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May 2007

遲來噴飯。

上回提到靈光一閃諗起林海峰,但查實無啦啦又點會有咁多靈光打落我度?

自從上回《是但嗡發花癲》後,對林公子楝篤笑演繹已經充滿懷疑,到上星期女同事A 忽爾手持《踎低噴飯》來一次久違的午間劇場,閒來無事幹電腦又開到鬼咁大聲,就放低跟開漫畫湊湊熱鬧,其實早早在 Now.com 看過《踎》幾段精采片段,所謂的精采,大概就係全城街頭碟鋪熱播的幾段,唔知係我處於青年與壯年之間的交接尷尬期抑或其他原因,幾分鐘一段片看得了無生趣,所謂精采片莫過於此,到坐定定睇原汁版,自然更會放下包袱,不抱任何期望盡量笑住觀看。

結果同樣失望而回。

先聲明並非故意踢館懶孤高扮異趣味才故作唧都唔笑,但萬眾觸目、笑到全城翻肚的「超低能、勁搞笑」真的搞錯頻道接收唔到,弄得一點共嗚都沒有,玩「可愛港女」這回兒事其實網上屢見不鮮,現在被林公子再狠狠玩上一次,聽落只感話題乏味幾近到達玩無可玩地步,其實「超低能、勁搞笑」的笑位在那裏?在於年青人少女間共同用語之妙、Burikko 扮哂可愛典型品格,抑或林公子所述的奇特「經驗」情節有趣?唔清楚,因為我完全調較唔到正確頻道,白白錯失了上季全城熱話。

當中對「補習天王」一段其實頗有期望,補習天王形象鑊鑊新鮮鑊鑊甘,可發揮空間無限大,無奈林公子用「廣告大得眼啤啤嚇親人」來圖惹共嗚,跟我想像中可以玩得更強更到肉相去甚遠,有點失望,或者可能數年前由葉偉信執導林公子主演的《誤人子弟》玩補習天王玩得太出色,又或N 年前由 Wyman 寫詞草蜢主唱的《補習天王》太過惹笑,才令我有合理期望。

另外一條全城熱播片段相信非壓軸「勁歌金曲」莫屬,改歌詞一向乃林公子(又或軟硬)首本名曲,上回《Long Time No See》玩改歌詞玩得眾口皆碑(個人認為其實改得頗硬),今次再接再厲雖然改得不深入但勝在結尾玩得熱鬧,總算一件美事。

咪先,整個 Show 好唔好笑甚為主觀沒興去處理,但模式八成轉自黃子華數年前棟篤笑《無炭用》卻係不爭事實,為正視聽,即時買入《無》碟跟同事A 重溫一次(認真得過份無聊),相似點多不勝數,查實天下文章一大抄沒啥所謂,但誰更強更勁,一比便知龍與鳯,論深度,林公子真的相距八九幾條街,論刻薄子華更係史上最強,玩得又狠又盡。

開首的士司機對比為石堅一段已經頗有意思,到中段魚蛋鬥折墮雖荒謬但卻真人真事,最妙最得我歡心莫過於梁錦松偷步買車事件,黃玩盡出色食字又將梁慘串至無地自容地步,莫說數年前事件鬧得熱烘烘令現場人仕拍案叫絕,就算時至數年後今日再重溫依然慘被逗笑至甩轆局面。

要看棟篤笑,都係認住黃子華嘜頭最為實際。

《無炭用》正版碟買了看了擱在公司暗格方便假以時日傳閱,各方友好有興趣隨便收留,至於曾經被炒到天咁高的《踎低噴飯》同事A 一怒之下丟到垃圾箱,竟然激動到如斯地步,又確實痴線到過了頭。

3 comments:

kit said...

我反而覺得講毛講到好悶

pm>> said...

跟你一樣看過《是但嗡發花癲》對林公子楝篤笑已完全沒興趣,不能跟黃子華相比,是層次上的不同.
題外話,在下亦是很喜歡黃子華的.幾年前在事業上很失意,睇左黃子華其中一個楝篤笑vcd,其中說到"你覺得好唔掂就好似屋企停左電黑哂咁.但係其實你望出去出面所有人到黑哂唔係整係你,因為係全香港都停電."讓我釋懷很多.

潤滑KY said...

PM:子華好多呢方面幫到人既哲學,尤其喜歡其思考切入點好有趣,乍聽好笑但諗深一層又有訊息帶出來,總之就係學到野。

人家花幾年度一個楝篤笑出來,真係唔係話咁易抄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