爐要著壽衣㗎!!

潤滑KY said...

嚇死...
睇錯去老坑打邊爐要食壽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