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8 February 2007

忘了時間的鐘。

放長假豈止令人無心工作,就連打網誌呢類關乎興趣的無聊事亦全數擱埋一二邊。自己做事集中力向來極低,這分鐘在電腦前坐定定打了幾行字,內容未入肉,下一分鐘又可能打開 Real Player 睇番十來分鐘日劇,再下一分鐘又會走入房望番數十分鐘漫畫才施施然走回電腦跟前操埋另外半篇文章,一來一回,完成一篇網誌大有可能花上數句鐘時間,所以每到假期時節,總會給予自身無限藉口賴皮休息,亦係近星期停產原因。

家中倆老新年回祖國避年,最後選擇本族人最愛地區澳門作旅程終點站。倆老取道珠海陸路入澳,而我則跟哥哥在尖咀中港城取水路過大海,老實說,本人雖然酷愛過大海,但不竟上月尾才到訪一次,二月中又去,難免有點為難,為難並非在於去得太密生厭,而係腰間荷包未及上齊子彈又要再踏上戰場與何生一較高下,元氣未回復也,但見倆老期盼一家人訪澳旅行,又一時心軟答應了。

若然澳門特首宗旨跟香港特首一樣,希望遊客們多些消費在社會上各階層的話,我想何特首一定唔多歡迎我們一家人到訪。

甫抵達澳門碼頭,跟倆老匯合後就跳上酒店專車直奔早在香港買了套票的格蘭酒店,跟爸媽分頭 Check In,各自在房內稍歇十餘分鐘,就到了樓下摩卡搏殺起來。


摩卡,即 Mocha 也,乃角子老虎機連鎖集團,慣常座落於缺乏賭場的酒店之中,場內只供應老虎機,設有若干舒適座位供應小量輕食飲料,適合我呢類明知老虎機最易出古惑但又死性不改,酷愛以小搏大、不勞而獲之輩,記得年前曾經聽的士司機提過,摩卡集團由何鴻桑之後經營,真相懶得理,去玩而已,又唔係見工。

到七點左右,一行四人就步到附近一間哥哥極力推介的葡菜餐廳晚膳,據經驗,哥哥推介的,無幾次令人滿意,今次亦不例外,雖云味道不算太差,但若將份量、味道、價錢拉勻去計,又真係強差人意。飯後,又回巢搏殺,戰至凌時三點多終於可以回房大覺訓。

翌日,甫起身梳洗完後,又約了倆老搏殺至六時多就跳上專車到碼頭回港,上到船閉目入神,滿腦子充滿著一系列老虎機圖案,耳內又輾轉聽到場內中獎音樂,久久未能入睡。

最慘中獎音樂並非由我主理那部傳出,自然更難入夢鄉。

整個兩日一夜行程,除首日跟哥哥到過超市買咖啡和入夜到附近食葡菜之外,基本上未曾在賭場以外地方消費過,莫講話翌日午膳零付出的在摩卡內食麵搞掂,就連活動範圍亦只圍繞酒店附近一百米,交通費自然一毛不花。

此等不見天日、日月無光的旅行生活方式,見證著何謂浪費青春。

當然,嬴錢的話就自然另當別論。

2 comments:

pm>> said...

過大海不是整賭吧?hahaha你又正值壯年~

潤滑KY said...

好貴架!唔賭邊有本去做壯年應該做既事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