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2 June 2007

炒雜匯式詭異故事(三)

(三)

不詳打來的電話,接通一堆不詳的聲音,現在又收到不詳傳來的訊息,最後還要加上一段甚為不祥的訊息內容,說到底都肯定不會吉祥得到那裏去,我看著這段訊息,雖然深感整件事存在著很大造假的可能性,但看著看著,心不禁發毛起來。

這真的會是造假嗎?不詳訊息...訊息真的可以從「不詳」處傳來嗎?撥電話前先打133 可以不顯示電話號碼,但傳訊息前加上133,又可以消除顯示電話號碼的功能嗎?壓根兒就是不可能的事!不論電話賬單抑或傳銷訊息,縱然回覆不可能,都總有一個號碼顯示出來,現在這個不詳,是確確實實、完完全全的大不祥。

就在我提著電話思考著應該如何處理跟前問題的時候,訊息音又再響起。

「按緊#9 三十秒就可以回覆的了。」我對著電話營幕顯示的十數隻字,看得傻了眼。

我真的要依樣畫葫蘆照做嗎?細心一想,照做了又如何,要是惡作劇的話,頂多就是沒收訊者;若然是邪門事的話,又不見得會因此被勾魂吸魄,甚至厲鬼纏身;如果如訊息所言真的是阿敏的話,這倒可能不算是一件壞事,自從她離去後,每到入夜總會想起她,有友情、有色情,反正就是都關於她的,阿敏,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

由於一向不太懂電話中文輸入法關係,我大著膽子震著手,慢慢的鍵入訊息再按緊#9,差不多按了半分鐘,營幕真的彈出了「訊息已發送」五隻普通不過但足已令我為之一驚的中文字。

「要嚇我、要我悔疚的話,你目標已經達成了。」由於自己周身有屎,直覺認為惡作劇的源頭應該是我和她之間的畸形關係,雖云你情我願,但對於自出娘始以來一直接受傳統教育的我來說,過程不論誰釋放得較多東西,情慾事宜,著數總是男方、蝕底總是女方,假若有人因畸戀而怪罪過來,咸濕賤格罪名鐵定擺脫不了,何況自古以來畸性比畸戀更易遭人唾棄。

等了差不多十來分鐘後,訊息又再傳來。

「鬼得閒嚇你,你又做咩要悔疚咁嚴重?我係阿敏呀!」是一種似曾相識的用詞語調。

「你真的是阿敏?」

「係呀!」眼前景象慢慢變得糢糊不清,眼框迅速囤積淚水,並緩緩滴下來,我想,我希望,她真的是阿敏,但我仍然充滿戎心,始終整件事實在太難以置信了。

「我很想相信你,但你可以舉出甚麼證據嗎?」單單這個長度的訊息,就足足花了我差不多十五分鐘了。

其後收到的好幾段訊息,包含了很多只有我和阿敏之間知道的秘密逸事,有相識經過、幽會過程、喜好、敏感位置之類,詳盡的很難說得清,總知在收到這些訊息一刻開始,我確信她就是阿敏,那一個半年前被扯得爛掉、三個月前被風光大葬、到現在卻好端端跟我SMS 的阿敏。

「...你這算是借屍還魂嗎?」我一邊按入訊息,一邊抖震,與其說是驚慌,倒不如稱之為興奮更加合適。

「借你個頭,我仍然係我,不過我連自己身在何處都不知道。」

「剛才打來沒作聲的都是你嗎?」我仍然介懷著那些古怪聲音。

「係呀,不過我出唔到聲,我都唔知點解。」我在想,死人出不了聲正常不過,倒過來死了還能夠打電話甚至乎跟我SMS 通訊才是真正的「唔知點解」。

「唔緊要,不過,我好掛住你。」我滴著淚,我相信另一邊情況都不會相差太遠。

打後的一個星期,工作多忙、節目多精采都好,每到凌時前總會坐定定的守在手提電話前等著訊息,有些時候阿敏會選擇來電,但就是出不了聲,我只好繼續用那不純熟的手法去回覆,甚至乎調情。

我跟阿敏聊了很多東西,關於各友好的最新狀況,還有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趣事,聊到沒啥好聊,開始問到關於男女朋友的問題。

「有無識到新女朋友?」

「無啦,對上一個,在你出事前已經散了。」我一邊吃著合味道一邊回覆,經過整整一星期的磨練,我的中文輸入法總算有點進步。

「呵呵,咁你近幾個月點解決?」我看到這段訊息,差點沒噴出杯麵來,她果然就是阿敏,只有阿敏會三無五更的將生活無聊事扯到性事話題上。我嘗試著將話題轉向另一方面,但阿敏就是咬著不放,慢慢地,我們開展著段段介乎 Phone Sex 的對答。

這令我越來越想聽見阿敏的聲音。

究竟阿敏為啥會出不了聲?我始終想不通。

翌日,我走到了屋宛附近的紙紮鋪頭,在云云古靈精怪的紙紮品中,找到了一套印有「電訊靈科」連合約手機的手提電話套裝,我不知道新式紙紮手機對這問題有否幫助,但我就是買了、燒了。

1 comment:

車厘教主 said...

喂~睇落又幾好睇w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