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ne 2007

炒雜匯式詭異故事(一)

(一)

往年清明節總會向內宣稱工作加班,實則約齊圍內好友茶聚打機一整天避禍,雖知清明假期是由一班祖先所賜予,但想起假期流流需要清晨時份起床仆往天水圍一帶作掃墓活動,就甚麼不孝忤逆都即時拋諸腦後。今年同樣跟圍來三數位好友出外,但目的跟往年大大不同,一行人在沙田大圍集合後,就一起打的上寶福山拜祭亡友阿敏。

阿敏是今年年頭才增添的年青亡魂,記得一月初聽到敏將要到非洲公幹時,已經隱隱嗅到陣陣不祥味道,預感是很奇怪的,那幾天忽然很自覺在網上搜尋一大堆關於印度航空所發生的空難,看著看著心就寒起來,跟敏說起.對方早知我懼怕搭飛機,只唯唯諾諾的微笑應對著,誰不知,真的出事了。

詳盡情況大家都不大清楚,只知飛機在印度德里起飛後大概十五分鐘就跟航空塔那邊失去聯絡,經過印度當局一輪搜索後,終於在其中一個山頭找到飛機殘骸,研究人員其後推斷出飛機是在幾萬呎高空機翼折斷以致墜毁,這令我們想像得到,阿敏必定死得很慘,而三月頭的喪禮,敏伯母亦巧合地沒安排曕仰遺容活動,我想,阿敏可能不單止身首異處,更可能是整個軀體被強大衝擊力扯得爛掉、碎掉,喪禮中各好友顯然都想像得到箇中奧秘,只沉沉的低著頭,眼淺的,都淌著淚。

我是圍內朋友中心情最為複雜的一個。

阿敏是我最好的朋友,同樣地,她是一個跟我性關係持續超過五年的「普通朋友」,雙方怎樣開始都忘記了,大概就是一貫買醉買出禍的老土故事,事後大家沒提起、沒尷尬、沒追究、沒問題的繼續有講有笑聯繫著,就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其實自己暗地裏亦困擾過一陣子,但想著想著,除去道德觀念的話整件事不過是一件很尋常的逸事,既然你情我願,再強介懷就顯得太過老土落伍了。朋友關係跟性愛關係雙線發展,下晝合唱友共情、夜晚彼此慾海慈航,很複雜但沒抵觸,直到中段大家都各自交上了伴侶,活動才漸漸放緩起來,但只放緩,撞著伴侶事忙的話,又會相約纏綿,甚至相互在床上訴說伴侶奇怪性癖,說得性起,還會親身示範一番。在靈堂望著阿敏的大頭照回想著種種,才深感過去彼此的病態關係。

我們倆的關係,就只有天知地知及我們心知,其他人眼中,我們是有緣無份的冤家,暗暗搞著地下性的我們,深感有趣。

出席一個跟自己有肉體關係的朋友的喪禮,心情一點都不會好受,我不太冷血,悲傷之情當然少不了,但想起跟自己發生過大大小小性關係的當事人現在正冷冰冰躺在棺木,甚至是碎濕濕的擱在棺木內,人自然更難振作起來,身邊朋友A 傷痛至哭斷腸,總算發洩得了,我心情卻複雜古怪得不知應該用甚麼途徑去宣洩出來,默默屈在心中,只懂苦笑。

直到一切辦妥回到家,才懂得對著合照嚎哭出來。

3 comments:

難渡怖山car said...

你份工都好得閒噃,食完late breakfast就出post!

潤滑KY said...

唔係呀,呢排忙左喇,
呢篇晨早打完,一朝早POST 上黎諧趣下。

難渡怖山car said...

香港當年今日死咗好多人,小心隨街撞到一兩隻遊魂野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