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8 May 2007

長短腳之戀。

無可否認,近年高矮之戀在坊間確實比過往盛行得多,不計已知朋輩情侶,單計街上遊走物已經不下第三四次見到姐姐類物體拖著弟弟型男友東行西逛了,三步不出閨門的盡管指責我誇大其詞、無中生有,但事實勝於雄辯,上星期周休二日就遇見三數宗案例,全數歷歷在目,我在背後算計著陌生人私事當然無聊八卦,但絕對真人真事不經刪剪。

我呢類人從來雙重標準,新潮與守舊各持一尺,更畸的性事戀癖都照單全收接受得了,唯獨尋常高矮戀卻每次遇到都會側目好一會兒,我明白情來沒法擋,但假若知道衝撞過來的屬大碼巨人的話,渺小的我總會盡力靠邊站避得就避,將被撞中可能性降至最低,始終女高男矮雌巨雄奀這種反傳統思維過份前衛,諒我骨子裏仍殘存封建大男人意識,要我唔望唔暗嘆一句「個女高過個男好多喎」,恕難從命。

我出生於一個變態沒道德觀念的小圈子,朋輩中人出現各式各樣忘年戀事都不算甚麼重大忌諱事宜,起碼將之放上檯面傾訴亦不致面紅耳熱,唯獨出現高矮之戀,懶理相差的只有一兩公分,總會先惹來一輪樹熊攀高樹、跟獨木舟相戀之類的熱烈譏諷,完全無懼崩口人兵家大忌,有恃無恐的發放崩口碗。

持續口不擇言,總會出現零星玩出火個案,當年朋友A 跟鄰校長腿姐姐熱戀起來,可憐矮小朋友A 跟長腿姐姐相差一個人頭高度,自不然成為圍內人仕攻擊對象,擔凳仔擁吻、食軟飯之聲始起彼落,堪稱無聊之最,矮仔又薄皮的朋友A 抵受不了,口停手不停兜巴昇過來,一陣赤痛之餘長留面頰的掌印才最攞命,跟屋企人解釋易過借火,如何說服當時小女友此乃出自男生之手才最考功夫,最後朋友A 終於抵受不了輿論壓力跟長腿姐姐黯然分手,可謂皆大歡喜。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出現的民革批鬥事件其實可能只有小部份源自對長短戀之憎惡,當中潛藏了更大部份來自血氣方剛小伙子們一夥嫉妒的心,長腿姐姐標緻樣貌Model 體態不合理的戀上矮小平凡朋友A,箇中帶給群眾們的震憾不安定感覺,實在非筆墨所能形容,直至今時今日大家各散東西當然無從證實案中細節奧秘,但既然相隔十幾年我不妨做個醜人依書直說,我擺到明就係唔抵得朋友A 有個索爆女友才落力灑鹽加醋,所以被刮的一巴掌,我心甘情願的照單全收。

現在高矮之戀雖然變得稍為尋常予人所接受,但對於我呢類土生土長港燦來說,嘟嘟姐跟呂方關係再恆久都永遠做不了心目中模範情侶,不過講時講,逢場作興夜合晨分的飛到埋身艷福,又其實不分真矮多多都受得起,不過我在想,若然雌性動物長得比我更高更巨的話,食物環境管理局早就將之評為不能食用的級別了。

1 comment:

無良 said...

我又黎喇..
"朋友A"我識唔識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