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February 2007

吃在年三十。

近數年每到新年時節,老爸老媽總會到祖國一帶三五七日避年去。

兩老出門,自然就留下我一個獨守家園,人家最旺拜年最多利是收的年初一二三,我不單止完全沒年可拜,除了美聯物業隨街派的恭喜發財利是外,更加連利是都未收過一封,尤記得舊年加加埋埋連開工利是總收入不過八封的絕境,對於一個家庭生活完整的人來說,都不得不算一個創舉。

新年沒年拜沒人陪,難免有點寂寞,但幸好自己一向有積穀習慣,打開電腦,大大小小數套舊日劇,足夠吮足我幾日新年檔期。

新一輪連載中的當然照單全收,就連陳年由木村主演的《從天上降下的一億夥星》及廣末涼子的《唇膏》亦用上日半時間消耗掉,每套劇有十一集、每集四十五分鐘,但我用上日半就消滅掉,可想而知我係勤力得幾緊要。




↑夜深人靜望著電腦苦幹,空虛也,慶幸早早預備小堆零嘴充撐場面,才不會落致每逢佳節倍思親局面。不過講開又講,置地廣場開業半年的 Three Sixty 將一部份賞味期限臨近的食物以割喉式價格硬銷,實在抵得好很緊要。

到年三十晚節目仍然欠奉,都不知是否年紀問題抑或懶蟲上身,對花市年宵之類總沒啥辦法上心,原先打算約齊朋友腳出外打機的,但各有家室各有節目,無謂打搞情況下,見餓就單拖走到九龍城喫飯去。

講老實話,可能自少睇得港產片太多,總覺得在佳節時做一些獨個兒的事情係特別有型、特別有品味的,偶一為之當然有風味,但原來當要連續數日幹著同樣勾當時,孤單感自自然然就會降到頭上。

九龍城該時段適合一人用餐又沒人排隊的,就只有比較偏遠的陳南記。

↑年三十晚單拖踎喫牛脯河,真心覺得落寞


陳南記最強必選牛脯,記得以前中學有段日子最喜歡由新蒲崗走到九龍城食 Lunch ,血氣方剛,當然不單只為碗中之物,而係為跨網異校聯誼而來,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十年八載前的事,當年令人神往、總愛在韆鞦上又上又落供予我等欣賞的學生妹,現在都不知何等模樣了


點了筋脯河,牛脯略碎但依舊濃味且入口即化,同炆的薑已經被催殘得一點辣味都沒有,火候可想而知;一向對筋沒大感覺,但陳南記牛筋又的確非泛泛之輩,軟腍入味但仍留有若干咬口,很罕有的有衝動叫一碗淨牛筋過過癮。


陳南記水準比起同樣老字號、轉角賣墨丸起家的王明記穩定得多,記得後者全盛期時墨丸真的有如美沙酮一樣令人中毒癮食極唔夠,但到今時今日,湯底味精到暈唔在講,就連墨丸都好像沒以前般粒粒墨魚碎的真材實料,再幫襯的話,都係為黑心而來,睇下佢重捱唔捱得住罷了。


埋單十五元一碗,但樽裝維他奶就要八元一枝,下次都係去七仔買定飲品有著數。


名稱:陳南記粉麵
地址:九龍城啟德道82號B

1 comment:

難渡怖山car said...

唔爭在整套元祖級香港日劇畀乃嘆吓!
1 2 3 4 5 6 7